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对朝政策是正确的吗?

2017-03-29 15:41:20
分类:未分类

中国政府对朝政策是正确的吗?

南海系列文章之六

于中宁2017.03.22

 

朝韩问题,是中国东部战略或者说是第一岛链战略的一部分,无论南海问题、朝韩问题、台湾问题,都是中美在第一岛链内的博弈,中国的目标是建立自己安全的战略屏障,战略纵深战略空间,而美国的目标则是压缩中国的战略纵深和战略空间。所以,只要美国不放弃遏制中国和称霸世界的霸权政策,中美之间的博弈将一直持续下去,但热点有可能转换。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美国在南海失去了抓手,转而关注朝鲜核武,朝鲜半岛局势极度紧张。网络上对中国政府对朝政策的质疑和攻击,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另一方面,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说出了中国一贯主张的那十四个字,又有些人盲目乐观,网络上这种或者自怨自艾或者自娱自乐的论调,成了民间舆论的主流。有朋友希望听听我的看法。

 

这些天美国媒体针对朝鲜问题采访了许多专家,大致上这些专家认为,蒂勒森的说法,只是一种尊重,一种态度,而不是实质的让步;美国对朝鲜核武的态度,根本上就是四个字:无可奈何。这些文章,实际上回答了中国网络上那些既不了解基本事实,也缺乏分析能力的声音。

 

下面,我从朝鲜半岛最理想的解决方案开始,从逻辑上倒推为什么这个最佳方案无法实施,从中分析朝鲜问题的症结,问题的由来,中国政府政策的依据和朝鲜问题未来走向等。这只是个简单的分析。全面的分析没有一两本书甚至几本书,是不可能容下来的。

 

一、朝鲜半岛问题最理想的解决方案和问题的症结

 

朝鲜半岛问题最理想的解决方案就是,美军撤出南韩,北韩放弃核武,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分界线,中美俄日共同担保半岛和平,保证半岛无核化,惩罚做出挑衅的一方,半岛人民在和平和没有恐惧威胁下实现自主决定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

 

这个方案首先是免除了三大威胁,这就是美日韩免除了朝鲜核武的威胁,中俄朝免除了美国的军事威胁,半岛人民免除了外来干涉和内部武力解决问题的威胁。这样,半岛人民才具有了罗斯福总统所说免于恐惧威胁的自由,才能和平、民主地解决自己的问题。

 

了解中国半岛政策的人都知道,这正是中国的主张。而阻碍这个最佳方案实施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美军不愿意撤出韩国。美军不愿撤出韩国的目的,一是要控制韩国,二是要威慑和围堵中国。在相对较小的程度上,也有威慑和围堵俄罗斯的目的。

 

美军不撤出韩国并且每年进行军演,是朝鲜决定发展核武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国对朝鲜发展核武无法下手的根本原因。如果韩国没有美军,任何思维正常的中国领导人,都会立即掐死朝鲜发展核武的愿望。在美军驻扎南朝鲜,对中国形成战略威胁的情况下,中国插手朝鲜核武,会引起朝鲜反弹,搅乱整个朝鲜半岛的局势,在最坏的情况下,会使朝鲜倒向美国,使中国失去朝鲜这个安全屏障。

 

朝鲜发展核武的另一个原因,是朝鲜已经失去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安全保证。

 

朝鲜战争后,安全形势基本稳定下来了,金日成开始屠杀和压制从中国回到朝鲜的参加过中国革命的同志,这是毛泽东决定尽早从朝鲜撤军的原因之一。以后中国与朝鲜渐行渐远,朝鲜在实质上已经不是中国的盟国,而仅仅是中国防范美国的一个战略屏障,战略纵深,战略空间,在这种形势下,一旦发生战争,无论在哪种情况下,金家政权都无法保全。

 

一种情况是美国支持韩国通过战争推翻金家政权,另一种情况是中国出兵帮助朝鲜,也会顺手拿掉金家政权。发展核武,就是通过核威慑,阻止战争的发生,从而保住金家政权。

 

这里就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中国为什么不及早除掉金家政权,使朝鲜成为中国的附属国,就像美国对韩国做的那样?第二,朝鲜半岛的统一对中国是有利的吗?这两个问题其实有内在联系,它的根据,就是本文一开始所讲到的,中国战略的依据和战略纵深的构建。

 

在分析这两个问题前,首先要澄清一个问题,就是到底谁是中国的敌人?

 

二,谁是中国的真正敌人?

 

现代科学思维的最早提出者,十七世纪的笛卡尔曾经说过,科学思维的第一步就是分类。毛主席曾经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区分敌人和朋友,就是分类。但是在国家战略中,这个分类过于简单。

 

根据不同国家与本国交往的性质和本质,我们可以对其进行如下的分类和排序:敌人,对手,麻烦制造者,有用者,合作者,朋友,盟友。由于篇幅这里不详加解释。

 

具体到一个国家,有时它可以具有两类或两类以上的性质,也可能随着时间的发展,它会在两种以上的分类中进行变换,这时候就需要对国家关系的本质进行思考,从而对国家关系进行战略定位。

 

最近网上流传一个叫沈志华的不知在何处的演讲,说朝鲜是中国的敌人,韩国是中国可能的朋友,这个人对战略学对历史对文化缺乏起码的研究。

 

在当今的世界上,有实力,有意愿,有行动成为中国敌人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虽然从性质的角度看,中国与美国有许多的合作,但从本质的角度看,中国发展强盛的利益和美国称霸世界的利益,是根本相对的,除非美国放弃在全球和东亚的霸权。

 

中国经济的巨大发展,对美国控制世界资源提出了挑战;中国参与全球化和国际分工,使得美国的制造业不再具有优势;中国代表的东方文明与东方价值观,对美国代表的西方文明和西方价值观,构成了潜在的威胁;如果只有这些,中美之间将止步于竞争对手。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全球霸权政策,对中国国家实力的增长转向了遏制方针,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巨大威胁。

 

资源、经济、文化、政治,这四个方面的势均力敌或潜在势均力敌的对立,使得美国永远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朋友,但是如果美国不对中国实施遏制政策,中国仍然有可能与美国实现虽然非全面但有深度的合作。

 

但是很可惜,西方文明,西方文化,其基本价值观是建立在获得竞争优势这个丛林法则之上的,合作共赢从来不是他们的信条。中国与美国处于全方位竞争的这个态势,使得美国人,无论从阶级属性上是精英还是百姓,从意识形态上是左还是右,都赞成将遏制中国作为基本国策。

 

由于军事实力是美国对中国仍然保有巨大优势的方面,在军事上对中国进行围堵、遏制和威吓,自然成了美国政策的首选。美国有实力使战争进入中国国土,给国家造成重大破坏甚至灭国,决定了国家敌人的确认。对中国来说,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符合敌人所有要件的国家,因此它是中国的唯一敌人。

 

美国是中国的敌人,决定了中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本质。

 

中国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出发点,中国周边战略的实质,就是在中国周边的陆地和水面,构筑防范美国威胁的安全缓冲空间,战略屏障,或者叫做战略纵深,简称为战略空间。

 

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南海造岛,上合组织等等,都是建立在这一基本的地缘政治战略基础上的,思考中国的对朝政策和半岛政策,都不能离开这一基本点。

 

战略空间是地缘政治中大国博弈的基本概念,是大国安全的基本建设,上几篇文章中我已经阐述过了,这里就不多讲了。

 

只要有美军驻扎,韩国是美国的盟国,韩国就不可能是中国的朋友。只有在美军撤出韩国,撤销韩美同盟,撤销美国对韩国的安全保证,韩国才有可能成为中国的朋友。应该说这对中国是一种理想状态,也是中国应该努力争取的前景。但从现实看,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不可能的。中国有些人像孩子一样对特朗普抱有幻想,只要看看特朗普是怎样努力的讨好军界工业界集团,就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另一方面,做中国的敌人,朝鲜不配,它充其量就是中国的一个麻烦。不要说朝鲜,连日本都不配。日本像个跳梁小丑似的到处煽风点火,中国外交部都懒得理它,回应总是那一两句套话。中国根本不必把日本放在眼里,中日实力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日本也没有单独挑战中国的胆量,因为中国有彻底毁灭日本的手段。只要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理顺了,日本那都不叫事儿。

 

那么朝鲜对中国是哪一类的国家呢?朝鲜不是中国的敌人,也不是中国的盟友,它的定位很明确,它是中国的有用者,是中国的战略空间,它可以抵挡或者阻遏美国在这个方向对中国的进犯,这就是朝鲜对中国的基本作用。

 

三、中国为什么不及早除掉金家政权,使朝鲜成为中国的附属国?

 

朝鲜虽然是中国的有用者,是中国的战略空间,但它也常常表现出是中国的麻烦制造者。朝鲜拥核虽然没有针对中国的意愿,但对中国有潜在的威胁。朝鲜拥核不是止步于小打小闹,威胁一下韩国和日本就算了,而是想要威胁美国本土,这就引来了美国加强在韩国的存在,甚至战争的风险。

 

洲际导弹是个门槛,越过了这个门槛,就会引来美国认真考虑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即便这个打击引起的反击可能伤害到韩国和日本,美国也可能在所不惜。朝鲜的这个麻烦不是来源于国家,而是来源于政权。简单的思考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消除这个政权,就可以消除麻烦而保留战略空间的作用。

 

那么,中国为什么不及早除掉金家政权,使朝鲜成为中国的附属国呢?

 

首先,这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历史证明,民族主义是超越和压倒一切意识形态的基本的意识存在。民族情感,民族特征,民族历史,民族文化,会通过许多文化“颗粒”,长期潜入而存在于民族的潜意识中,外来的干预会激励这些“颗粒”做出反应,甚至有时内部的压迫也会激励民族主义的爆发。

 

民族国家的诞生和民族国家之间的战争,是五百年来世界历史的主要趋势。在上几篇文章中我们就指出过,从斯宾格勒和汤因比,到霍布斯鲍姆,巴尔赞,弗格森,戴蒙德,赫拉利,100年来历史研究的主要方向,就是民族国家及其关系。

 

著名的美国政治思想史学家萨拜因,把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共产主义等等现代意识形态,都归类于关于民族国家的理论,可以说这是非常有见识的思想。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以普世价值的名义,用阴谋或战争手段推翻别国政权,侵入或占领别的国家领土,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原因就在于,普世价值也好,经济实力也好,军事实力也好,或者它们加在一起,都不能战胜民族主义。

 

中国干涉朝鲜内政,推翻朝鲜政权,占领朝鲜领土,或者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必将激发朝鲜的民族主义情绪,不但会激起许多反抗,占领不会长久,而且会使中国彻底失去朝鲜这个战略空间。朝鲜政治经济崩溃,将引发巨大的难民潮,其规模将超过欧洲。此外,如果朝鲜恼羞成怒,将核武对向中国,中国将承受难民和核武的双重灾难。而这正是美国向中国施压的目的。

 

朝鲜战争是金日成先发制人的一场战争。如果按照某些人的定义金日成是独裁者的话,那么韩国的李承晚更是彻头彻尾的独裁者。李承晚在美国的扶植下统治了韩国,并且积极扩军备战,准备北侵统一朝鲜半岛。双方都想发动战争,统一半岛,金日成所作的只是先下手为强。所以金日成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错在没有把美国这个因素考虑在内,也错在过于相信斯大林。

 

美国进入北朝鲜进逼鸭绿江,是美国剥夺中国战略空间的战争,而中国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保护中国战略空间的战争。美国的目的没有达到,而中国的目的达到了。

 

中国对朝政策的基点,就是保证朝鲜这个中国的战略空间不被剥夺。

 

其次,中国的对朝政策,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

 

新中国建国后,无论是毛泽东时期,还是邓小平时期,对周边国家引起的麻烦,总是采取不干涉内政,不推翻政权,不占领领土,打胜就撤,见好就收这样一种有限战争的恩威并施的政策。

 

这个政策有深厚的历史依据。在历史上,中国历代王朝对周边国家都是实行这样的政策。历史上中国有过许多附属国和朝贡国,中国从来没有想过把它们并入中国的版图,相反给了很多好处。

 

中国这一有历史传承的政策,是深植于中国文化和中国价值观中的。和西方文明、西方文化强调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一获得竞争优势价值观根本不同的是,中国文化更看重合作,而合作的前提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正像汤因比强调的,西方文化植根于游牧民族的部族主义文明之中,它的基本生活态度就是,一个环境不行了,就换一个环境,整体大环境都不行了,就去抢夺别人,占领别人,因此具有极强的侵略性。

 

中国文化植根于农耕文明之中,环境不行了,就要改造环境,改造环境就需要合作,合作就要有规划,有领导,并且放弃某些个人的诉求,也不强求别人。女娲补天,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等等中国古老的神话,正是表达了中国人改造环境合作共赢的基本生活态度。

 

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所形成的中国文化基因与西方有根本的不同,它决定了中国的价值选择,制度选择,政策选择,也不可能与西方重合。尽管中西方可以交流学习,但是上帝决定了他们的不同,任何企图趋同的努力都注定了是白费劲。

 

三十年前有一部电视片叫《河殇》,它的主题就是,中国人的先民为什么选择大河边而不是海洋边,为什么修长城守住自己的土地,而不是跨洋越海去占领别人的土地。这样白痴的思路正是来源于某些所谓的历史学家。今天,这样白痴的所谓历史学家仍然存在,他们哪有半点历史感,其实他们不过是些政治骗子而已。

 

毛泽东时期周恩来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邓小平提出的不称霸,习近平提出的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与中国的文化历史一脉相承,必将是中国未来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中国据此将会不断建立国际信用,引导国际关系的方向,建立起不同于美国和西方的新历史时期的大国形象。

 

合作共赢比战争优势需要更长的时间,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人应该有这个耐心,让自己的生活态度和自己的文明准则,成为一种世界态度和世界准则。

 

三、朝鲜半岛的统一对中国是有利的吗?

 

中国主张朝鲜半岛在没有外来干涉和威胁的情况下,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政治制度,实现和平自主统一。那么统一的朝鲜对中国有利吗?

 

中国帮助越南实现了统一,越南反过来与中国为敌,被中国教训一下老实了,但麻烦不断。有人据此认为中国帮助越南统一是错的,得不偿失。这是一种糊涂认识。

 

中国援助越南,最低战略目标,是保住越南北方这个战略空间,最高战略目标,是将美军彻底赶出越南,使整个越南都成为中国的战略空间。中国的这个战略目标达到了。

 

战略空间理论告诉我们,战略空间的纵深越大,国家的安全系数越高。上文我们分析过,美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中国有意愿,有实力,有战略遏制威慑中国的国家,中国的周边战略,特别是东部和南部战略,本质上是和美国的博弈,目标就是将美国拒止得越远越好,中国的战略空间越大越好。

 

越南在统一全境之后,利令智昏,企图吞并柬埔寨和老挝,组成东南亚第一大国,从而威胁了中国的战略利益,中国对越南动手就是阻止越南这个野心。文革之后,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中国动了动手指头,就把越南打趴下了,以今天中国的实力,不用出一兵一卒,就可以把越南打回石器时代。所以,越南是中国的麻烦,但不是中国的敌人,甚至连对手都谈不上,中国帮助越南将中国的主要敌人赶出越南全境,这是中国的一个重大胜利。

 

至于麻烦,可以明确的说,中国周边每一个国家都将永远存在麻烦,因为这些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是永远也消除不了的。这些民族主义情绪,对中国既是不利的,也是有利的,因为他们相互之间也会产生麻烦,这就使他们无法联合起来对付中国。

 

上述这些道理,同样适用于朝鲜半岛。中国在半岛的战略目标,就是将美军赶出半岛,如果能达到这一目标,那么第一岛链内就没有美军的存在,中国的安全系数将大大提升。

 

中国要全力防止的,就是半岛在美军的参与下实现统一,美军将基地建在中国家门口,中国失去了朝鲜半岛北部这个战略屏障,这是中国的战略底线,任何朝鲜解决方案都不能逾越这个底线。任何以保留美军存在的统一方案,都是企图愚弄中国政府,愚弄中国人民,玩弄这种方案的人,一定是中国的敌人。

 

中国的陆地邻国有十四个,海陆邻国有二十几个,中国是世界大国中周边环境最复杂的国家,这是上帝给中国安排的地缘战略环境,中国注定是世界大国中麻烦最多的国家。没有域外敌对大国的参与,中国有智慧有能力解决这些麻烦,中国的战略目标,就是让这个域外敌对大国离开中国周边,哪凉快上哪呆着去。

 

四、中国应对当前朝鲜半岛危机的可选方案

 

中美在半岛问题上本来没有合作空间,因为中美的目标是完全相反的。美国的政策是维持和强化在半岛的军事存在,拼凑亚洲小北约,将南韩作为遏制中国的重要抓手。而中国的目标是让美军彻底撤出朝鲜半岛。

 

朝鲜战争后,虽然美国在南朝鲜保有军事基地,中国军队撤出了北朝鲜,但朝鲜近在咫尺,撤不撤出区别不大,因此朝鲜南北方大致形成了一种力量均衡。

 

随着韩国的经济起飞,韩国的力量不断增强,而朝鲜逐渐形成了世袭封建统治,令中国厌恶。如果没有美军存在,韩国主导统一半岛,中国不但不会干预,还会乐见其成。

 

正因为如此,从金大胖开始,朝鲜开始发展核武和化武,以形成新的力量平衡。大胖二胖发展核武是半心半意的,主要目的,是与美国签订和平条约,获得安全保障,同时获得美国经济援助,发展经济。

 

在六方会谈框架下,朝美达成了协议,朝鲜拆除了部分核设施,美国援助了5亿美元的石油,但是美国拒绝签订和平条约,并且毁约没有帮助朝鲜发展核电站,这样,美国的真实目的就显露出来,朝鲜对美国也死了心,朝鲜终于一怒为核武。

 

金二胖死前向中国托孤,并且向中国做了承诺。显然中国轻视了这个年纪轻轻的金三胖,没有想到他的手段如此残忍,不但完全改变了金二胖的政策,而且把金二胖依重的老臣全部处死,使中国失去了影响朝鲜政策的能力。中国也没有想到金三胖会如此疯狂,核武进展超出预期。朝鲜核武能力已经对周边所有国家形成了威胁,当然威胁最大的还是韩日美。

 

朝鲜核问题是美国一手造成的,中国政府说的没错,本质上它是朝美之间的问题。朝鲜核武的发展对中国也形成了一定威胁,美国借此施压中国,要中国经济封锁朝鲜,迫使朝鲜放弃核武。

 

但是,正像美国专家指出的,金三胖是一个不怕死的疯狂赌徒,二胖死前,他就制造了天安舰和延坪岛事件,挑战韩美的底线,韩美没有做出反应,更增加了这个赌徒的胆量。这就给周边国家带来了一个共同的问题:胖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金三胖为何不怕死?因为韩国人民和日本人民,还有中国政府,已经成了他手中的人质。

 

中国如果像美国要求的那样对朝鲜实施全面经济制裁,必将引起朝鲜的经济崩溃,其后果,不但是将朝鲜的民族情绪引向中国,而且给中国带来大量的难民,最坏的情况下朝鲜将把核武对向中国。中国绝不能钻美国给中国下的这个套。中国对朝鲜的经济制裁要衡量一个度,一方面要能延缓朝鲜核武的进程,另一方面,又不至于引起朝鲜的经济崩溃。这正是中国在制裁朝鲜的联合国决议上留了一个口子的原因。

 

美国对付朝鲜有三种可能,第一是大规模入侵,第二是定点清除和斩首,三是谈判。

 

大规模入侵的可能性比较低,正像美国前驻韩美军司令和其他军事专家分析的,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朝鲜已经军事堡垒化了,朝鲜人民也有抵抗美国入侵的强烈意愿,美国如果全面入侵,将是一场相当于世界大战烈度的战争,美国没有这个意愿也没有这个能力承担这样一场战争。

 

美国对朝鲜进行定点清除和斩首行动,问题在于美国并不能保证一次成功,只要剩下一两枚核武器,就够韩国和日本喝一壶。即便一次能成功,由于朝鲜对韩国和日本的渗透很深,刺杀金正男是朝鲜向世界公然表明,朝鲜掌握有最毒的大规模化学武器,可能还有脏弹,可以轻易渗透国境线,朝鲜既可以利用间谍,也可以用边境线上的大炮,进行化武和脏弹的攻击。无论是哪种情况,韩国和日本死亡的人数将以百万计。所以韩国和日本不希望美国展开这样的行动。

 

同样,中国也不能对朝鲜进行定点清除和斩首行动,因为中国也面临同样的危险,美国都做不到的事,中国也做不到。

 

剩下就只有谈判一途。中国提出的方案,就是美韩停止军演,朝鲜停止核试,双方坐下来谈判,美国以保证朝鲜安全,撤走驻韩美军,换取在国际组织监督下朝鲜彻底放弃核武。接下来,为保证韩国和朝鲜双方的安全,中美俄日和联合国做出安全承诺,使朝鲜人民在没有武力威胁的情况下,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可以说,中国提出的方案是解决朝鲜问题的唯一途径,否则朝鲜核武的发展对美日韩越来越不利,其危险程度将远远大于中俄,如果韩日不怕死的话,中国可以奉陪,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至于萨德,中国的策略是正确的。一方面,中国表明了坚决反对的态度,并且用行动表明,中国只要动一个小指头,韩国就受不了。另一方面,中国又不撕破脸,给有可能上台的文在寅留有余地。新总统如果保留萨德,中国就会有更大的动作。韩国是财阀经济,制裁几个财阀,韩国经济就会趴窝,财阀就会去影响政治。

 

朝韩问题的关键是韩国的态度。朴槿惠企图通过加大美国的军事存在来解决朝核问题,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如果半岛发生战争,受害最大的,就是半岛人民,韩国政治家早晚会认识到这个现实。通过谈判,用取消美国军事存在换取朝鲜放弃核武,是唯一走得通的路。

 

当然,中俄要做好军事准备,万一美国不顾韩日的反对,贸然对朝鲜进行清除斩首行动,中俄军队将以帮助支援朝鲜人民的名义进驻朝鲜,最终结果,美国仍然要以撤军换取中俄的撤军。就像朝鲜战争一样,忙活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历史经验证明,美国未必不会做这种蠢事儿。美国做的蠢事够多了,美国用实际行动向世界证明,美国虽然是天下最强国,也是天下最蠢国。

 

朝鲜问题是中美在整个第一岛链内博弈的局部问题,它和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有区别也有联系,关于整个第一岛链内的战略问题,我们将在下篇文章中展开分析。

 

五,结论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战略是得当的。但是在战术、战法、战技上,中国尚有许多不足。

 

首先,中国在自己战略目标上的表述从来都是不够清晰的。清晰的目标才能消除许多误解,也才能使自己在战术战法战技上获得更多的机动。

 

其次,中国在实现自己战略目标时,过多地使用了策划于密室的外交手段,中国的外交圈和学者圈中,也拥有大批的阴谋论者,还有一些圈外的自以为聪明的所谓学者,更是不谈阴谋就张不开嘴。

 

其实,中国的战略目标,就是让半岛人民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自主决定自己的未来,是对半岛人民最有利的,中国完全可以采取广而告之的策略,至少让韩国人民广泛了解中国的政策,培养自主解决自己问题的舆论,这将大大影响韩国政治界的走向。

 

中国不像美国,具有推翻别人,控制别人,占领别人的野心,中国也不必像美国那样行事诡秘。中国的目标光明正大,光明正大的目标就应该广而告之。广而告之,直接诉诸人民,应该是中国和美国策略的一个主要区别。

 

当然,策划于密室还是需要的,中国没有美国中央情报局那样的机构,这就使中国的情报来源,国别研究和政治策划,远远比不上美国。当年马歇尔将军推荐司徒雷登当美国驻中国大使,就是因为司徒雷登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他完全是政治圈外人,但对中国有真知灼见。而正是那些通过书本和报纸了解中国的人,使美国丢掉了中国。

 

中国的外交和国际研究,需要大量司徒雷登那样的人,现在就开始培养,是中国战略规划的一个重要方面。

上一篇: 黄奇帆的脑袋被门挤了 …下一篇: 南海仲裁的法与非法 南海系列文…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