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文青的开场白

2015-12-08 19:47:31
分类:未分类
一个老文青的开场白一个老文青的开场白
李淼这就开始给北晚写专栏了,有点不敢相信。搁在十年前,我会兴奋得睡不好。现在不会了,我本来就睡不好,年纪大了的缘故。当然,若是三十年前,我会成为自己的偶像,毕竟北晚在八十年代风头无两。我还记得当年在北大图书馆,北晚被贴在橱窗里,被订不起报纸的学生围着看的景象:一个人看完了,后面的人赶紧补入人墙。北晚当年的小说和专栏类的文章对读者有巨大的吸引力,这很自然,那时,任何带有新思想新观点的作品对我们这些被封闭了多年的人来说都是巨大的冲击,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开脑洞。当年的一些小说在今天看来很幼稚,例如刘心武的《班主任》。以回忆开始,是一个人老了的标志。我在新书《想象另一种可能》的序中提到近年来我心心念念一直向往的生活,那就是丢掉日常的压力,自由自在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同时还能进行适合中老年人的创造性工作,比如写作,比如思考我们这个经济和科技发展迅速同时高度紧张社会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写诗,听音乐。北晚现在给了我这个平台,似乎将我的计划提前了。过去,在腾讯大家我会写一些科学话题,写一些从科学角度派生出来的对社会以及历史的一些思考。最近让我自鸣得意的一篇文章是《历史是偶然的》,这篇文章中的观点企图颠覆我们的历史观,认为历史上的一些重大转折来源于一些不可预测、同时表面看上去是十分微小的事件。如果未来有机会,我打算做一个系统的思考和研究,将这个观点发展成一个自洽的历史观。另外,我还在《南都周刊》写一些更加自由的小文章,从健身谈到衣着再谈到恋爱婚嫁,我的出发点可能有些与众不同,比更加流行的视角理性一些。那么,我打算在北晚写点什么话题呢?初步打算多写点文艺方面的文章,谈谈诗歌和小说,谈谈电影,甚至谈谈音乐。不过,如果仅仅这么做与别人的关于文学艺术的写作有什么区别?既然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将我看成是一个跨界的人,我努努力,看看是否可以从我的特殊角度谈小说诗歌以及其他话题。我并不打算将这个专栏写成一个文学专栏,也许,这个专栏会成为一个老文青的思想实验室,看看我们能否将科学,文学,甚至时尚归拢到一起来,所有这些文化分支原本就是一棵大树上的枝干,是这个无限幸运的蓝色星球上的无限幸运的人类创造出来的平行世界。科学让人理性,用有条理的方式看待世界;文学让人得到安慰,用感性的方式理顺自己的内心世界;宗教也并非像我们一向以为的那样完全无稽,人类毕竟需要思考一些科学暂时无法回答的终极问题,并且,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有必要有权利寻找自己的精神寄托;健身和时尚呢?看起来好像是我们时代的新事物,其实不然,古希腊人之所以成为诗人奥登口中最文明人的原因就是他们既健康又时尚。日常工作做多了,就会成为一种负担,后现代社会的紧张节奏让越来越多的人失眠,身体亚健康,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财务自由,早日脱离生活压力,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北晚的专栏将成为一片让我暂时得到休憩的园地,写这种专栏不会像很多“专栏作家”那样觉得是一种应该拖延到最后的不得不做的事。有好多好多我想了解的事物,比如电影的制作,比如我们在近未来的衣食住行的方式。也有好多好多我想做的事,比如写一个科幻电影剧本,比如写一篇情感小说。也许,在写这个专栏的过程中,我会得到一些机会去学习,甚至得到灵感。


一个老文青的开场白
上一篇: 一个老文青的开场白下一篇: 我看好中国,所以我看好一切…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淼简介:
男,1962年10月出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交叉学科理论研究中心教授,研究方向包括超弦理论、量子引力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