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的脑袋被门挤了

2017-03-13 16:41:24
分类:未分类

黄奇帆的脑袋被门挤了

于中宁2017312

 

黄奇帆的脑袋被门挤了。你看了黄奇帆两会的发言就会确认此事无疑。

 

据网络刊载,黄奇帆在两会上有一番对个税改革的发言,这个发言基本上就是胡扯,下面我从四个方面来说明。

 

首先,作为中国个税的参照系,黄奇帆对美国个税并不了解。

 

美国个税是由联邦税,州税,市税以及7.5%的社会保险税组成的, 州税和市税各地不一样,一般在3%5%之间,联邦税是累进税,最高税率是35%,这些税加在一起,最高税率最低也相当于中国的45%了。由于州税、市税和社会保险税是固定税率,所以中下阶层纳税额要高于中国。

 

其次,在美国,个税并不是个人纳税的全部,美国有两个专门针对富人的税种是中国没有的,一个是资本利得税,另一个是遗产税。资本利得税分两种收法,资本投资当年获益者要与个人所得税合并报税,跨年收益者交20%的资本利得税。也就是说,当年收益应纳税额要比跨年收益纳税额高出一倍以上。

 

美国的遗产税在罗斯福新政时期很高,好像曾达到百分之七八十,里根之后逐步降低,现在可能是35%,(以上具体数额,是在美国时学习纳税时记得的,写此文时没有查实)。

 

在美国,判断纳税高低,有两个衡量方法,一个是当年纳税额,另一个是生命周期纳税额。加上资本利得税、遗产税的等,美国富人生命周期纳税额,占他全部收入的70%以上。

 

显然,如果和中国相比,美国的税额要高得多,中下阶层比中国稍高,而富人则比中国高太多。所以我常说,美国才是社会主义,中国的这个所谓社会主义,纯粹是挂羊头卖狗肉。

 

美国的税比欧洲还差一大截,和欧美相比,仅从纳税角度来说,中国是地地道道的富人天堂,说它是权贵资本主义,真的没冤枉它。

 

第三,黄奇帆说出了一个现实,就是富人通过零工资避税。网友们搜索并列举了谁谁谁是怎么做的。其实这是全世界富人的通行做法,例如巴菲特年薪10万美元,算上各种抵扣,他的赋税额比他的秘书还要低,巴菲特认为这很不公平,曾与盖茨等富豪一起给小布什写信,要求提高富人的纳税额。

 

黄奇帆还说出了一个现实,就是将个人日常开销计入公司成本,通过这种方法来避税,应该说这在美国也是偶有所闻。例如通用电气前CEO韦尔奇,就被曝出占公司的便宜。所以全世界的富人都有不要脸的,只不过中国的富人特别不要脸而已。

 

黄奇帆没有说的,是为什么富人可以通过这两种方法来避税?网友们替他说出来了,因为富人可以通过资本利得获得上亿的资金,而网友们没有说出来的是,这些上亿的资金不用交资本利得税。在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的富人,才能享受到这么大的福利。

 

黄奇帆根本不可能说的是,资本利得税,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由于资本利得税,当年收益应纳税额要比跨年收益纳税额高出一倍以上,这就打击了资本市场的短期投资而鼓励了长期投资,是管理资本市场,使其避免成为投机市场的根本因素。

 

中国资本市场的乱象有很多原因,没有出台资本利得税是最重要的。黄奇帆号称懂金融,在我看来懂个茄子,而且不仅仅是黄奇帆,整个中国金融管理层都是懂个茄子,否则中国金融市场就不可能维持这么长时间的乱象。

 

我们在五年前写给《财经》杂志的文章“信用是资本市场的根基——中国经济发展战略转型系列文章之六”中,写出了我们的如下经历:

 

2000LP从沃顿毕业进入华尔街某投行工作前,我们停止了在美国股市的所有操作,因为我们知道,按规定,我们使用的交易商必需得到公司批准,我们的交易账号要报公司备案,我们每次交易,交易商都必需通知公司,个股交易必需提前申报得到批准,还有其他许多严格监控,使我们很难进行有价值的交易。

 

2001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美国股市波动较大,我们认为是短期操作的一个机会,我们只买卖标普等指数基金,短进短出,2个星期做了6手。由于美国股市早就电子化了,我们可以设点进,设点出,所以也不费事。

 

结果公司的法律部门找上来了,说虽然你们没有违反任何规定,但公司不希望看见短期操作,指数基金可以长期持有,但公司的建议是退出市场。

 

从此以后,除401k,我们的私人资金再也没有进入过股票市场,包括中国。

 

2005年,我们一个朋友的企业上市,他愿意在他掌握的配股权中分一小部分按上市价给我们,当时LP在另一华尔街公司工作,我们给公司写了报告,尽管公司和LP都与上市没有任何关系,美国总部仍然不批准我们购买。一次赚钱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我们的故事有可能在中国上演吗?答案是不但绝无可能,而且恰恰相反。”

 

中国资本市场需要建立信用体系,而建信用首先需要立规矩。中国资本市场的首要问题,就是二十多年来都没有建立起一个长远有效的规矩,使投资者建立起长期预期,并从中获得基本信用,设立公平合理的税收体系,就是这个长效规矩的重要一步。

 

中国的金融从业人员和中国的金融管理者,都在混乱的资本市场上有太多的利益,黄奇帆家族是否这样?我不知道。但是,斩断中国金融管理者和经济管理者伸向资本市场的个人利益之手,恐怕是立规矩的第一步。因为老百姓有理由怀疑,他们的个人利益和他们的权利之间存在着利益冲突。

 

第四,黄奇帆要求降低中国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并且解释说这不是为了富人而是为了穷人。这个主张不单虚伪,而且无用。

虚伪在于,为了穷人就应该提高起征点,降低最高税率当然是有利于富人。正像我们前面所说,和世界主要国家相比,中国没有遗产税,也没有资本利得税,你还要给他们兜里再装点,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无用在于,黄奇帆既没有提出降低整体税负的办法,也没有提出调整税负内部结构的办法。

 

税收的原则是公平。公平首先要求政府的支出要尽可能的少,从而降低整体税负。其次要求“能者多劳”,对穷人、富人和中间层的税负有一个合理安排。

 

中国政府的支出是否合理,这是一篇大文章,这里不涉及。但至少有两点是老百姓都看在眼里的,一个是腐败太厉害,公务支出太多,另一个是公务员太多。十八大以来,腐败受到了重大打击,前一个问题已经有了较大缓解。第二个问题还没有着手做。我们相信,以习近平的魄力,对中国公务员体系的整顿,像对军队的整顿一样,早晚会展开。黄奇帆作为有长期治理经验的人,应该在这方面多建言献策,做点儿实事。

 

税负结构的调整,正像黄奇帆感觉到的那样,中国富人的税负太少。所以正确的办法,一是要堵住富人的偷税漏税,二是建立专门针对富人的税负结构,例如,资本利得税。

 

只有在这两方面的基础上,降低最高税率,才是一个值得受欢迎的建议。

 

在《中国是怎样落入权贵资本主义陷阱的》一文中,我们指出了中国经济社会结构的问题及其来源,并且认为,习近平政府的一个主要缺点,就是没有竖起公平发展的大旗,在我们写给财经杂志的六篇系列文章中,我们论述了如何公平发展。这个系列还没有写完,其中一篇就是本文所涉及的,在资本市场和经济中立规矩的问题。

 

我们认为,调整社会结构,进行社会治理,也要竖起公平发展的大旗。当前最重要的两个社会治理,一个是村委会,一个是业委会。现在许多村委会已经成了农村恶霸,而开发商及其属下的物业公司成了城市恶霸。这个两委会是中国社会最基层的权力结构,是中国公民养成民主习惯,学习怎样管理自己利益的一个起步点。一切关心中国民主的人,请你们少说套话废话屁话,真正关心一下中国社会的这个最基本的公平问题吧!

 

最后回到黄奇帆被门挤了的脑袋。黄奇帆一直是我推崇的人,我曾多次在微信评论中,主张黄奇帆应做常务副总理。黄奇帆是中国共产党干部中少数真正有见识的人,但是他这个发言太让人失望了。如果他的脑袋都被门挤了,那其他人呢?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后继无人。这个问题的危机程度,已经不亚于文革之后陈云同志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了,用什么样的思想路线机制培养大批年轻人,恐怕是十九大后摆在习近平面前的最大问题了。

上一篇: 美国在南海的战略目标和战略失误…下一篇: 中国政府对朝政策是正确的吗? …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