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阶级战争”的本质

2016-05-23 13:17:57
分类:未分类

美国新阶级战争的本质

于中宁

2016.04.07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爱德华•卢斯的这篇“美国新阶级战争”文章非常值得一看。

 

作者隐含着指出,美国有一半的人自称是“工人阶级”,他们要么支持创普的威权主张,要么支持桑德斯的社会主义主张。剩下的一半也并非是民主和资本主义的支持者,而是由于种族和宗教的原因,选择了传统的共和民主两党的传统侯选人。

 

曾经,自由和保守两派知识分子认为,普世价值是美国社会的共识,中国的跟屁虫们也这样认为,但是现在可不那么肯定了。

 

一个重要变化是富人们,像盖茨,巴菲特这一类的富人公开否定了弗里德曼的自由资本主义,最近,纽约的50个富人联名写信,要求提高对他们的税收就又是一例。

 

一部分富人公开与穷人站在了一起,少数民族虽然没有参与这场阶级战争,但他们在阶级上的倾向是不言而喻的。

 

那么这场斗争的真正对立面是谁呢?这群人,我将其称为政治知识分子,正像作者所说,他们摆出了一幅贵族的样子,教训工人阶级狗屁不懂。

 

由于成长经历,知识分子天生就是教条主义者和保守派,政治知识分子由于在民主体制下获得了话语和政治权力,而成为那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维护固有秩序也是必然的。

 

所以,美国的新阶级战争已经不是富人和穷人的战争了,正像作者指出的,一方是“工人阶级”,也就是一切对这个体制不满的人,而另一方,则是“上流社会”,就是作者指出的威廉森,22位知识分子和他们背后的《国家评论》这一类的言论阵地。

 

所以,凡为人所创造,必为人所冲破,这才是普世价值。

 

 

美国新阶级战争 

20160407 06:11 AM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爱德华•卢斯

 

随便你怎么评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但他确实了解自己的受众。“我爱那些教育程度差的人,”他不久前在他“爱”的那些人的欢呼声中说道。其余的美国人倒吸一口凉气。欢迎加入这场非常不美国化的辩论。一度是裁员对象的“工人阶级”,如今成为了日常对话中频频出现的词汇。在这个政治正确性令人窒息的时代,上流社会唯一能够正当抨击的群体就是白人蓝领。我们彼此说着,这些人是多么可笑、又多么无知。他们难道不知道特朗普出身富贵人家吗?他们真的会愚蠢到会掉进他的圈套吗?

 

冷嘲热讽的不止这些自由主义精英。受过良好教育的保守派也毫不留情。以思想界的保守主义旗帜刊物《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为例,它把特朗普形容为“自卡里古拉皇帝(Caligula)以来最没品味的滑稽小丑”。今年1月,该杂志请来了22位知识分子声讨特朗普的候选人身份,称他的这一身份对保守主义构成生死存亡威胁。他们的努力对特朗普的铁杆粉丝毫无影响。如今,该杂志转而抨击他的支持者。通过抨击白人蓝领,凯文•威廉森(Kevin Williamson)论述“白人工人阶级机能异常”的那篇广为流传的文章标志着形势出现转折,该文宣告对白人蓝领的口诛笔伐正式开始。不过,他也只不过是把很多保守派人士口头说的话诉诸笔头了而已。

 

“事实上,这个机能异常、质量低下的群体该死。”威廉森写道,“在经济方面,他们都是负资产。在道德层面,他们亦不可原谅……美国底层阶级白人深受一种邪恶、自私的文化影响,他们带给这个世界的主要东西就是痛苦和用过的海洛因针头。唐纳德•特朗普的演讲让他们感觉良好。跟奥施康定的效果一样。”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曾经的助手谭百德(Norman Tebbit)曾因暗示失业者应该骑上自行车出去找工作而触发众怒。如今威廉森称,美国愚昧的工人阶级应该从U-Haul租一辆车搬家,从头开始新的生活。

 

威廉森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优越感,比得上最纯正的世袭贵族了。就开出的经济处方而言,这篇文章完全不着边际。数百万美国人被负资产、或其他束缚牢牢栓在破败的社区。他们的预期寿命正在缩短。他们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正在下滑。领取伤残津贴的人数不断上升。镇定类处方药被大量滥用。这些人中的白人倾向于投票支持特朗普。3月的那个超级星期二,在白人死亡率最高(无论死因是毒品吸食过量、自杀还是其他社区衰落的征兆)的那些郡,特朗普的得票率都很高。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Wonkblog栏目的研究显示,两者几乎完全相关。

 

 

这些都不是新趋势。很多美国人迫切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政治,这应该不让人意外。正如威廉森所指出的那样,美国白人工人阶级许多人目前经历的一切,都诡异地让人联想起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工人阶级的遭遇。在那时的俄罗斯,人们也渴望出现一位强人,一位“父亲式元首”,找回过去的笃定。在那里,城市精英与社会其他阶层之间的鸿沟也是文化中的疮口。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彼此倾慕,这绝非偶然。他们的基础选民有着共同的鲜明特点,比如都欣赏威权主义旗手。最近对美军服役人员所做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得到了27%的支持率,位居第一。其次是得到了22%支持率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得到了11%的支持率。

 

民主党内的阶级分歧也同样明显。希拉里独揽较为富裕的自由主义者和少数族裔的支持。桑德斯获得北方白人工人阶级的支持。这与共和党的局面完全相同。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在南方各州赢得了最高的支持率,非白人民主党人和穷苦白人共和党人在这些州人口最为众多。多数受过良好教育的进步人士都认为,希拉里的那种自由主义更顺应潮流。非白人选民在美国选民中所占比例,在过去历届大选中每一届都比上一届高一点。到2042年,白人将成为少数族裔。民主党竞选策略师认为,白人工人阶级就像正在慢慢走向灭绝的恐龙。此外,他们中大多数人对自己真正的利益存在错误的认知。否则还有什么理由会让他们投票给共和党?2008年,白人工人阶级中投票给奥巴马的几乎不到三分之一。

 

然而,人口结构变化并没有注定的方向。对于现在的局面有一种更好的解释。据盖洛普(Gallup)数据显示,2000年,33%的美国人自称“工人阶级”。到2015年,这一比例上升至48%。工人阶级非但没有消失,按人们的自我认知,近半的美国人都是工人阶级。在某些方面,这些自我认知比收入中值或收入不平等的数据更能揭示真相。这种自我认知表达了一种经济增长的好处与自己无关的感觉。这是非常不美国化的心态。哪个政党最能代表他们?是总在远高于他们收入等级的税收门槛减税的共和党?还是以多元化为组织原则的民主党?直到不久前,白人蓝领还像是投票支持感恩节的火鸡。我们只能怪自己,忘记了火鸡有一天可能会转投万圣节。

上一篇: 法律都去哪儿啦 下一篇: 南海仲裁的法与非法 南海系列文…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