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三体,我本混沌,你別忽悠

2017-10-10 11:40:06
分类:未分类

-----信息第五方

教育三体,我本混沌,你別忽悠

汉《神异经》浑沌形象

“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 

——《庄子·应帝王》

先讲一个2000多年前流传的一个故事:说有三个上帝,一个叫有象,一个叫无形,一个叫浑沌。有象和无形家住在南边和北边,经常到住在中间的浑沌家做客。浑沌非常善良好客,弄得有象和无形总不好意思。两个人商量为这善良的白痴做点什么,有象和无形都长着鼻子耳朵眼睛,浑沌七窍未分化,有象和无形于是就帮忙用了七天七夜为浑沌凿出了七窍,等到第七天浑沌张开双眼,一下子就死了。

这个故事收录在《庄子》一书,只不过我用《庄子集解》将故事的两个主人公:忽和悠改了一下名字:有象和无形而已。由于有了庄子这个故事,后面就有了一个著名的词汇:忽悠,本意指好心办坏事,给人出主意让别人失去自我害死人。

这个故事用在教育界也是再合适不过的。家长无形,学校有象,学生质朴而又浑沌,好心的三者之间互相影响,害死人也是经常发生的。近来经常看到某著名大学的校长说:“学校不应该教学生知识”“大学不应该教任何技能”“真正的教育就是。。。”“为什么人文教育比科技重要得多”,除此之外,经常还会收到教师和学生家长转来的帖子《耶鲁大学校长怒斥。。》《哈佛大学为什么不。。》《教育就是。。。。》。我毫不怀疑这些帖子写的人如忽如悠充满善意,希望凿开未分化孩子的七窍,但是我更加怀疑,真的哪个傻帽按照这些去做了,还真的把孩子给害了。15年前热炒的诵经班在深圳今天接下来忽悠留下的恶果,那些孩子都长大了,睁开眼看到的不是春秋和唐宋,而是《芈月传》。

教育三体,我本混沌,你別忽悠
吴慈欣的作品的灾难,来自于半人马座的一个三体星球

雨果奖,是国际上科普的诺贝尔奖,被一个中国作家获得,他叫刘慈欣,《三体》是他的代表之作。在《三体》中,水电工程师吴慈欣写了一个具有三个太阳的遥远天体,这个天体由于有三个一模一样的太阳相互作用,毫无规律,文明发展总是受限,后来发现了只有一个太阳的地球文明发送的文明信号,决定征服地球,于是引发了三部曲。老实说,《三体》并不容易看懂,在充满了宇宙学、物理学、化学、数学、生物学、工程学的这部书,首先成为中国的畅销书,刘慈欣成为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前列,然后再有他获奖,本身就代表着中国教育的进步。《三体》中最基本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三个太阳地外文明就毫无规律这件事,其实很多人根本就没看懂。1900年,数学家希尔伯特提出了23个人类的数学难题,最著名的就是费马大定律和三体问题。简单地说,三体问题就是三个假设质量和形状一模一样的星体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自组织运行,知道初始条件后,能否知道后续的状态。300年来,三体问题难坏了无数科学家,三体毫无规律的运行状态使得科学家拿这个18阶微分方程束手无策。科学家只能得到三体问题的特例接以及近似解。特例解成为一种解决三体问题的模式,而近似解由于边界条件微妙差距会造成计算巨大偏差,被称为“CHAOS”.

事实上,CHAOS本身就是古希腊类似于浑沌的一个原始神,专业翻译也翻译成混沌。数学家李天岩在读博士期间,被自己导师误导解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题:三周期问题,也就是周期为三的数学函数会乱七八糟,只用2个星期就解出来了,后来发表在一个中学数学期刊上,没想到引发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学分支:混沌(CHAOS).三体问题也是一个数学上的混沌例子在物理学的表现。

教育三体,我本混沌,你別忽悠
三体的一个特解

如果说学校(教师)、家长、学生分别代表了吸引力大小一致的三种星体的话他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影响形成了教育。人性之间的关系式不像万有引力那么简单,近些年来的行为经济学家也在研究,总体来讲教育三体之间也是混沌的、不可预期的,千百年来,教育模式本身就是找到了不可预测的教育三体中的特例解,在学生、教师、家长是特例人群的时候,某种教育是可以示范的,是有一定规律的。然而,当我们谈一种教育的时候,不要忘记他们的特例场合和应用场景,离开三体的特例泛泛谈教育“耶鲁大学校长。。。”“教育不教。。。”这样的帖子就是耍流氓。

放在更加广泛的情景,没有特例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找到近似解,然而由于混沌和高度未分化,在有象和无形的作用下,孩子的特点又很混沌,预测成长成为一种高度风险的事情。

今天的教育,事实上并不像三体那么混沌,事实上还有政府(教育局)第四方的强势参与、还有信息及信息技术对学校、教师、学生高度的影响,这些影响并不会将教育变得更加复杂,就像4体、5体、4周期、5周期并不一定乱七八糟一样,政府的介入、信息的第四方、第五方力量的介入,教育高度秩序和高度结构化,教育规律更加清晰。

天宝元年,唐玄宗和杨贵妃见到了李白,惊为天人;宋仁宗嘉佑初年,刚刚面试过苏轼、苏辙兄弟的仁宗皇帝兴高采烈地对皇后说为子孙物色到2个宰相。其实无论李白还是苏氏兄弟,都生活在交通闭塞、教育落后的四川,学校和家长以及质朴的学子反而能发展出更多的形态态,反而这种高度“未分化”“混沌”“非结构化”使得当时的教育没有忽悠成这些天才。然而我们想,政府的作用、信息的作用,即使那个时候,也是至关重要的,也不存在纯粹的三体。

所谓创新不可预测,我本混沌,你别忽悠。

本文为《中国信息教育技术》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实力赛场下一篇: 代码已经成为文学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5)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魏忠简介:
博士后,上海海事大学副教授,卡内基梅隆大学高级访问学者&美国滑石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庚商智能教育(上海,苏州,西安,广东)执行董事,《校长》、《 西部教育》专栏作家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