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天团——共青团

2017-04-14 16:42:06
分类:未分类
团派是如何成为互联网爱国阵营领袖的?

“2013年12月27日,毛主席诞辰纪念日后的第一天,共青团中央进驻微博,由此展开捍卫我们舆论主动权,保障我们言论自由的阵地战。也许当时的人并不会认为这件事情具有划时代的意义。”——2017年2月,有网友在共青团中央第一条微博下方这样评论到。

自以共青团中央为代表的“团派”横空出世三年多以来,中国的公共舆论场早已乾坤倒转、沧海桑田——从“红旗还能打多久”到“征途是星辰大海”,从“64%网友表示下辈子不做中国人”到“此生无悔入华夏,来生愿在种花家”。曾经把持舆论场的旧势力,要么龟缩海外,要么钻营淘宝,还有不少名字已经无法查找,空余那句“发微博犹如皇帝上朝”的呓语,供新势力嘲笑。

对于一个13年底才开通微博及微信公号,16年底才注册知乎,17年初正式开始玩B站,接下来准备开通QQ空间的ID来说,共青团中央的成功范式颇为另类。这个拥有8800万成员的群众组织,历经不断摸索后终于找准了发力点——将自己塑造为人格化偶像。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

如今,无论是体制的反对者还是支持者,都默认接受了“小粉红”一词。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曾出过一个数据策划,叫《小粉红是如何崛起的》,并将该词定义为“网络爱国青年的泛称……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对体制的捍卫”。

然而在小粉红流行之前,曾有一个在体制反对者中更朗朗上口的表达方式——“国旗婊”。该词由如今早已不见踪迹的“灰鸽子银水”于2013年8月创造,看到这三个字就不难感受到那个时间段的公共舆论风向。据说曾有女留学生上传在国外手持国旗照片,并引来一些女生的效仿,然而以体制反对者为代表的旧势力用扑天盖地的“国旗婊”,将这些女孩喷得纷纷删博。

共青团中央开通微博之后,曾试图扭转这一局面。2014年国庆前夕,共青团开展了“我和国旗合个影”活动,号召爱国要大胆不要含蓄。这也是团派第一次试图主导网络舆论,然而除了人民日报等官微、点子正雷希颖等体制支持者的捧场外,活动本身并未影响到其它圈层,舆论主战场的调性亦未受到影响,至今还可以看到团派微博下方各种讽刺批评。

然而谁也没想到,奇迹会来得这么快。

2015年1月28日,艺人韩庚在微博晒出自己在人民大会堂国徽下的自拍照。令人意外的是,在那个“明星公开说爱国都会被骂”的年份里,韩庚的爱国自拍竟然几乎没招来任何反对和质疑,评论区充斥着国旗和红心的表情——“这种大规模的正能量发言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共青团中央在1小时后也加入到了转发队伍中,甚至早于大多娱乐媒体。最终,该微博几经爱国节点,至今转发已高达3.4万。

后来,团中央宣传部新媒体处处长吴德祖在一次培训分享中感慨到:“于是我们总结出一个道理,能打败公知脑残粉的,只有偶像的脑残粉。”

不得不说,历经620(习近平与团中央新班子讲话)、819(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讲话)之后,共青团对于宣传阵地的嗅觉已经比其它国字头机构更为敏感——2015年的腊月二十九,吴德祖拿到央视春晚的正式节目单后失望不已:“最终还是没有韩庚、TFboys、鹿晗、吴亦凡这些新生代青少年偶像的节目。难道真是节目满了装不下?我看,还是不够真正了解现在的孩子们最喜欢的偶像,缺乏解放思想、勇于创新的勇气。因为不够青春,会大失分!”

吴德祖的愤懑很快变成了行动。同年5月4日青年节,韩庚与TFboys队长王俊凯共同站在人民大会堂前,作为代表参加了共青团中央组织的“传播青春正能量”优秀青年座谈会。一同与会的除了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外,还有日后将成为周小平妻子的歌手王芳。(到了2016年,代表中还增加了领导帝吧出征的“赵日天233号”、爱国道长梁兴扬,以及对霍建华说“牢记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靳东)



会后,看着韩庚和王俊凯在国旗后的笑脸,众多“亲妈粉”高呼“王俊凯啊,谢谢你教会了我少年偶像的意义!少年强则国强!”刹那间,国旗婊的拥趸在近11万条粉丝评论的洪流中,彻底迷失了身影。

彼时共青团宣传部工作人员的心情,或许正如2017年最时髦的爱国话术——“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

TG暖暖的

尝到了偶像的甜头后,团派迅速抛弃了固有的文宣策略。除了收编周小平之外,还组建了一个涵盖资本、艺人、写手、制作方、平台方的“爱国者联萌”,出产多种以浓烈情感来唤起集体共鸣的爱国产品,而该策略已经被《那年那兔》证明可行。(延伸阅读:《从愤怒到感动:“互联网+爱国”的星辰大海》

国家面前无偶像,粉丝面前无身段。为了能够放下原本严肃正统的面孔,受到互联网原住民真正的接纳,“团团”决定全面萌化自己的内容属性。一个标志性的举动是,在建党95周年当天,共青团中央推送了“史上最萌红歌”——《TG暖暖的》



TG,即“土共”的拼音缩写,意指中国共产党,是上古时期几大军事论坛流传下来的黑话。在体制支持者口中,TG有蠢萌感,而在体制反对者口中,TG则有泥腿子执政的意味。总之是一个容易偏贬义的词汇,本属于官方绝不会碰触的网络语言。

然而当团中央官微发出“TG”时,无论B站还是双微端的网民仿佛都收到了黑话切口,此前从未有一个国家性质的机构会用“有点土”这样的歌词来形容执政党,如此江湖又略带自嘲的表达方式,让“团团”完成了关键一跃——从一个网络ID,进化为一个具有人格属性的魅力体。用娱乐圈的行话说就是,共青团中央已经开始“卖人设”了。



《TG暖暖的》在创意上其实并不新奇,这种以动漫视频+改编唱词混编而成的“萌系爱国视频”此前早已在坊间开花结果。而追根溯源,正如花千芳凭借从日本作家田中芳树书中摘抄的“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走红一般,此类“萌系爱国视频”最早也来自日本Niconico动画网站——中国AB站的始祖。

2011年9月17日,一首名为《千本樱》的电脑合音单曲登上Niconico,这首日后斩获1000万播放量的神曲,歌颂了二二六兵变中泰然面对死亡的少壮派军官:“少年少女战国无双,钢铁牢笼大开盛宴,断头台上俯视众生”。全曲节奏明快,自带燃属性,同人插图为军服卡通少女,击中的全是宅众软肋,因此迅速流行。



仅仅两个月后,一首名为《千本共》的中文翻唱视频便上传到了A站,作词者“羽神比肩”在被千本樱燃到后,认为“当初为了新中国为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理想所怀揣的一腔热血不应该被遗忘”,愤而下笔,创作了千本樱所有国内翻唱中最著名的一首——

马叔创立共有,工人从此昂首。

万恶资本阶级,迎来寒秋。

唯物哲学世界拯救,阶级斗争人间潮流。

普天之下谁人敢秀,镰刀斧头。

随后,马克思主义哲学贴吧继承了《千本共》中“马叔创立共有”的精神,于2014年创作了红色神曲《马哲有点甜》,被评为“没有一个非共产主义者能听完这首歌,因为所有人听完后都会成为共产主义者”。尤其是随后二次改编的“苏修版”传唱更广——

你也无所奈何,冷眼神鬼牛蛇。

革命理想不让青春蹉跎。

你在冰海千丈绝不倒下的列宁格勒。

我在拼死捍卫钢铁碰撞的库尔斯克。

果实绝不被篡夺,背后就是莫斯科。

于是,当2016年团中央下属的“青微工作室”制作《TG暖暖的》视频时,在片尾字幕中特意鸣谢了“马哲有点甜制作委员会”。原因在于,《TG暖暖的》的前奏曲与《马哲有点甜》的主题曲同为汪苏泷的《有点甜》,可以看出这是又一次衣钵传承的过程。

这期间,“爱国者联萌”中的其它成员也贡献了许多高票作品。比如周小平任导演,纪念周恩来逝世41周年的《今日中国,如你所愿》;独家网出品,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爷爷去哪儿》;四月传媒与天府事变联合出品的《This is China》;青年力网与读家传媒联合出品,纪念中美南海撞机15周年的《你在何地?请返航!》 等。

随着爱国资本的不断高涨,以观察者网、独家网、西征网、观海网、青年力网、海疆在线、察网等为代表的爱国媒体群紧密团结在共青团中央周围,打造了大量爱国内容产品,视频每次发上B站,弹幕中都是一水的“团费已交”。坐拥7.2万个微博、2.1万个微信公众号,以及周小平、饶谨等众多第三方力量,团派卖人设产品的最终目的非常明确——“他们认同了团团,就认同了党嘛。”

有本事删除团团的发言啊

在公共舆论场上,欲成大V者可以不帅,可以没钱,甚至可以树敌众多,但唯有一点是绝不可缺少的,那就是怼人的能力。每一份话语权都建立在口诛笔伐的基础上,是为社交媒体公理。

而共青团欲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青年偶像,也不能越过这一步。事实上,共青团很早就参与了网络撕逼。

2015年4月17日,加多宝与作业本的“烧烤”广告引发愤怒,共青团发布调查,质问加多宝是否应当向青年道歉。但本次事件中,共青团的作用仅仅是一个第三方声音,没有进入到主战场。

2015年9月21日,共青团迎来了上微博后的第一个大考:当共青团中央发表“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旗帜”言论后,超级大V任志强转发了一句“曾经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此后双方你来我往,互发长文,团中央宣传部长景临更是亲自出马。然而尴尬的是,网络主流声音依然站在任志强一方,甚至任大炮文章的互动数量也比团中央的要好。还没掌握网络斗争精髓的共青团,一上来就碰到Boss,出师不利已成定局。

转年到了2016年1月,帝吧出征蓄势待发。由于官方此前在周子瑜事件中表态不明,甚至有删贴举动,当共青团官微发布“台湾当归”图片时,网友深受鼓舞。随后的“红军不怕远征难”、“90后,相信你们”、“两岸青年文化交流展”一系列微博,更是大举收割粉丝。正是在这次活动中,网友给共青团中央正式起了爱称“团团”。



接下来,就是共青团扬名立万的一战了。一篇20万转发的文章不仅把赵薇摁得不敢抬头,还连带制造了#赵薇删贴激怒共青团中央#的热门话题。以至于后人在审视赵薇戴立忍事件时,共青团是个无法回避的重要存在。而团派也终于在不断摸索中,找到了自己在网络斗争中的最佳定位——包青天。



习近平不是说过嘛,“使团组织成为广大青年遇到困难时想得起、找得到、靠得住的力量。”共青团中央立刻活学活用,在入驻知乎的第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也许,你会因为在网上仗义执言而被称为‘小粉红’‘阿共仔网军’而感慨或愤懑。”通过这样的身份认同建设,共青团已经彻底成为了爱国青年的利益代言人、吃亏或愤慨之后第一个需要@的ID。

于是,当共青团发表“我和祖国谈恋爱”的微博后,有人评价“这是微博历史上最令人绝望的帖子之一”,共青团立刻转发回怼“我就是喜欢看你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于是,共青团在B站点击量最高的视频不是爱国宣传,而是《敖厂长疑似“被人威胁”事件全记录》——敖厂长是B站最著名的游戏类UP主,因疑似被某游戏厂商威胁而被迫删除视频,共青团的撑腰瞬间点燃了B站,“有本事威胁团团删视频!”

于是,共青团在知乎的高赞答案是这样的——“坚决支持被学校报复的举报学生维权、丈夫性侵自己的11岁侄女已截图移交网警、痛仰乐队支持大麻去罪化是缺乏良知、杨永信之举已经在我团起草的未成年网络保护条例中有规定、未成年人性侵我们不会坐视不管、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已经移交全国妇联……”

有网友评价“知乎早晚会变成不少群众来网上讨说法的网络上访中心。现在看来,共青团的入驻实际上进一步加速了这一过程。”

结语

以最新出炉的2017年2月微博政务指数排行榜为例,TOP10的政务微博中有4个来自团派组织,共青团中央更是蝉联冠军,力压“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平安北京”等超人气官微。

随着“1050工程”“青微工程”的接连实行,团派的内外部力量都已今非昔比。而随着艺人代言——萌系爱国——网上青天的三步曲打造,共青团的偶像人设更是坚不可破。如今,再没有任何一家机构或个人,能在体制舆论战场上与共青团掰手腕。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段子——

某人曾把一道考试题目发到微博上,内容是“齐天大圣作战一旦吃紧,便从身上拔一撮猴毛,吹出一大群小猴子来参加战斗。21世纪的今天,科学却能把这神话变成现实,这就是___”

有人转发到:“@共青团中央”。

上一篇: 母亲苏银霞早已踏上不可逆的深渊…下一篇: 哪里的人最怕老婆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76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伯通简介:
技校精英 码字民工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