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之死与青铜器上的食人兽

2013-11-04 15:11:36
分类:未分类
蚩尤之死与青铜器上的食人兽

蚩尤之死与青铜器上的食人兽
  朱大可

  据西汉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帛书记载,在逮捕蚩尤(榆罔)之后,托“黄帝”之名的有能氏首领公孙氏用大木枷将其囚禁起来,又剥了他的皮做成箭垛,让天下百姓都来练习射箭;还剪下他的头发(在上古时,这是一种极大的羞辱)高高挂起来,叫做“蚩尤旗”,让老百姓远远望去都会感到恐惧;再把蚩尤的五脏六腑掏出来,用胃袋做成皮球,叫百姓都来踢球,看谁能把球弄进洞里去,据说,这就是全球足球的“第一起源”。

  在夺取盐池的同时,公孙氏还顺便拿下了盐业的下游产业——酿造业的生产和营销权。其中最著名的产品,也许就是全国畅销的苦菜酱。据马王堆出土的汉墓帛书记载,公孙氏心血来潮,把蚩尤的身体剁成肉碎,掺入苦菜酱里,强迫全体民众消费这批“御制产品”,以此炫示其不可挑战的神圣权力。就符号学的层级而言,这种酱菜是蔬菜(食物)与盐(调料)的合体,在加入蚩尤的身体之后,它成为更富于动物蛋白质的滋补品。这是仇恨能量的源泉。

  公孙氏为此向全体子民颁布最高指示说:你们不许触犯我的禁令,不许拒吃我赏赐的肉酱,不许制造动乱,不许违反我的政策办事。要是触犯禁令,要是偷偷倒掉我的人肉酱,要是蓄意制造动乱,要是不听我的话,要是大搞反革命行为,要是知错犯错,要是越过雷池,要是擅自改制让自己快活,要是你想怎样就怎样,要是我还没颁布命令就擅自用兵,请看蚩尤和共工之流的下场吧。

  公孙氏的铁血手段果然奏效了。蚩尤是所有反叛者中的最后一位。他的下场如此令人胆寒,以致心狠手辣的黄帝,此后再没有遇到像样的对手。尽管蚩尤死无葬身之地,但那些带血的木枷碎片,却散落在广阔的荒野上,化成美丽的枫树。每逢蚩尤遇难的秋天时节,枫叶都会变得鲜血一般殷红,犹如蚩尤含恨不屈的灵魂。

  这两场血战意义深远,因为它们不仅奠定了有能族的政治版图,也建构了华夏民族此后数千年的演出舞台。

  在蚩尤死后,官方和民间的叙事就全部倒向黄神,开始颠倒黑白起来。几乎所有的历史文献,都把战争原因归咎于蚩尤,还将其子民描述成凶残野蛮的一族。而事实却正好相反——信奉黄神的部族领袖,属于彪悍的西亚游牧种族,相反,蚩尤的信奉者,倒属于真正的东方农耕文明。但就其本质而言,东亚民族的历史叙事,大都是由游牧部族所掌控。经过这场大战,本土农业部落的命运遭到了不公正的设定。蚩尤的南方苗裔从此失去政治权力,始终爬行于被征服和奴役的底层。他们只能以每年祭神跳牛首舞的方式,寄托对蚩尤的哀思,而蚩尤亦被神化,成为牛首人身的战神,以雕像的形态,矗立于南方族群的寺庙,仿佛是一个保存昔日记忆的盒子。

  然而,遭遇嘲笑的不仅只是蚩尤,还包括他的前锋大将夸父。他被描述成一个不自量力追逐太阳的狂乱巨人,因逼近太阳而被活活渴死但这正好验证了夸父和烈山氏部族浴血奋战的场景。这个“日”并非自然界的太阳,而是被神化的有能氏军队的隐喻。夸父的军队,因黄神请来妖怪“旱魃”施行魔法,而陷入缺水的困境,最终彻底溃败。夸父被公孙氏砍去了头颅,竟然以两乳为眼,以肚脐为嘴,继续死战,直到被彻底击败为止。榆罔军团丢弃的长枪堆积如山,竖起来犹如密集的树林。这是何等悲壮的场景。在殷红色的落日余晖里,烈山氏士兵的鲜血,染红了天空和龟裂的大地。

  沿海岸线南下的蚩尤(榆罔)族群的残余,并非都是一些失败的流寇。他们以强力方式征服南方族群,但最终却因携带新的农耕、制陶和治玉技术而备受欢迎,成为“南蛮”的领导者,而死去的榆罔(蚩尤),则成为祖先神,以跟炎帝相同的“人身牛首”之法相,印刻在南方部落的各种祭品和饰物上,成为民众永恒敬拜和缅怀的神灵。广袤而富饶的南方,纠正了北方叙事的错误。但北方并非对此无动于衷。从两汉到宋代的文献里,时而会有关于北人祭奠蚩尤的记载。

  殷商猎人的食肉动物习俗,在盘踞中原之后,转化为热烈的烹煮潮流。他们利用庞大的鼎器来烧煮肉类祭品,而后由国王和贵族们自己分食。一种狂热的美食浪潮席卷整个帝国。而就在铜鼎的外缘,浇铸出一种叫做“饕餮”的妖魔。它似乎在向饕餮者发出警告,不要过度贪婪。这是殷人精神分裂的结果——一方面放纵美食,一方面又在自我劝诫,约束自己的行为。而殷人的神似乎对此并不在意。他们喜悦地接纳了牺牲品,而后又默不作声地容忍着献祭者的贪欲。鼎首先要表达吃(占有粮食)的权力,而后才成为政教权力的象征。

  另外一种见解,则将饕餮与被砍头的蚩尤联系起来。把蚩尤的首级浇铸在青铜器的表面,是战争祭祀仪式的重要环节,其中包含着明显的巫术意义,它要传递一种胜利的能量与信息,并向所谓“贪虐者”发出严厉警告。

  就发音而言,饕餮的原型可能来自巴比伦恶魔胡瓦瓦,它的丑脸仿佛由一堆肠子组成,并在其下部堆叠成一个带有牙齿的嘴形。巴比伦的算命师用它来占卜未来。已知出土的胡瓦瓦雕像高3英寸,背面有一句残缺的警告语:“如果内脏看起来像胡瓦瓦的脸……”这种肠卜法此后曾盛行于古罗马,叫做Aruspicy。在祭神的仪式结束后,祭司会剖开祭牲的肚子,观看肠子和肝脏的形状,由此来判断吉凶祸福。专门从事这种肠卜的祭司叫做肠卜僧,他们有时也会用闪电的图形来进行占卜。而肠子属于“饕餮器官体系”的一部分。它以丑陋诡异的造型,汇入了妖魔化蚩尤的历史潮流。

  原载:东方早报 艺术评论周刊  2013年11月04日

本文题图:大神蚩尤(朱大可工作室)

古琴曲:流水(巫娜演奏)

上一篇: 中国大众娱乐的过去和未来…下一篇: 朱大可:饕餮狂欢的世界版图…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5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大可简介:
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著名文化学者、批评家和随笔作家。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