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对峙谁是胜利者? 南海问题系列文章之十二

2017-09-09 22:22:17
分类:未分类

中印对峙谁是胜利者?

南海问题系列文章之十二

于中宁 2017.08.29

 

由印度军队侵入中国洞朗地区而引起的对峙,以可预料的方式结束了。对于这场对峙谁是最终胜利者,国际媒体议论纷纷。印度媒体毫无悬念的大肆宣扬自己是胜利者,对此中国人不必在意。西方媒体和西方学者,表面上看起来是不偏不倚,猜测双方各自做出了妥协,因此没有胜利者。尽管有少数西方学者认为,从南亚总体形势看,印度的霸道使自己处于更加不利的形势中,但他们都没有说出问题的实质。

 

我们的发言人虽然围绕着实质,但用语比较隐晦,大多数人未必听得明白,也没有起到引导国际舆论的作用,虽然西方舆论是中国引导不了的。

 

洞朗对峙的实质是,第一,洞朗地区的边界是谁和谁的边界?第二,边界线在哪里?这两个问题清楚了,谁对谁错,公理正义,就会一目了然。

 

印度越界的洞朗地点是中国与不丹的相邻地区,与印度毫无关系,印度强势介入,就事情本身说,它要达到两个战略目的,第一就是继续控制不丹,避免不丹越来越明显的变化。第二就是干预中不边界谈判。也就是说,印度的战略目标在不丹,而非中国,那么印度的目标达到了吗?

 

《纽约时报》2017816STEVEN LEE MYERS的文章《中印对峙剑拔弩张 夹缝中的不丹依违两难》这样评论:

 

“印度称,自己在这场对峙中代表的是不丹。不过,它的干涉并没有在不丹赢得多少谢意。相反,很多不丹人觉得,印度的保护性拥抱让他们感到窒息。

 

很多不丹人怀疑,印度这样做是想阻止不丹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扩展贸易,担心双方建交可能会令印度失去不丹这个战略缓冲区。

 

‘不丹应该拥有完整的主权,这是事情的关键,’前出版商、不丹工商会(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主席旺察·桑吉(Wangcha Sangey)表示。他是对印度干涉最强烈的批评者之一。我们有权以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建立我们想要的外交关系。’

 

616日,印度下令军队越过边界时,似乎不是应不丹的要求。虽然不丹谴责中国修建道路,但它刻意回避谈论是否曾请求印度干涉。印度政府也回避谈论这个问题。

 

不丹的官员们明显地保持沉默,他们宁愿模棱两可,也不想冒险得罪印度或中国。不丹外交部和总理策林·托杰(Tshering Tobgay)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周五,外交部长丹曲·多吉(Damcho Dorji)表示,他希望这场争端能“和平、友好地”得到解决。

 

数十年来,不丹几乎完全向南方倾斜,现在它开始转向北方,寻求与中国合作。

 

2012年,时任不丹首相在里约热内卢的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峰会上与中国总理会晤。不久之后,印度削减了对不丹食用油和煤油的补贴。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是报复之举,不丹的执政党输掉了之后的选举。”

 

印度独立后,以殖民者的心态强迫不丹签署协议,使不丹丧失了主权。以后不丹加入联合国,成为纸面上的主权国家,收回主权的意愿必然越来越强烈,加强与中国的经济政治合作是主要的办法。

 

印度对尼泊尔实行经济封锁,尼泊尔转向中国寻求帮助,使不丹看到了在经济上摆脱印度控制的希望。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正是为印不关系的可能变化做准备。尽管最初不丹在印度的压力下谴责中国修路,但是印度士兵越界后,特别是中国发出态度强硬的声明后,不丹反而沉默了,一直到最后,不丹也没有表明它请过印度军队,或是对中国的不满。

 

要知道不丹是印度的被保护国,不丹的外交权受印度的操纵,印度的军队在不丹住扎,不丹的沉默表明了它没有顺从印度的意愿,表明了不丹自主性的增强。印度要增强对不丹控制的战略意图没有达到,这就是印度的失败,而且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失败,虽然中国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强调自己的胜利,因为这个胜利,说到底是不丹的,是不丹人民的。

 

不丹未来的变化虽然会有许多的曲折,但方向明确了。

 

另一方面,据《纽约时报》的报道:

 

“不丹的很多受访者更为印度的行为,而非中国的行为感到担忧。有些人指出,印度行动的一个后果是,它有意或无意地损害了不丹与中国的边界谈判,那些谈判本可能为两国建立更密切的经济联系扫清障碍。

 

存在争议的边界区域有四个:两个在北部,两个在西部——对峙发生在西部的一个区域。1998年,中国提出将北部的两个区域让给不丹,以换取西部的两个区域。虽然不丹原则上表示同意,但尚未达成最后的协议。

 

去年,在北京进行最新一轮谈判后,双方似乎即将达成共识,但是现在,开展新一轮谈判的前景变得不确定。

 

该争议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它向下延伸至一个狭窄的印度山谷,该山谷将印度中部与东北部的几个被陆地包围的省份连接在一起。印度称它为鸡脖子,长期以来一直担心中国会通过战争夺取该山谷,从而分裂印度领土。”

 

《纽约时报》报导的中不边界谈判方案,并没有被中方证实。按这个报道所述,中方坚持洞朗地区的边界没有争议,但为了睦邻友好,也为了更重要的战略利益,中方愿意放弃有争议地区的主张权,来换取与不丹达成边界协议,而中不在最后一轮谈判中也达成了共识,从而扫清了中不改善关系的障碍。

 

印度用越俎代庖和越界挑衅的方式,来阻碍中不达成边界协议,说明印度已经丧失了对不丹的控制,纯属狗急跳墙的行为,历史证明,这种霸权行径,不可能达到最终目的,不丹一直拒绝表态就是最好的证明。

 

印度加强对不丹的控制和干扰中不边界谈判的这两个战略目标不但没有达到,而且印度反而弄巧成拙。

 

印度军队退回到边界另一侧,是用行动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国际社会这个边界的实际存在,这使中不边界谈判更加有了依据。

 

西方媒体猜测,中国给了印度面子,承诺暂停修路,中方并没有对此予以证实,但发言人的话中隐含了与此相关的一些信息。即便如西方媒体所猜,中方的这个面子,实际上给的不是印度,而是不丹,因为中不边界协议没有最后签署,不丹的抗议虽然是在印度压力下的表面行为,但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洞朗地区即将封冻,自然条件已不允许继续修路。

 

因不可抗拒的原因而不能继续进行的事情,拿出来给别人一个面子,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策略。更何况,在整个事件中,中国表现出的有理有利有节,并且不失强硬,一定会给不丹政府和不丹人民留下深刻印象,形成与印度蛮横霸权的鲜明对比,中国的国际形象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如果中国的外交给力,在这个冬天与不丹达成边界协议,那么开春后修路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即便达不成协议,中国对印度的行为也有了充分准备,继续修路就成了印度无可奈何的一件事情了。

 

整件事情中,中国调兵遣将,高原演习,是印度的主要顾虑。其实印度很清楚,无论是经济军事实力,地形地势的便利,战略空间的大小,印度与中国差的都不是一两个数量级,印度真和中国打起来,有可能造成国土分裂的恶果。

 

这次中印危机与1962年的危机,已经有了本质的差别。1962年的危机,表现了当时印度领导人对中国的一厢情愿和妄想,而这次危机,则表现了印度领导人对中国实力的深深恐惧,并且把这种战略恐惧明白的说了出来。印度的挑衅,实质上是利用了中国要在国际事务中表现仁义的愿望,但也给了中国一次表现仁义的机会。

 

在这次危机中,中国充分表现了对自己主张的新型国际关系原则的坚持,表现了以实力为后盾的包容忍让合作的精神。把中国的文化精神和雅利安日耳曼人国家的文化精神(印度人有亚利安人的血统)鲜明的区别开来。

 

但是,这次危机也给中国了一次教训,那就是良好的愿望不能一厢情愿。中国必须对不同战略方向的不同战略可能做出充分的战略准备。

 

中国有一句老话,叫事不过三。如果说62年是中国在实力基础上让了一回,这次也算是让了一回的话,那么中国应该明白告诉印度,不会有第三回。中国对印度挑衅的回击,将是印度不可承受之重。

 

中印的战略博弈并没有结束,有关思考将在下篇文章中展开。

上一篇: 怎样判断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意图? …下一篇: 美国:不丹和中国是赢家 南海问题…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于中宁 简介:
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曾任金鸡奖评委等。93年后转入经济、管理理论研究和投资。著有《现代管理新视野》等。最主要的人生成就是玩遍了所有美国国家公园,中国的风景名城古建,欧洲名胜,也去了非洲。读千卷书,行万里路。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