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到底在南海争什么? 南海系列文章之三

2016-10-03 17:37:16
分类:未分类

中美到底在南海争什么?

南海系列文章之三

于中宁2016.08.23

 

最近,有署名金大侠的关于南海的讲话系列在网上流传,又有对其“内海”的提法提出质疑的国际法专家的文章。作为一个非专业的业余观察者,我对中国这些学者的见识和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因为这些讲话和文章,没有一个清楚定义了中美在南海争端的实质,相反在很多地方反而扭曲了这个实质,也没有清楚揭示中国在南海行动的战略意义,也没有在此基础上预测南海问题的走向,虽然任何预测都是具有极大不确定性的。

 

对比美国的智库,中国的所谓智库,好像是一群文人,缺少精确的概念,严密的逻辑和明确但多向性的结论。

 

那么,中美到底在南海争什么?

 

简单地说,中国在南海要求的是自己传承于历史且没有争议的领土空间,这个领土空间包括岛礁及其领海和专署经济区。而美国要保有并获得它的战略空间。

 

南海原本是中国与邻国关于领土空间的争议,由于美国的介入,演变成中美之间战略空间的争夺。

 

关于战略空间

 

什么是战略空间?狭义上讲,就是拒止战争引向国土的外部空间,广义上说,也是扼制敌方和能够直接打击敌方的空间。或者说,战略空间是保证国土绝对安全的被动和主动空间。

 

上文我曾经讲过,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广大的有效国土空间,或者说,美国的人口/有效资源比是世界上最大的,俄罗斯和加拿大虽然比美国大,但寒带领土太多;澳大利亚虽然人口少,但处于热带。这个天然条件是美国强大的基础。

 

同时,美国也是世界上战略空间最大的国家。美国只有南北两个邻国和几个隔海相望的小国,与其实力远不在一个数量级,对美国构不成任何威胁。能够对美国构成潜在威胁的大国,都隔海在千里万里之外,没有任何可能对美国国土发动军事占领式的入侵。

 

美国还通过侵占海外领土,提供安全保障获得盟国和军事基地,以及大力建造“活动的国土”航空母舰,从而获得主动式战略空间,它可以轻易威胁、扼制、侵入或侵占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而不必担心任何其他国家除核战争外对它本土的威胁。

 

最广大的战略空间是美国安全与霸权的基础。

 

有人会说,日本不是偷袭了珍珠港吗?其实那完全是美国自己的疏忽大意造成的,一个外国航母舰队朝向自己航行多天不被发现,在那时也算奇葩,现在则绝对不可能。

 

海洋是最好的战略空间,所以海权国家常常安全性最高。但大国也常常把周边中小国家视为自己的安全空间,力图维持一个受控制或友好的周边环境。

 

战略空间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基石,也是大国现代地缘政治的核心概念。自现代民族国家兴起后,它就是大国博弈的基本要素。苏联二战前的扩张,中国打朝鲜战争,俄罗斯的乌克兰、中东政策,印度的印度洋战略,都是为了获取自己的战略空间。英国和日本之所以相对于大陆国家安全,并可进击大陆,就是因为它们有海洋这个自然的战略空间。

 

战略空间的大小给一个国家带来的安全感的大小,也是这个国家政权形式的重要因素。

                                                                                                     

民主的决策效率和动员能力远不如威权,因此,安全感大的国家,选择民主的可能性更大,而安全感小的国家,选择民主的可能性也小。

 

正因为这样,民主化了的俄罗斯,民主地选择了威权。美国是世界上安全感最大的国家,所以它的民主最稳固。由于美国提供核庇护并建有大量军事基地,欧、日、澳等也有程度不同但相对稳固的民主。也就是说,除了美国这个霸主外,其他中小国家的民主,是以国家主权和宪政自主性为代价交换来的。

 

冷战结束后,由于美国的霸权政策,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安全,特别是恐怖主义和难民这种非传统的威胁。对安全的焦虑正使得威权主义大力回潮。土耳其、菲律宾,日本的安倍,西方媒体经常提到的欧洲所谓的极端左右派等等。就连美国这个民主“大本营”,特朗普这个有明显威权倾向的政治人物,离总统大位也仅有一步之遥了。

 

全世界的战略空间都为美国所有,这造成了全世界都没有安全感,这种紧张态势反过来给美国及其庇护的国家造成了安全焦虑。美国这个最大的民主国家,分分钟都在宣称为民主而战,但事实却是,它成了全世界民主进程的最大破坏者。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却是历史的悖论。历史恰恰是踏着悖论的脚步走过来的。

 

也就是说,在美国的“世界”里存在两种“国家”,一种是在它的境内,是契约国家,对于是否如此,暂不讨论。一种是在境外,是由美国任独裁者的强权“国家”。这种政治扭曲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

 

在现代思想家中,有一个人被政治学严重忽略了,这个人就是心理学家马斯洛,他提出人的需求层次论,指出,人首先是生理需求,最重要是温饱,然后是安全,第三是归属感,第四是尊重,第五是自我实现。也就是说,一个没有提供温饱、安全和归属感的社会,民主只不过是少数财富精英及其走狗知识分子的自我意淫。

 

另外一个被严重忽略并扭曲的思想家是奥尔森,由于民主问题不是本文的重点,这里不谈。

 

南海的战略问题

 

在中国力有不逮之时,中国政府向周边国家提出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发资源的倡议。也就是说,当时的中国政府为了和平,准备在领土空间上也作些让步。这是一个和平与忍让的决策,却被周边国家看成是软弱,纷纷就近侵占,并建岛建基地,独家开采资源。自认为是全球霸主,世界警察的美国,不但不主持正义,反而暗中支持。这种形势其实反而帮助了中国。

 

没有支持中国的和平政策,反而支持越南、菲律宾、日本等国的实力政策,让实力原则成为南海问题的主轴,这是美国在南海犯的第一个战略性错误,因为如果从实力出发,时间在中国一边。

 

我们今天覆盘整个南海走势,如果周边国家应此倡议,形成共同开发之势,那么无论钓鱼岛还是南海诸島,很可能永远也收不回来了,所形成的主权形势,实质上是共享。现在好了,中国一开始就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周边国家则采取了实力政策,而中国一旦实力增强,用实力收复领土,便再无道德羁绊,可以放手大干了。

 

《老子》曰:“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此其谓也。虽然当时做出共同开发决策的中国政府,还真未必想到了这些岛屿对今天中国的极端重要的战略地位。

 

南海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它既是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空间之争,又由于美国的介入而成为中美的战略空间之争。

 

美国把南海视为自己的主动战略空间,在这里,它要实现四大战略目标。中国要做的事,就是把南海从美国的主动战略空间变为自己的被动战略空间。由于美国的一系列误判和战略失误,在这个战略博弈中,美国正在走向失败,而中国也难言成功。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作进一步分析。

 

敬告各位朋友:许多朋友对我文章写的太慢不满意,由于我的写作计划比较庞大,时间有限,没有助手,并且时政类的我总是倾向于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写出高质量的文章,如果有,就不写了,所以写作进度比较慢,但绝对是高质量的。还请朋友们原谅。


各位朋友,我写的文章现在主要在微信公众号“于导谈天说地”登出。有些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更新在财经网、天涯社区和新浪的博客,主要是没时间,也常忘秘码。现在努力改正。谢谢。

上一篇: 南海问题的由来 南海系列文章之…下一篇: 美国在南海的战略目标和战略失误…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