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许骥 2014-09-24 12:40:16
分类: 未分类

我爱你,关你什么事?许骥是谁?江湖上流传多篇文章,其实都出自许骥之手——例如《在香港生活养成的60个“坏习惯”》,以及用全国30多家书店名称“串联”而成的打油诗,还有“我爸是李敖”等许多坊间流传的段子。对于著作权不明这件事,许骥说:“互联网时代,不就是这样的吗?那些打击盗版的人,太low逼了。”想象中的许骥——从他的文章中得到的印象,桀骜不驯、狂......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4-09-02 21:40:13
分类: 未分类

甲午战争是怎样从朝鲜烧起来的?为什么日本没有底气?日本怎样摸清中国不堪一击的底细?为什么要自掏腰包上战场?为什么清军人数多少都不知道?谁最早揭发旅顺口大屠杀的真相?为什么赢了媒体战争就赢了一半?欢迎收本期节目。【原来酱紫】是一个「颠覆常识,找寻共识」的练脑脱口秀,一言堂,二把刀,毁三观。郑重承诺:绝不理性客观中立。在茫茫人海中,发现独具慧眼......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4-08-20 08:40:13
分类: 未分类

中国大妈为什么朝日本女优扔臭鸡蛋?为什么看AV等于反日?为什么中国人单挑最后变群架?苍井空有怎样的发迹史?什么是“新四大文明古国”?为什么中国愤青是种难以理解的生物?为什么违法和犯罪是不同的概念?欢迎收听本期节目。【原来酱紫】是一个「颠覆常识,找寻共识」的练脑脱口秀,一言堂,二把刀,毁三观。郑重承诺:绝不理性客观中立。在茫茫人海中,发现独具慧......

阅读数(2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4-08-13 09:40:19
分类: 未分类

为什么可口可乐CEO沦落贫民窟?为什么香港市中心有贫民窟?香港的贫民窟有哪些?为什么重庆大厦不算是香港的一部分?贫民窟怎样参与全球经济连接?为什么拆掉唐家岭不能解决蚁族问题?为什么贫民窟有利于创业?欢迎收听本期节目。【原来酱紫】是一个「颠覆常识,找寻共识」的练脑脱口秀,一言堂,二把刀,毁三观。郑重承诺:绝不理性客观中立。在茫茫人海中,发现独具慧......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4-08-06 17:40:24
分类: 未分类

【原来酱紫】002. 为什么动物保护没必要?为什么今天的动物和一百年前的女人一样?为什么和尚不吃素?为什么黑人被当成动物?为什么美国总统和黑奴通奸?为什么动物平权是在帮助人类自身?为什么吃素保护动物是个笨方法?怎样才能既不吃素又保护动物?欢迎收听本期节目。【原来酱紫】是一个「颠覆常识,找寻共识」的练脑脱口秀,一言堂,二把刀,毁三观。郑重承诺:绝不......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4-08-01 12:40:16
分类: 未分类

【原来酱紫】001.为什么好人根本不存在?什么是路西法效应?为什么两大影帝参演小成本电影?一套制服是怎样制服一个人的?为什么说觉得自己是好人只是幻觉?为什么美国教授拒绝回答华人学者的问题?为什么仅有常识是不够的?为什么共识比常识还重要?欢迎收听本期节目。【原来酱紫】是一个「颠覆常识,找寻共识」的脱口秀,一言堂,二把刀,毁三观。郑重承诺:绝不理性......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7-29 21:11:42
分类: 未分类

 何謂一代香港人? 文/許驥 香港在不久的未來勢必會成為一門顯學。從目前的種種現狀來看,關於香港的討論已經越來越多,網上對香港的討論也越來越熱烈。這些討論不會僅僅停留於漫無邊際的爭吵,而會轉變成學術、理論層面的認真研究,這是我所深信不疑的。而在此之前,一些誤解則似乎只能用寬容以及耐心來融化了。不過,我在參與各類網上關於香港的討論時,......

阅读数(2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6-24 19:11:15
分类: 未分类

世界多小啊——序柴路得《不存在的旅行》 夜晚,灣仔,在我最喜歡的一間酒吧裡,柴路得告訴我,關於她的城市。攀枝花,一座因為擁有豐富的礦藏資源,硬生生造出來的城市。柴路得跟我解釋為什麼身為四川人的她,四川話說的卻不好:「因為我從小身邊全都是來自外地的人。」我想起王小帥導演的電影《我十一》,那個故事也發生在四川,山裡有個「小聯合國」(柴路得在......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6-09 20:10:59
分类: 未分类

我们一定是做对了什么文●许骥(媒体人)严飞和我是两种不同的人。他从小就是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我猜长了一张娃娃脸的他,一定也是老师的宠儿。他从复旦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博士。而我则正好相反,从小成绩就不好,淘气捣蛋,唯恐班级不乱,上大学的时候吊儿郎当。但严飞和我阴差阳错在香港成为朋友,我们都是这座城市的外来者。之所以能够成为朋......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6-03 00:12:41
分类: 未分类

【第一輯】《虛齒記》,曹疏影著當當: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591969#ddclick?act=click&pos=22591969_0_2_q&cat=&key=��ݼ�&qinfo=4_1_48&pinfo=&minfo=&ninfo=&custid=&permid=20111121151135341404208569827764442&ref=http://search.dangdang.com/?key=��ҹ�x�Tһ��̓��������ʷ&......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4-02 00:11:39
分类: 未分类

專欄作家馬家輝 文/許驥 香港是個專欄文化盛行的城市,數十年如一日,這裡生產很多專欄作家。每份報紙的專欄都各有特色,很多讀者,甚至是為了看專欄而買報紙的。說起來,這種專欄的風氣,也是內地南來文人帶來的,但在內地漸漸淡出讀者視野的專欄,卻在香港保存了下來。專欄者,乃是報紙中最自由的版塊。開明的報紙老闆,容得下各種立場的專欄作者,讓報紙兼容並......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3-16 12:11:08
分类: 未分类

我吃故我在--梁文道「味道」三書 文/許驥 香港有一群廣義的「食評作家」,他們大&......

阅读数(185)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2-13 00:10:09
分类: 未分类

西遊路上人 黃子華的經典棟篤笑《秋前算帳》中有這樣一幕:早前一直被警告「共產黨好......

阅读数(1937)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5 01:10:11
分类: 未分类

關於《一代宗師》 文/許驥 關於《一代宗師》,我看到的不是王家衛,而是功夫。這部&......

阅读数(441)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2 18:10:51
分类: 未分类

《南昌客》人物訪談:蕭軼對話許驥:雙視野下的大陸觀察@許驥,男,漢族,“80後”書評......

阅读数(138)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2 18:10:51
分类: 未分类

同胞,请淡定!特约撰稿| 许骥2012年初,香港和内地之间发生了几件呈连锁反应的不愉快的事......

阅读数(60)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2 18:10:51
分类: 未分类

 驥按:這是《同胞,請淡定》(浙江大學出版社)香港版《我從香港看過去》(中華書局......

阅读数(33)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2 18:10:51
分类: 未分类

  近日網上關於「我可以騷你不能擾」的討論十分熱烈。兩名女生在上海地鐵內舉牌,抗෱......

阅读数(1698)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2 18:10:51
分类: 未分类

香港回歸十五年,很多內地人至今仍對香港人懷念英治時期的香港耿耿於懷,認為那是「Ũ......

阅读数(245)    评论数(0)
作者:许骥 2013-01-22 18:10:51
分类: 未分类

誰在香港抗日? 我們都知道,中國在1937-1945年的8年時間裏,和日本進行了所謂的「八年抗৑......

阅读数(13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许骥简介:
  一手福建人,二手浙江人,三手香港人,写字换金银。 搭讪MSN:aprilshe001@hotmail.com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huikei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13032085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执行时间: 【0】:9.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user151470【1】:11.3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151470+1【2】:13.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403【3】:15.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403【4】:16.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263【5】:28.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263【6】:30.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1023【7】:36.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1023【8】:38.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8450【9】:45.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8450【10】:47.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242【11】:61.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242【12】:63.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0052【13】:75.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0052【14】:7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1821【15】:88.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1821【16】:90.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4352【17】:102.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4352【18】:103.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8692【19】:113.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8692【20】:114.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0697【21】:120.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0697【22】:121.4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151470+2【23】:190.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4683【24】:200.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4683【25】:202.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3877【26】:212.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3877【27】:214.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3323【28】:216.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3323【29】:21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3079【30】:22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3079【31】:22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2826【32】:230.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2826【33】:232.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2618【34】:239.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2618【35】:24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56871【36】:24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56871【37】:246.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53419【38】:256.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53419【39】:258.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52870【40】:259.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52870【41】:261.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52507【42】:267.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52507【43】:269.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9877【44】:285.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9877【45】:287.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9073【46】:307.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9073【47】:309.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7683【48】:318.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7683【49】:319.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950【50】:328.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950【51】:330.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843【52】:365.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843【53】:368.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842【54】:383.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842【55】:385.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841【56】:389.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841【57】:391.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840【58】:401.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840【59】:403.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839【60】:406.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839【61】:408.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6838【62】:411.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6838【63】:419.4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