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是浪、知识是岸、学生为船

2017-11-11 20:40:27
分类:未分类


----信息技术如何改变不同类型的教育

信息是浪、知识是岸、学生为船
这么好的学校,可惜关了。我关心的是,这些没有年级的学生如何融入传统学校?

201711月,2个标志性的消息在教师社交媒体热度较高:一是著名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境遇不佳,从过去的雄心勃勃,到不断降低预期;二是由扎克伯克投入巨资成立的特别创新学校ALTschool关闭了除了总部之外的所有校区。至此,这场源自2012年的红红烈烈的在线教育热潮的探索轰轰烈烈几年后,正式跌入深谷。事实上,端倪早已显现,从去年开始大规模的慕课建设就已经冷却,而2016年还热度不减的微课一词几年我再教师朋友圈一次也没见过了。

与在线教育的遇冷,朋友圈热传的另外一些消息正在持续加热:“信息技术改变了那么多行业,为什么教育变化这么少?“耶鲁大学不教知识”“清华大学不教任何就业的事情”,可以预见的是,比起在线教育的遇冷,这些说法也将更快冷却,那么,下一波热潮是什么呢?

在信息视角下,“教育”一词到底是什么呢?我试着用基础教育、职校、高校中教师、知识、信息、学生的关系,理一下思路。

基教是河,学生为船

既不能靠左岸,又不能靠右岸;

顺流时靠地势,逆流时用力牵.

这一轮在线教育的热潮其实来自高等教育,无论特龙、还是吴恩达、还是彼得蒂尔,最先对传统教育发起攻击的就是高等教育。而基础教育相对来说发展了几百年,无论学制还是内容还是教育方法,已经非常成熟。技术创新不能说不对基础教育有较大的改观,但是要想撼动成熟数百年的体系也非易事。信息对于基础教育来说,像河水,学生是河中的船,相对于海水,河水相对稳定、流向相当固定。知识是信息的两岸,教师要引导学生在信息的河中正确的流转,信息太多了要适当筛选、信息太乱了需要及时纠正、信息正确的时候要因势利导、信息负面的时候需要力挽狂澜。用这个角度看,扎克伯克用开军舰方法开河船,反而不如上海的各区教育信息中心的网络教研。也因此,英国反而向上海取经而不是纽约。

信息是浪、知识是岸、学生为船
教育技术也照样符合技术成熟度曲线,谷底意味着真正启动

有了上述的基础教育的分析,下面对于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分析就很容易理解了:

职教是湖,学生为舟

湖心与湖岸一般深浅,此案与彼岸围城一圈;

出发与到达没啥风险,撒网和捕鱼方见真传。

高教是海,学生为轮

出发时看不到彼岸,行进中找不回起点;

顺流时把握准星辰,逆流期需挂起风帆;

同样是教育,基础教育是相对稳定知识也相对固定,万变不离其宗;而职业教育更多的是应对技能和社会现实的分工的岗前素质教育。高等教育信息化冲击最大,因为回望不到起点,技术的发展也很有可能看不到彼岸。北京大学的郭文革教授认为,过去100年,影响教育思潮最大的两股势力一是“系统化教育思潮”,二是“在线教育思潮”,郭文革进而得出自己的结论,高等教育需要的是“大纲、活动、评价”。“大纲、活动、评价”,美国比中国好很多,然而这一轮美国高等教育改革或者说在线教育热潮,恰恰是要改革和颠覆这种做法。高等教育中的基础课程:高等数学、物理、化学等也问题不大,然而对于变化更大的专业课程和职业,“大纲”有可能是僵化的代名词、“活动”可能是瞎折腾、“评价”跟可能是攀比保守。

信息是浪、知识是岸、学生为船
自动吃饭机(1936,卓别林)不会有市场,但自动化会更加发达

一个真正具有信息素养的教师的体验,如余秋雨形容中年人一般,就会明白教科书式的教育教条十分可笑。一大摊子学生、科研、变动的知识,每个角落每时每刻都在涌现着新问题,除了敏锐而又细致地体察实际情况,实事求是地解开每一个症结,简直没有高谈阔论、把玩概念的余地。这时教育变得很空灵,除了隐隐然几条教育大原则,再也记不得更多的条令。我认为对于信息化在教育中的作用,这是一种极好的教育状态,既有很大的幅度,又有很大的弹性。

本文为《中国信息技术教育》杂志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代码已经成为文学下一篇: 没有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魏忠简介:
博士后,上海海事大学副教授,卡内基梅隆大学高级访问学者&美国滑石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庚商智能教育(上海,苏州,西安,广东)执行董事,《校长》、《 西部教育》专栏作家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