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问题各相关方的共同底线 南海系列文章之七

2017-09-09 22:12:49
分类:未分类

半岛问题各相关方的共同底线

南海系列文章之七

于中宁2017.05.10

 

上一篇关于朝核问题的文章引起了许多朋友的兴趣,陆续提出了一些问题,整理这些问题大致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中国政策的三大目标,即弃核与不战、不乱是否存在内在矛盾或不协调;第二,中国对朝鲜核问题是否存在其他解决方案;第三,半岛局势的新变化是否带来了新机遇。

 

五月初,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发表长文,紧接着,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曹辛53日为FT中文网撰稿,批评傅莹或者说是中国外交部的观点。还有许多专家,不仅在朝核问题上,而且在南海,中巴经济带,一带一路等一系列中国外交战略上,对中国政府的政策持批评态度,有许多朋友也希望在这些问题上听听我的看法。

 

我这个南海系列文章,原来计划还有两篇分别涉及中国的南海战略和中国的南海周边战略,然后半岛问题一篇台湾问题一篇日本问题一篇,最后用一篇总括第一岛链战略问题。现在我会做一些改变,仍然用南海系列这个总标题,这一篇先分析半岛问题的共同底线,下一篇分析美国半岛问题的战略意图和战略漏洞,再下一篇分析韩国新政府上台后半岛问题出现的新转机,最后分析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战略定位和策略选择。然后,在以后的几篇文章中回答关于中巴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等问题,最后再回到南海以及第一岛链的整体战略问题。

 

我曾经说过,半岛问题、南海问题其实都是第一岛链战略的一部分,而第一岛链战略是中国周边战略或者说是地缘政治战略的一部分,中国周边战略又是中国整体安全战略的一部分,而中国整体安全战略是整个中国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思考局部问题如果没有大战略甚或整体战略的语境,即便局部问题得到缓解,长远的战略也可能会受到损害。更有可能的是,局部关切和长远关切都没有得到解决,反而伤害了大战略和整体战略。

 

我写的各个系列的文章其实并没有什么功利性的目的,很多年前我就在思考国家战略问题,应该说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搭建国家战略理论框架的路径,但是国家战略在各个方向上的延伸,涉及许多具体问题,怎样将具体战略与总战略勾连起来,不仅需要深入的思考,而且需要大量的资料,热点问题的好处就在于,能够提供大量的资料和不同的思考角度。

 

国家战略学在世界范围内都不是一个成熟的学科,甚至连学科都谈不上,它基本上还停留在历史叙事阶段,没有脱离战争学和外交学的狭窄范围,与政治学的国家理论的关系也很模糊。尽管像马汉、劳伦斯·弗里德曼等一些思想者,企图引入一些其他领域要件,搭建战略学的框架,但总体上是不成功的。战略学至今没有一个完整的理论框架,基辛格、布热津斯基、小约瑟夫·奈,保罗·肯尼迪等人也只能说是历史的感悟者。因此,南海系列只限定在与第一岛链战略相关的周边战略范围内,更大的问题需要更大的篇幅,不是这个系列能完成的。

 

现在回到正题。

 

中国在半岛问题上提出了四大目标,这就是弃核、不战、不乱、去萨德。其中前三个,也就是弃核、不战、不乱,并非中国自利的目标,而是朝核现状所带来的半岛和周边国家共同的利益底线。

 

一、诡异的半岛局势,

 

半岛局势看起来很诡异,其实一点儿都不。

 

从美国方面来说,一方面调集各种战略打击力量齐聚半岛,战争仿佛一触即发;另一方面搞航母乌龙,放出可以见金正恩的话,撤侨、撤使馆、撤军队、撤基地,警告平民,防空演习等等临战准备一个也没有做。现在卡尔文森号也离开了。

 

从朝鲜方面来说,一片歌舞升平,除了没有核爆,其他的该干嘛干嘛。

 

从韩国方面来说,政治人物在竞选中一再告诉百姓,美国不可能在没有韩国的同意下发动战争,西方媒体在韩国看到的是,不但没有抢购饮水食品,而且大选中选民关心的主要问题都不是朝核或战争,而是经济发展和就业。

 

中国这边更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一船煤炭(据外电报道,连这一船煤炭都是假的)啥也没干。

 

可以看得出来,战争从一开始就不是各方的一个既定目标,而只是用来威吓朝鲜实现暂停核试验和暂停导弹实验的一个手段。这个目标达到了一小半,朝鲜确实没有进行第六次核试验,但是并没有做任何承诺,而朝鲜进行的新导弹实验已经使其获得了能够打击4500公里左右目标的能力,这个距离已经足够覆盖关岛和阿拉斯加的部分地区。

 

这一轮的博弈,国际社会的努力基本失败了。失败的原因,一个是从一开始它就不是一个计划周密的行动,就像特朗普大多数其他政策一样,它只是特朗普一个心血来潮的举动,连美国军方都没有给予很好的配合。而中国,有比朝鲜问题更重要的事需要关注,现在不是一个恰当的全力关注朝鲜问题的时机,因而只能给美国半心半意和虚与委蛇的配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各方都在等待韩国新政府上台和它对朝核问题的新态度。毕竟韩国才是朝核问题的最大受害者,也是握有解决朝核问题主动权直接利益相关方,可以说,解决朝核问题的钥匙,一把确实在美国手里,而另一把就在韩国手中。朝鲜提出的从暂停到弃核的条件,美国可以满足,韩国也可以满足,只要韩国政府是真正为自己几千万人民的生命财产着想的。

 

曹辛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的文章,其核心内容正像中文网编辑所概括的,“就当前半岛客观形势来说,确立‘无核化’单一目标才是正道,‘不战不乱’同拥核比,相对反倒在其次。”

 

也就是说,为了达到弃核的目标,“战”和“乱”都是可以接受的,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发动的。实际上这一派观点的人,已经公开宣称要由中国军队来清除金正恩和朝鲜的核武器了。

 

这种观点看似很激进,实际上至少是由于无知而产生的无畏。

 

中国的弃核、不战、不乱这三大目标是建立在充分对朝核形势进行专业分析基础上的。

 

二、半岛为何不能“战”

 

让我们先来看看美国那些真正了解情况的权威人士对用战争手段消除朝鲜核威胁,无论是定点清除、斩首行动还是军事进攻所带来的可能后果的看法。

 

据美国之音报道,528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警告说,“如果针对朝鲜局势找不到外交解决途径,如果最终开战,那将是一场灾难性的战争”。

 

“马蒂斯防长在《面对全国》节目中说:‘朝鲜政权拥有成百上千门火炮和火箭发射装置,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韩国首都首尔就在这些火力的射程打击范围之内。这个政权是对整个地区,对日本,对韩国的威胁,一旦爆发战争,朝鲜政权对中国和俄罗斯也会带来危险。’”

 

“马蒂斯防长表示,与朝鲜之间的冲突可能会成为大多数人一生中进行的最严酷的战争”

 

美国之音记者巴布2017520日报道,“马蒂斯说:如果通过军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将会造成规模巨大的悲剧。”

 

英国广播公司415日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帕内塔表示,假如美国对朝鲜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可能导致一场核战争,有2千万居民的韩国首都首尔将首当其冲。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2017421日在文章中指出:

 

“据驻韩美军前指挥官加里·拉克(Gary Luck)将军估计,新的朝鲜战争可能造成100万人伤亡和一万亿美元的损失。

 

前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现于华盛顿任亚洲集团(Asia Group)主席的库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警告说:‘我认为任何可行的军事行动都有带来灾难性冲突的可能性。’

 

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清楚所有这一切,他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成年人也会反对任何关于先发制人打击的呼吁。

 

1969年,朝鲜击落了一架美国飞机,造成机上全部31名美国人丧生,由于担心朝鲜的反应,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放弃了军事打击。自那以后,美国总统都因为这种顾虑,不考虑打击朝鲜,即便朝鲜一条接一条地跨越红线,从伪造一百美元钞票到扩大其核计划。”

 

为什么美国的军事领导人和政治领导人都极力避免军事打击朝鲜呢?

 

美国之音记者帕登2017426日报道:

 

“美国德克萨斯情报分析组织斯特拉福(Strafor)撰写的一份分析报告说,朝鲜的炮火武器库包括300毫米多级火箭发射系统,可以对首尔和首尔以外地区进行大覆盖面的打击,一阵炮火就可以向韩国首都发射350吨以上的爆炸物,大致相当于11B-52轰炸机投送的炸弹。

 

朝鲜有1000多颗弹道导弹可以打到韩国、日本,也可能打到远在关岛的美军基地。

 

除了据信朝鲜可能拥有的10颗到20颗核弹头之外,它的导弹也可以装配致命的化学武器。人们怀疑朝鲜储存着沙林神经毒气。”

 

纽约时报记者DAVID E. SANGER, WILLIAM J. BROAD 2017425日报道说: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西格夫里·S·赫克(Siegfried S. Hecker)1986年至1997年间是原子弹诞生地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武器实验室(Los Alamos)的主任,而且他曾获准进入朝鲜的相关设施考察过七次。

 

他认为,在特朗普任期结束前,朝鲜会拥有50枚核弹,大约是巴基斯坦的一半。美国官员说,朝鲜已经知道如何缩小这些武器的尺寸,以便搭载到短程、中程导弹上——韩国、日本以及在这两个国家部署的数千名美军就在这些导弹的射程之内。根据尽可能准确的估计,朝鲜大约有1000枚弹道导弹,属于八种不同的类型。”

 

赫克是美国最权威的核专家,由于他七次进入朝鲜对朝鲜核设施进行考察,他也是朝鲜核问题的最权威的专家,他在访问中国时对中国的核专家说,“2010年那次去宁边参观,使我吃惊的不是其核能力,而是其规模。2000台巴基斯坦P2型离心器正处于工作状态,显然,在其他地方他们还会有这等规模的核设施。”

 

他还认为,朝鲜核问题,还有一个非常令人担心但没有人引起人们注意的方面,这就是朝鲜的高放射性核废液,“是以一种极度不安全的方式进行,如直接灌入地下;二是存在对这些废液利用设施,如制作脏弹,制作核背囊等。”

 

也就是说,对朝鲜的军事打击实际上存在着三个重大危险:

 

首先是朝鲜的常规反击,可能会造成韩国一百万平民的死亡,也可能会打击日本的平民。

 

其次,如果朝鲜进行核反击和化学武器反击,伤亡的人数将以千万计。

 

第三,对中国来说,这也是最重要的。朝鲜现在拥有的核武器,总共大约相当于100万吨以上当量了。此外,朝鲜还有大量极其危险的核废料和化学武器。这些大规模毁灭武器不但被朝鲜隐藏于各地,据美国情报机构估计,至少分布在一百个以上地点,而被美国确切掌握的只有六七个地点。而且核废料和化学武器被制成了普通炮弹和背包弹,任何对朝鲜的军事打击,都必将引爆朝鲜隐藏于各地的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造成整个东北亚地区的核污染和化学武器污染,伤亡人数将无可估量,后果将十分严重。东北亚将变成无人区绝不是一个笑话。

 

尽管有些专家猜测,美军一旦采取武力解决朝核,除会选择云爆弹(亦即GBU-43/B大型空爆炸弹)外,可能还会选择使用温压弹攻打朝鲜。温压弹的原理是利用空气炸药产生温压效应,它销毁核设施时造成的放射性污染较小。但是由于朝鲜的核设施非常分散,核废料处理的很不专业,用任何手段打击,都必然留下许多隐患。

 

正因为如此,当中国传出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主张中国军事解决朝鲜核威胁时,据台湾中央社421日报导,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月刊创办人平可夫警告,中国对这些核设施的攻击形同自杀,因为这些核设施太接近中国和北韩边界。

 

主张用军事手段解决朝鲜核问题的人,他们主张的背后,是以百万人千万人甚至上亿人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所以,中美俄的领导人,即便牛仔如特朗普,都无法承担这样严重的战争后果,而敢于承担这样战争后果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金正恩及其死党,另一种就是中国的某些专家和他们的跟屁虫。

 

三、半岛为何不能“乱”

 

那么,中国像美国所主张的那样对朝鲜进行全面而严厉的经济制裁,会是一个好的选项吗?

 

第一个问题是这样做是否真的有用。

 

纽约时报记者MAX FISHER 2017418日在题为“朝鲜难题为何让世界束手无策” 的文章中通过专家之口进行了如下分析:

 

B·R·迈尔斯(B.R. Myers)是韩国东西大学(Dongseo University)的朝鲜问题学者,他在2010年一本关于朝鲜意识形态的书中写道:‘朝鲜政权怕的是正在逼近的合法性危机,而不是来自外部的攻击,这使得它在世界舞台上的行为越发具有挑衅性。’

 

朝鲜已证明自己有能力抵御远比伊朗所遭受的更严重的经济打击。

 

90年代,朝鲜出现饥荒,导致该国10%的人口死亡。但朝鲜既没有被内乱压垮,也没有寻求通过向外部世界开放来结束危机。

 

迈尔斯写道,那场饥荒‘也许重新点燃了民族受害情绪,进而巩固了对该政权的支持,朝鲜官方世界观中的激愤正是源于这种民族受害情绪’。

 

‘很多移民都记得,在那场饥荒期间,民众普遍渴望和美国开战,’他接着说。

 

这正是为什么,一些分析人士怀疑,即便是最极端的制裁,可能包括中国实行的那些制裁,也无法改变朝鲜的考量。饥荒过后,尽管朝鲜的经济依赖中国的进口,但该国已对其粮食制度进行了改革。对于中国过去的制裁,朝鲜多次以挑衅回应,似乎是在刺激北京,看它敢不敢进一步考验该政权。”

 

也就是说,中国对朝鲜进行全面经济制裁,不仅可能没有用,反而将朝鲜民族的愤怒情绪转到中国自身,使得中国虽然早已不是朝鲜的盟友,至少也不是朝鲜的敌人,自我转变为朝鲜的敌人和拥有大规模毁灭武器的危险的朝鲜的泄怒对象。

 

第二个问题是,这会在中俄之间种下不和的种子。

 

《华盛顿邮报》413日披露,“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在419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普斯科夫对外表示说,俄罗斯不认为谴责和制裁朝鲜试射导弹的做法是有效和有前景的。与此同时,有报道称,在联合国安理会试图通过一项谴责朝鲜试射导弹的主席声明的过程中,俄罗斯试图阻挡,而中国方面则表示支持,这使外界猜测中俄间在该问题上的分歧加大。

 

日前,在联合国于412日进行的有关谴责叙利亚阿萨德发动致命化学武器袭击、推动叙利亚政府与调查人员合作的决议案的投票过程中,当俄罗斯在安理会投了否决票,使该决议没有通过的时候,北京并没有同莫斯科站在一起和表示支持,而是投了弃权票,令外界感到惊讶。

 

在交通和能源方面,朝鲜和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之间每个月有6次船运,每次运输能力为200名旅客,1000顿货物。西伯利亚公司还向朝鲜出售石油,朝鲜将这些原油提炼,然后向中国销售,赚取宝贵的外汇。

 

2014年,莫斯科勾销了90%朝鲜所欠的110亿美元的债务,允许朝鲜在20年内无息偿还其余债务。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还表示要用这些资金资助双方共同的项目。另外估计有5万朝鲜工人(2015年)在俄罗斯工作,他们每年能够汇入朝鲜的外汇多达1.7亿美元。克里姆林宫在缓解朝鲜的经济孤立中扮演了关键作用。”

 

也就是说中国独自对朝鲜进行的全面制裁,会由于俄罗斯的介入而破局,不但起不到作用,而且在中俄之间制造不和,这正是美国最想达到的目的。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对朝鲜的全面制裁,有可能引起大规模的难民潮,这同样是中国和韩国——一定程度上也包括俄罗斯和日本——的噩梦。

 

华尔街日报早在2010527日的文章指出:“朝鲜为中国提供了一个隔离韩国及美军驻韩基地的缓冲地带,防止朝鲜瓦解是北京方面长期以来的战略目标。让中国寝食难安的是,如果朝鲜发生内乱,可能就会有数百万难民涌入中国境内。” 该报认为这是中国对天安舰事件态度不够强硬的根本原因。

 

这以后,中国对朝鲜难民的忧虑充斥着西方媒体。而中东和欧洲所发生的事,证实了中国的忧虑是现实的,并不虚妄。

 

在利比亚和叙利亚事件中,美国因为有了足够的教训,缩在后面不愿意出头,欧洲国家当了急先锋,特别是法国总统萨科齐,以正义的名义带头进行军事打击。结果是大量难民涌入欧洲国家,引起了欧洲人民的不满。历史再次说明,在人民的安危面前,所谓的正义一钱不值。

 

朝鲜难民将会比中东难民更加危险。首先是中朝只一江之隔,朝韩之间只有一界之隔,大量难民涌入非常容易,中国和韩国政府强行阻拦必将造成大规模的人道主义危机,两国政府肯定下不去这个手。其次,中国境内有大量鲜族群众存在,他们对朝鲜有强烈的同情心,朝鲜问题处理不当,难民和鲜族群众的怨气结合在一起,必将搅乱中国东北,并将给中国的安定形势带来长远的隐患。第三,不要忘了,朝鲜有大量的脏弹和化武的背包弹,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必将随着难民进入中国和韩国境内,半岛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将永无宁日。

 

概括起来说,朝鲜的核发展确实对中国的安全构成了潜在威胁,但是这个威胁有一定的时间宽容度,只要中国政府的政策是正确的,就可以降低这个危险,并争取到一定的时间宽容度,筛选规划布局对中国更为有利的政策,从而最终消除这个威胁。相比之下,战争和混乱是中国当下的威胁,会立刻打断中国发展的进程,破坏中国的战略布局,用心相当阴险。

 

战乱同样是当下对韩国的最大威胁,在一定程度上也威胁了俄罗斯和日本。只有美国,战乱对它影响不大,主要是在韩国和日本的军事基地,它可以撤了再打,打了就跑,但是它要控制韩国和日本的战略目标就要放弃,从长远看,半岛的战乱对美国也是不利的。

 

所以,弃核、不战、不乱是半岛问题各相关方的共同底线,是中国面对朝鲜核问题合理而自洽的组合目标,即照顾了长远,也照顾了当下,既照顾了中方的利益,也照顾了各方的共同利益,中国政府应该坚持这个战略目标,不能有丝毫动摇。王毅外长最近公开说,朝鲜不能生战,百分之一也不行,斩钉截铁,这才是中国政府应有的态度。

 

至于萨德,它是美国遏制中国的重要军事战略部署,现在也成了美国和韩国要挟中国的一个筹码,这个问题我将在谈到韩国问题时再谈。

 

朝核问题相关方的共同利益底线,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基础,剩下的就是策略问题了。

 

那么,朝鲜核问题在不战不乱的前提下有解决的可能吗?历史告诉我们不但有,而且几次走到了解决的边缘。我们下一篇再说。

上一篇: 半岛问题的战略选择 南海系列文…下一篇: 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战略目标和战…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