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现在必须从供给侧培育三大经济新动力

2018-01-03 11:40:09
分类:未分类

12月15日,主题为“美好生活•美好家园•美好中国”的全联房地产商会2017年会在北京召开。

在开场演讲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系经济学家吴敬琏的弟子),发表了关于十九大后企业如何面临新的经济形势的演讲。

李佐军认为当前的经济形势可以用六句话来概括:增长先探底后反弹、价格走势平稳、经济结构继续优化、经济增长功能加速转换、经济泡沫或者风险加速排除或者挤出、经济增长总体偏紧。他认为解决办法是:认清新形势、抓住新机遇、培育新意识、找准新定位等。

以下为李佐军的演讲内容:

所谓经济形势先探底后反弹,这需要将时间拉长来看,第一阶段,1978年到2010年,这个阶段经济高速度增长,年均增速9.8%;2010年到2020年,经济增速换档阶段;2020年到2050年,经济中低速增长,同时也是高质量发展阶段。

而具体来看2010年到2020年这10年,可以分为三个小阶段:第一小阶段是2010年到2016年,第二小阶段是2017年,然后是2017年以后的三年。2010年到2016年中国经济总体处于增速换档的过程中,GDP增速从2010年的10.6%到2011年9.5%,从2012年7.9%到2013年7.8%,从2014年7.3%到2015年6.9%,最后2016年是6.7%。

再来看2017年, 2017年经济总的表现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表现超出预期。

关于2017年中国经济是不是已经探底了,今年一季度、二季度数据出来之后,很多人在争论这个问题,一派观点说中国经济已经探底,下降阶段已经结束了,开始进入新周期、新阶段;还有一派观点说,中国经济今年的一些数据反弹,没有改变整体下行的大势,中国经济继续面临下行压力。

这两派观点哪一派更符合实际呢?我们要分析一下,究竟哪些原因造成了中国经济的反弹,这些原因到底可不可持续?如果可持续,那么中国经济已经探底,我个人认为经济好转的原因有五:

第一、出口大幅度反转。

第二、PPP带来了基础设施、公共设施投资的增加。

第三、去年房价上涨带来的滞后效应使得今年的房地产投资仍然比较高。

第四、信贷投放仍然比较多。

第五、新动能的增长。

我们要分析一下这五个原因可不可以持续,先看第一个出口,今年下半年增速开始往下,而且最近美国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有些国家又开始针对中国反倾销,可能使得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出口比不上今年上半年,当然比前几年稍微好一些。

通过PPP行不行呢?PPP已经开始被规范了。

通过高房价行不行呢?一二线城市已经调控,下一步也要轮到三四线城市了。

通过新增贷款释放呢?我们要继续讲一下金融管控,去杠杆、挤泡沫。所以也有点不可持续性。

这么来看,可持续的就是新功能。培育壮大新功能,加快新旧功能的转换,要实现它有一个过程,综合来看,中国经济目前尚未探底,继续面临下行压力。

十九大特别强调,我们要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就是要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就是要让经济软着陆,要使未来站在一个坚实的基地上,而不是在泡沫上。

所谓价格总体平稳,不管CPI、PPI还是其他具体的价格,总体是相对稳定,PPI已经扭转了从2012年4月份到2016年9月份连续54个月负增长的态势,从去年10月份开始变成正增长,今年PPI大部分都在5%、6%以上,后面一段时间整体来说,PPI比今年要低一点,但是比前几年负的肯定好一些,总体来说是比较平稳的态势,这是很好的。

所谓经济结构继续优化,为什么经济结构会继续优化?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经济下行会倒逼结构优化。第二个原因是新动能增长的推动。

结构优化一个表现就是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在保持增长,因为投资和出口的贡献率相对下降,消费的贡献率相对上升,这是我们所希望的。第二个方面的结构优化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进一步上升,2013年开始服务业占比达到46.1%,2014年达到了48.2%,2015年50.5%,2016年是51.6%,2017年52.3%。

第三个方面就是城镇化率继续上升。城镇化率自2011年开始达到了50%以上,2014年达到54.77%,2015年56.1%,2016年57.3%,2017年58%以上,最近连续5年连续每年以1.2%提高城镇化率,这也是结构优化的表现。

所谓经济增长动能加剧转换。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经济主要靠三个旧功能,第一是三驾马车,第二是大规模要素投放投入,第三是GDP导向的制度安排,尤其是杠杆制度化来拉动增长。

现在必须从供给侧培育三大新动力: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制度变革就是指改革;结构优化就是指新兴工业化、新兴城镇化、区域结构一体化、国际化;要素进步就是技术进步、信息化、知识增长等。

这三大发动机是新一届领导强调的改革、转型、创新这三个方面。目前和今后一段时间面临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推进新旧功能的结构转换,我们能否跨入中等收入陷阱在此一举。

作者:李佐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来源:《经济观察报》

上一篇: 2017年12月27日下一篇: 《中国创新火花为何点燃》引关注…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佐军简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