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中不担心人口爆炸

2015-03-28 13:40:13
分类:未分类
这是为布朗新近小说《地狱》写的书评,原标题是《又一本布朗式小说》,自从我皈依标题党之后,觉得过去的文章的标题都low暴了,包括这篇。

天堂中不担心人口爆炸  

又天堂中不担心人口爆炸

李淼

 一位成功的作家,他的名字等同于他的作品,也就是说,与众不同,有自己的品牌。畅销或不畅销不是唯一的判据,前者不过说明较多的读者的喜欢这一口,后者有可能与作者的独特性相关,读者少的作品品味独特,一时半会读者还不能适应。布朗是那种让读者渐渐适应他的作者。

布朗当然是畅销作家,不论在英文世界还是在其作品被翻译了的语言世界。布朗是一个独特的品牌,等同于《达芬奇密码》,或者《失落的密符》、《天使与魔鬼》、《骗局》和《数字城堡》中的任何一部。最近,这个单子中又添加了一部,《地狱》。我有幸既读了原文版又读了即将出版的中文版。可以说,《地狱》让原本就喜欢布朗小说的人又多了一部体验阅读快感的小说。 

布朗的六部小说分为两类,一类与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有关,一类与他无关。当然,兰登查无此人,这和布朗声称确实存在的郇山隐修会不一样。与兰登有关的小说有《天使与魔鬼》、《达芬奇密码》、《失落的秘符》以及今年五月新出的《地狱》。两部与兰登无关的小说,《数字城堡》是布朗的处女作,《骗局》是他的第三部小说。

作为处女作,《数字城堡》的书写方式还有点嫩,但布朗式的技术流悬疑已经显露,密码学也第一次在他的小说中出现了。有了《数字城堡》和第一部以兰登为主角的《天使与魔鬼》垫底,《骗局》就成熟多了,与《数字城堡》一样,这部小说里没有出现兰登,却涉及政治。 

毫无疑问,更为读者熟知的是《达芬奇密码》,这部书本来已经畅销,在电影之后,就更加畅销了。兰登的系列小说,几乎无一例外地涉及宗教、艺术、符号学和科学。如果说《达芬奇密码》借助了数一数数二的大艺术家兼科学家达芬奇,那么,最新小说《地狱》就借助了数一数二的大文学家但丁。《地狱篇》,本来就是但丁的长诗《神曲》中的一部。

《达芬奇密码》故事发生的主要背景是艺术圣地巴黎,而《地狱》故事发生的主要背景是另一个艺术圣地佛罗伦萨。我年轻时到过佛罗伦萨,也去过小说中提到的几个主要博物馆,例如大卫像所在的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那年,我去佛罗伦萨参加一个量子引力研讨会,住处是一个很有艺术情调的小酒店——这个城市就不存在没有艺术情调的地方。如果我记得不错,我还去了当时在这个城市学习艺术的雕塑家黄黑妮,她是黄永玉的女儿,有个台湾男友。巧合的是,那一年我们每个人的灵魂也处在某种地狱中。我并没有熟读但丁,也就错过了与他有关的地方,例如小说《地狱》中提到的圣约翰洗礼堂 

阅读布朗的新作,就像阅读一本佛罗伦萨旅行指南,一部艺术史,当然,这是一本充满悬疑的旅行指南,一部充满惊险的艺术史。在读过大半部作品之后,我们深陷布朗设置的陷阱中,就像兰登深陷女主角西恩娜的陷阱中。直到全书过了三分之二,在我们跟随兰登和西恩娜旅行了第二个城市威尼斯之后,一直敌对的双方合流成一方,读者才开始若明若暗地思考——你必须足够聪明才会这样做:西恩娜到底是什么人?

再到后来,本书真正的主角、已经自杀了的瑞士亿万富翁贝特朗·佐布里斯特的计划才慢慢浮出水面。这是一位天才生物化学家,开创了生殖系细胞控制研究,对人类的迅猛繁殖和物质文化的发展深感不安。他发现,如果人类不停止发展,历史将很快到达引爆点,他深信必须有一个类似中世纪末黑死病的那种灾变使得人类在冲出悬崖之前勒住马。于是他就发明了一种病毒,并开始与世界卫生组织周旋。 

我想,布朗是站在佐布里斯特以及他的学生暨情人西恩娜一边的,认为人类的确处于地狱的入口。我非常喜欢书前的引语:“地狱中最黑暗的地方是为那些在道德危机时刻不分黑白的人准备的。”在中国,眼下这是一句非常应景的话。

本来,我并不知道布朗的新书已经出版。暑假中我儿子从美国回来,带着一本《地狱》,我偶然看到,打开就读。在此之前,我很久不读英文原著了。阅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我找到了当年阅读迈克尔·克莱顿高科技惊险小说和汤姆·克兰西军事小说欲罢不能的感觉。与克莱顿和克兰西的小说不同的是,布朗的小说更有技术含量,涉及的文化领域更多。因此有人说,布朗的小说使得严肃文学与通俗文学合流。现在,中文版《地狱》即将出版,布朗迷们等着过瘾吧。

我一直想,谁要能写出中国文化版本的《达·芬奇密码》就好了。现在想,谁要能写出布朗式中国本土小说就好了。我对中国版的类似小说是这样设想的:用主导中国历史的儒教来代替基督教,用历史上各种传奇人物如董仲舒、朱熹和王阳明代替达芬奇和牛顿,用某个臆造的至今还存在的神秘组织代替郇山隐修会,用某位著名教授代替基督的骨血传人奈芙。然后,两岸三地的警察、著名专家都介入了一场惊天的事变,或谋杀。

这个设想只能是《达·芬奇密码》的拙劣戏仿。虽然是戏仿,由于它涉及到中国的很多秘辛想,要出版并不容易。

其实,我有一个更为大胆的设想:儒教在今天的中国已经式微,不如用又开始流行的佛教或佛学,释迦摩尼绝对可以代替耶稣,而释迦摩尼也确实有传说中的后代。然 后,中原佛教,藏传佛教,你能想到的各种流派都编入故事。这样的故事,经过改头换面,应该能成为不亚于《达·芬奇密码》的惊人的小说。不过,它更难出版。

最近在成都参加科幻活动,遇到刘慈欣和韩松,我又一次提出这个设想。韩松老师总是那么正能量,脸上挂着韩松式的微笑对我说:“李老师,未来你不仅是中国的卡尔·萨根,你还是中国的丹·布朗。”

(还等着干什么点击赏字)

 
上一篇: 智商的神话下一篇: 宇宙从哪里来 第二章 果真有个…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淼简介:
男,1962年10月出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交叉学科理论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包括超弦理论、量子引力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