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2013-07-25 10:11:34
分类:未分类

我与气功大师有过一段交往,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当时气功正盛行。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由于小伙子比较机灵,深得领导青睐,所以,一些重要的接待一般就交给我。

 

其中一次接待的就是一位当时很有名的气功大师。领导交代我全程陪同他五天,好酒好菜好酒店,为了让他舒服,还专门从企业调了一部奔驰600。同我们一起的还有气功大师的两位朋友,他们介绍气功大师给领导认识。那位气功大师行为举止很得体,言语不多,但吃喝之时也会谈笑风生,并不让人反感。

 

虽然贴身一起整整五天时间,但关于他的神奇传说,几乎都是跟随他的两位朋友告诉我的,什么瓶中取物、耳朵听字,还有肉眼识病、手指治病,那两位陪同的朋友还告诉我,上次他们过机场安检,由于大师被怠慢,他一发功,整个安检系统陷入瘫痪。我当时听得如痴如醉,但在佩服之中,也有一丝怀疑:你把安检系统搞瘫痪了,不是影响自己的飞行?

 

听了这么多很神奇的故事,但就在我眼前晃荡的大师却从头到尾没有展示一个,反而显得更加俗人且平易近人,想想那些神迹,越发让我对真人不露相的大师钦佩。领导和他介绍来的一些领导在这几天也都先后抽时间拜访了大师,但都是悄悄到大师房间,大概呆上半个小时左右,又匆匆离开。后来聊天中,他们也没有谈在一起干什么,但我还是听出,即便大师同他们单独在一起时,也没有表演任何特异功能。

 

倒是有一位官职比较低一些的领导,同大师见面后对我说,太神了,大师用肉眼透视我的肚子,然后指着我这个地方,说我的胃与脾不太好,太神奇了,我就是有胃病,脾也隐隐作痛。

 

我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才想明白,我那位领导当时已经63岁(属于特殊人才被返聘回来协助工作),他在秘密情报战线吃吃喝喝了一辈子,那胃和脾能好到哪里去啊?别说63岁,就是现在一个算命的随便对着一位肥头大耳的官员的肚子比划一下,说这里那里不好,估计也都会八九不离十八吧?

 

不过,这位气功大师对我还是不错的,在最后一次有领导参加的宴会上,他指着我说,这位小伙子不错,有发展前途。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他有辅佐君王的才干。说完后,大家都笑了。多年后想起来,他最后这句对我实在是很重要的,既然我有辅佐“君王“的才能,哪个领导会不用我呢?谁用我,不就是说明他至少有可能当上单位的“君王”?

 

我不知道是他真有特异功能,还是根据我的性格做出判断,又或者看我用公款招待他毫不手软(领导吩咐的嘛),我后来还真地发现我在任何单位任何人手下,我的顶头上司几乎都能升官或者发财。领导一般都对我比较好,但悲催的是,我就永远只能是一个“辅佐”他人的料,别说在单位,就是在家里,也从来没有当过“一把手”。

 

我无法相信特异功能,最直接的原因是我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当时特异功能吵得最热闹时,背后的推手一直有国家特殊机关,包括军队与情报机构,还有一些为中央首长治病的机构,但从来没有我信任的人告诉我有什么真实的事例可以支持特异功能的存在。

 

你想啊,既然可以隔空发力,从封闭的盒子中取物,那你干脆帮我们从敌人的保险箱中取几份文件,节约一下全国几十亿的情报经费?也避免让我们冒生命危险或者肉体风险用美人计骗取文件嘛!可事实上,据我所知,这些特异功能在重要的可以留下纪录的大事上,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那么,为什么明知如此,还有那么多人相信气功大师与特异功能呢?这大概得从中国的文化入手,虽然西方尤其是前苏联也有过特异功能大师,但都没有中国搞得如此离谱。我们的先秦诸子百家那时候还强调个人悟道与个人主义,但之后的大一统之后,思想都被统一了,个人与个性都被消灭了,很多人就转向其他人尤其是神神叨叨的家伙寻求指引与寄托。

 

其次,中国表面上缺乏宗教,可小的信仰、迷信却无处不在,且不受约束,离谱发展。如果仔细对照一下,九十年代中国的气功大师扮演了西方神父与宗教领袖的某些角色,气功与特异功能堪称一些中国人的宗教。那些空虚的明星与官员内心其实需要宗教的滋润,但弄到最后却都拜在了特异功能人士的脚下。

 

还值得一提的是,气功大师虽然在神迹上都在骗,但他们却多少扮演了西方“心理咨询师”的角色。为一些名人出谋划策。要让那些名人去找普通的和平常人一样的心理咨询师,他们可能不愿意。但说到一位“神人”,他们就能放下身段了。

 

最后,任何一位成功的气功大师,几乎都是一个高级“会所”,就是一个政、商明星、名人交际网络中心,大师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帮他们牵线,互相介绍一些来找自己的官商名人们认识,从而也就“互相保护”了。

 

最明显的就是我那次接待的气功大师,大领导来见他,其实问身体健康的并不多,更多的是来问政治前程。他们是来请气功大师治政治病,而不是身体疾病的。

 

就在那次我知道了,同这位大师齐名的一位气功大师不久前被请到珠海,当时的市委书记深夜拜访气功大师时,一见面就跪下了,哀嚎“大师救我”。原来他正被中纪委调查,感觉自己的政治生命与小命都危在旦夕。气功大师就是他的马仔请来的。后来这位书记好像也化险为夷了。于是就传出了书记夜访气功大师抱住大腿高呼“大师救我”的传奇佳话。

 

一般来说,达到一定级别的领导,基本上就听不进逆耳忠言,甚至连亲信的话也不太当回事。我就亲眼看到过一些领导滑入泥潭,而他如果当初稍微能问一下我的意见,很可能会挽救他。可是,哪位领导会问我的意见呢?我既不是神棍,也不是气功大师啊。你看,这就是气功大师的作用。谁也不问一下,耳朵是用来听的,认识字有什么G8用?但只要有特异功能,就能保佑平安,即便你贪污了,违法乱纪了,也可以化险为夷。

 

据我的观察,官员们找气功大师,一般有两个目的,一是请他们发功保护自己,预测自己的前程,另外就是听逆耳忠言。气功大师的发功与忠言是否有作用,自然无人知道,再说,绝大多数贪官污吏是会平安无事的,如果他正好拜访过气功大师,很可能会被说成是特异功能帮了忙。气功大师,信则有,不信则无。

 

老杨头其实也一样。我虽然不会特异功能,但那些气功大师搞的其他一些把戏,我基本上都比他们强。例如,如果当初刘志军来求的是我,而不是什么气功大师,说真话,他只要听进我十分钟的说教,估计就会平安无事。当然,如果他小子不整天修铁路、睡女人,好好读完我的所有博文,等到时机成熟时,突然站出来,他小子很可能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可是现在呢,嘿嘿,他这辈子能活着出来的唯一希望就是有气功大师隔着监狱的高墙把他弄出来。

 

写完了,不许对我的文章皱眉头、做鬼脸,我都看得到的,小心老杨头我对你发功……

 

老杨头 2013.7.24

上一篇: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下一篇: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000)  评论数(8)
8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杨恒均简介:
从善如流、嫉恶如仇。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财经网网友:  老杨头充其量也就是个冒充神棍的小贩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财经网网友:  大师需要大托,大忽悠,大宣传。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michael_xgw:  戏子可以信,商人可以信,但官员就不该信这些了。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财经网网友:  老杨在大声点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财经网网友:  说不定气功大师会把他的心从监狱中暂时放出(在睡着时)。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财经网网友:  不错不错,哈哈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jzz:  小杨头听了5天大师随从的胡说而没有提出异议,就经受了考验。所以大师说小杨可以胜任大人物的 辅佐。
杨恒均:我看气功大师
财经网网友:  老杨也是神棍了 呵呵 发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