和李援朝的一段交往

2012-08-28 12:22:47
分类:未分类
  和李援朝的一段交往
 
   于中宁2012.08.14
 
   1997年,为迎接建国50周年,中央外宣办和文化部外联局(我至今不知道这两个机构之间的关系)准备拍一些对外宣传片发送给中国驻外使馆,其中一部名为“北京”,定为30分钟电影,主管人员直接找到我,希望由我编导。
 
   多年的经验让我知道,给宣传部门干事绝不是好事,所以我一口拒绝。结果他们绕了个圈,作为任务给了我所在单位,而我的“头”又是个我不能拒绝的人,最终我只好吞下这个苦果。
 
   我很快就写出了一个剧本送审。剧本头两段是这样的:
 
   “京剧是北京传统艺术的代表,但它的发源地在中国南方安徽。北京艺人吸收多种地方戏曲艺术精华,历经两百年精雕细磨,把它发展成中国的国粹;
 
   烤鸭是北京食文化的代表,它曾是中国宫廷御膳,也是从外地带进北京的,后来传入民间,在全聚德厨师手中发展成北京美食;
 
   景泰蓝是北京传统工艺的代表,是在吸收和借鉴地中海沿岸技艺的基础上,经历代工匠不断创新、锤炼而成的。
 
   这种善于学习和借鉴,在兼收并蓄中获得创新与发展的能力,是北京文化的一个主要特点,而创新的根基在于北京文化的多样性。
 
   北京,从三千多年前建城时起,就成了中原居民和边疆少数民族汇聚、交流的都市。公元十世纪以后,北京成为中国帝都,就更有条件从全国和世界各地吸收文化营养。
 
   就拿宗教信仰自由来说吧,几百年前,北京就汇聚了世界各种宗教,中国的道教,外来的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还有许多叫不上名的宗教在这里相安无事,各自发展。这种文化多样性一直延续到现在。
 
   长城脚下的北京在历史发展中形成了独特个性,她的文化很难分清源和流了,因为她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融合的一个缩影。
 
   北京又是统一和谐的典范。
 
   北京由棋盘形的街道、胡同和大片灰色调四合院民居组成。
 
   胡同和民居作为北京城市的底色,烘托着那个威严肃穆,由金色和红色组成的高大宏阔的城市中心,这就是北京的中轴线和紫禁城。
 
   北京的中轴线长达八公里,这是一条由九座城楼、六座殿堂组成的宏伟轴线,紫禁城就在它的中心。在中国文化中,九代表天,六代表地,中轴线体现着天与地的和谐。
 
   皇城大门天安门是城楼之最。金碧辉煌的天安门屋脊上,有许多龙形饰物和代表吉祥的人物、走兽;
 
   太和殿是殿堂之最。它高高耸立在三层台阶之上;
 
   台阶四周有一千个龙头,下雨的时候就会有千龙吐水的壮景。
 
   太和殿内华丽的藻井中央是一对金龙戏珠,保护着大殿正中的金銮宝座,这个宝座上的主人尽管换了不同民族的人,但他们都以龙作为最高象征,展示了中华民族在文化上的和谐、统一。
 
   在中轴线侧面和北京城西面,凭借大片水面建设了皇家园林,使紫禁城和北京城都能够依山傍水,把出世和入世、自然和人文统一、和谐地组合在一起。
 
   紫禁城两旁和北京城四周有许多皇家坛庙,皇帝在这里祭拜天地祖宗,祈求天、地、人的和谐。
 
   这样,北京城的建设者以紫禁城为中心,把天、地、自然、人、社会和家庭按一定秩序有条不紊地体现在城市规划建设中,充分体现了中国人希望追求和谐的哲学境界。
 
   北京城今天的格局是十三世纪以后逐渐形成的,七百多年来,虽然经历不同民族建立的不同朝代,北京始终保持着她的文化和谐,她就像一部主题鲜明的交响乐,在城市布局上所达到的艺术完整性,使她成了世界古代城市规划艺术的典范,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
 
   这段解说词是我对北京和中国文化发展模式的一个概括,也是对“河殇”的一个反击,因为它把中国文化说成是非常封闭和单一的。
 
   主管部门的一位处长不满意这个开头,因为他跟本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这个内容完全离开了他们固定的宣传模式。于是他自己写了个开头,大意是,北京位于东经多少,北纬多少,降雨量、气温、人口等等。我很生气,对他说,你要拍个地理教学片就别找我,你自己就能干。这事儿就拖下来了。
 
   我的“头儿”很支持我,但他也不能得罪那边,为了解开这个难题,我以个人名义给高层写了信和报告,结果很有意思。
 
   当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和中央外宣办的什么头的李援朝来解决这个问题了。他对我说(大意),老于,咱们各退一步,你解说词一句不改,但这两段掉个个怎么样?
 
   我说内容上没问题,但影片的形象结构就差多了。这是因为我想从细节开始,先小后大。我的第一个镜头的设计是:二胡琴弓,变焦台上表演,然升移出表演、观众和整个戏院。这个镜头长达1分钟,非常有张力,放到后面就可惜了。
 
   李援朝说,老于,其实剧本很好,只不过第一段有些关于宗教的内容,现在不是反法轮功吗,我们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上面的意图,尺度应如何把握,有些吃不准,现在调个个,不让它太突出,也希望你理解我们做这个工作的难处。
 
   李援朝态度极为诚恳,没有一点以势压人的地方,我当然也只能同意了。
 
   李援朝显然比那个处长,也比宣传部门的绝大多数人有见识,敢做主,善于变通又善于沟通。我理解,他是在为他的白痴下属挽回些面子,问题在于,李援朝也得揣摩上意。如果中国不是上意做主,而是民意做主,是不是大家都舒坦点?
 
   我曾多次和美国新闻总署打交道,和那里的葛先生后来都成了朋友。葛先生就类似这个处长的位置,但自由舒展的多。葛先生对我说,美国新闻总署希望支持一切介绍美国的作品,而且不做任何审查,但是由于人员和经费太少,所以只能平衡各国的申请。
 
   美国的开放大度是建立在对自己制度自信的基础上,也建立在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上,所以在美国没有揣摩上意的人(当然有揣摩上帝的人)。而中国的宣传部门的人,就像《十日谈》里面的教士,整天想的是怎样把魔鬼装入地狱,根本不相信也不知道他们要宣讲的是些什么,这样的人,这样的部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之何用?
 
   宣传部门中确实有些像李援朝那样的有识之士,中宣部文艺局原局长李准就是其中的一个。那年在金鸡奖评委会上,我发言把中宣部指定获奖的一部影片臭批了一通,李准偷偷向我树大姆哥,还发言旁敲侧击的支持了我。会后我偷偷问李准:那些头真的毫无艺术鉴赏力吗?李准说,他们是白痴,此话不外传。
 
   所以,为了我党的事业,实在不应该让那些白痴部门存在下去了。如果要存在,至少应该让李援朝李准那样懂行的人干,别让那些白痴来统领中国有知识的人了,这是对中国知识界的最大污辱。更重要的是,思想真的是能禁锢住的吗?
 
 
上一篇: 什么是知识分子下一篇: 美国之音:香港立法会选举前民主派…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2164)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