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问题的由来 南海系列文章之二

2016-10-03 17:34:44
分类:未分类

南海问题的由来

南海系列文章之二

于中宁2016.07.25

 

中美南海剑拔弩张到底在争什么?这要从中美两方面来说。

 

在谈南海之前,让我们先看看美国人对待国家领土的态度。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Gerald Bazer在评价美国历史上影响最深的政治举措时提出了以下3件事:

 

第一件是第3任总统杰斐逊花了1500万美子买了83万平方英里。他认为这件事影响深远,一是开启了扩张国策,使得美国历史就是一部赤裸裸的扩张史;另一个,就是杰菲逊这个主张分权的伪君子一旦当上总统就玩集权,他创造了一个先例,使未来的总统可以援例提高总统的权力,美国为什么打了那么多仗,就是因为从杰大师开始,美国在对外政策上已经是个独裁国家了。

 

第二件是美国第11任总统波尔克,他发动了对墨西哥的战争,拿到了50多万平万英里,使美国超过墨西哥成为美洲有效国土面积(加拿大虽大,但有效面积不大。俄罗斯同理。有效面积是指能够吸引移民扎根生存,它不是个严格概念)第一的大国。

 

第三件是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他反对南方大多数白人拥护的分裂,他要解放黑奴的目的很简单,加上黑人,南方支持分裂的人就不能说是多数,他甚至企图以放弃解放黑奴换取统一,当然,他以战争的手段维持了统一。

 

巴泽认为,白人驱赶灭绝印地安人和后来的购买、战争等等,使美国拥有广大国土和大量资源,这是美国一切发展的根基,否则,它顶多也不过是另一个英国、法国或德国,再民主自由也没用,会陷入大量与邻国的争端,不可能成为超级大国。

 

巴泽的这一看法是美国知识界的共识,这一共识隐含的规则就是,相对于自由、民主、人权这些道德概念,国家这一历史概念具有压倒性。正是国家概念的压倒性,支撑了美国霸权主义的对外政策,没完没了的战争,没完没了的警察暴力,历史上多次和两次大战后的集中迫害,斯诺登揭示出来的对全民隐私的侵犯,无孔不入的国家强力机构和所谓的文化冲突理论。

 

也就是说,国家概念的压倒性,才是美国强大和具有凝聚力的真正基础。

 

再说南海对中国的基础意义。

 

对中国来说,东海钓鱼岛、南海诸岛与台湾一样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根据现有资料,在宋明时期就列入中国版图。有人说,中国版图在历史上变来变去,中国失去的和得到的多了去了,你为什么非盯着这一块?有4大理由。

 

首先,历史上南海诸岛没有任何其他主权体对其提出主权要求。

 

中华文明相对周边地域实在是先进太多。按照现代主权国家的基本要素,中国国家主权至少2000多年前就已完整,而南海周边地区迟至19世记尚未形成主权国家,不可能形成主权声索,就是殖民者也没有提出主权声索,相反,南海周边地区的殖民者曾以各种形式承认或默认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地位。

 

其次,除了现代日本的侵略和近些年周边国家的侵占外,历史上南海诸岛从未被侵占或独立,在事实上脱离中国主权体。

 

第三,中国历代政府从未以割让,允许独立或放弃主权等方式放弃在南海诸岛的主权。

 

第四,台湾和南海诸岛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国际条约形式明确从日本侵占状态回归中国主权,同时应该回归的还包括琉球诸岛,但由于国民党政府拒绝接收,就在法理上失去了。而南海诸岛,是美国人卖军舰让当时的中国政府去接收的,所以在法理上是毫无疑义的。

 

对待国家领土,正义是一回事,法理是另一回事。正义的未必合法理,合法理的也未必合乎正义。许多人在国家问题上分不清法理与正义的区别,也分不清历史与道德的区别。

 

中国历史上有大量领土以上述第二和第三条方式丢弃和放弃主权,不管你如何痛骂当时的政府昏庸无能,条约如何不平等,但这就是历史,要改变历史,除了利用武力别无他途,不承认历史,国家便无法获得安定的周边地域政治环境。

 

但是,在法理与正义之间的是实力。如果实力具备,可以改变法理恢复正义,而实力不具备,则只能委曲正义,默认法理,来换取和平。如何选择,全在于当时政府的理性判断。

 

就以同样为清政府通过不平等条约割让的中国北部大片领土和南部香港岛来说,收复香港在新中国建立之初就具备此实力,没有收复是需要一个对西方的窗口。中国改革开放后,窗口效应已大大降低,收复自在情理之中。而北部领土,中国至今也不具备收复实力,收复就无从谈起。至于是否需要正式确认法理,只能由历史检验了。

 

东海钓鱼岛、南海诸島和台湾一样,对中国来说,无论从历史,正义,法理任何一个角度,都是仅剩的尚未能够控制的领土,未能控制完全是因为实力不够,现在有这个实力了,不去控制,那就是政府无能了,所以,控制管制这片领土完全是一个主权国家的题中之义。

 

正因为如此,美国政府的正式立场是所谓不持立场,不选边站,这是因为,一方面,它无法改变美国政府历来对这一主权问题的历史延续性,这是一个法理问题;另一方面,美国自二战之后给自己设立的战略基点,战略利益,是维持其全球霸主地位,面对中国崛起,将中国的力量限制在大陆范围内,通过种种手段,能够限制并操控中国的发展,这是一个战略问题。

 

美国在法理和战略的两难选择中进行了错误的战略布局,这是南海问题后来发展和走向危机的根本原因。


各位朋友,我写的文章现在主要在微信公众号“于导谈天说地”登出。有些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更新在财经网、天涯社区和新浪的博客,主要是没时间,也常忘秘码。现在努力改正。谢谢。

上一篇: 南海仲裁的法与非法 南海系列文…下一篇: 中美到底在南海争什么? 南海系列…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