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两会最值得回味的问答

2016-03-16 10:54:50
分类:未分类

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如同一台大戏,热热闹闹开幕,欢欢喜喜结束,几千名代表委员聚集一堂谈笑风生,无疑又是一个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每年两会也会留下几个精彩的段子,今年两会由于不敢妄议,代表委员在场内场外都很沉闷,真正值得回味的问答并不多。


3月11日16时,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修文与东方早报、澎湃新闻记者的一个问答,是最值回味的一个话题,这个话题相信往后还会有敢言的代表委员来说,也将渐渐成为全民最关注的话题。


记者问:“全国人大审查的政府预算及部门预算中是否包含中央党务部门的预算?党务部门的预算何时才能公开?”


刘修文答:“这个问题有点难。既然已经问到了,我就初步了解到的情况做简要回答。”


第一,全国人大审查的政府预算中,或者是中央预算中包括党务部门的预算。目前,编制部门预算的中央一级预算单位包括党的部门和机构,比如中组部、中宣部、中编办、中央党校,还有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等。


第二,部门预算都应当依法公开。因为根据新预算法第14条的有关规定,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批复部门预算后,各个部门都应当在20日内公开本部门的预算,但涉及国家秘密的除外。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


第三,目前公开预算的党务部门在不断增加。比如去年中央党校、中编办、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等向社会公开了部门预算,一些地方党务部门也公开了本部门的预算,数量都在不断增加。


第四,下一步我们将积极督促和支持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部门预算公开的力度。


刘修文的回答显然不会让人满意,因为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太难回吞了,但能够间接回答愿意回答就该给予刘修文热烈的掌声。


任何政党没有经费来源就无法生存 。但政党不是政府,不担负社会管理职能,不能花国库的钱。世界上绝大多数政党的经费主要来源于党费、党员和同情者捐赠、社会募款、党营事业的收益等。


不管是富国还是穷国,不管是执政还是在野,没有一个政党的经费不是拮据的。以财大气粗的美国而言,不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连个办公大楼都没有。尼克松任总统时所谓的“水门事件”,那个“水门”只是一个旅馆的名字,大选时民主党在那里租下了几个房间,就算是“党中央”了 。


至于海峡那边的台湾,虽然政党斗争很激烈,但真正有钱的也只有囯民党,而囯民党的财富积累也来自于一党独大党囯不分的两蒋时代,自从李登辉开创台湾民主选举之后,国民党不能再动用囯库资金,钱财也是日渐减少,用不了多久,囯民党也将沦为一个穷党。


近日国民党党产处理问题受到岛内舆论热议,国民党官方表示,曾经的千亿党产,经过历任党主席清理,如今只剩下区区166亿新台币,折合人民币只有30多亿,这点钱,还不够海峡这边开一次小会,可叹囯民党真是日落西山,再也不能靠金钱笼络收买人心了!


在大选中获胜的民进党更穷,因方没有党产也没有积累,堂堂的党主席蔡英文在任期间,从2008年5月迄今,从未领过薪水。民进党主席原本规定的月薪是12万6千元,折合2万多元人民币,蔡英文自愿当义工,曾经担任过民进党主席的陈水扁、谢长廷、柯建铭,都没有领过分文薪水。至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不仅只没拿过钱,还替亲民党贷款背负了沉重的债务。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不同的政党都有不同的经费来源,一般除了党费、募集、党营事业,也还有财政拔款,财政拨款通常只向参加竞选的政党提供资助,不得用于日常行政开支。在政党政治中,有一个人人皆知的游戏规则:谁向一个政党提供经费,谁就可以影响该党的政策。当然,这个说法只针对西方民主选举的囯家,对于象朝鲜这样的囯家,政党所有的经费都来人民,而人民根本无法影响金家的政策。

上一篇: 最年轻省长如何直面矿工?…下一篇: 医改为什么走不出死胡同?…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蔡慎坤简介:
即兴之文,仅供茶余饭后一哂。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