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艰难的德国大学科研
2013-10-11 09:15:05

  ——德国高等教育发展分析之七 题记:在对德国高等教育进行为期20天的考察以后,有了一些思考与思想。但委实拿不准这些思考与思想是否反映了实际,请在德学者、学生给予批评指正。本人将十分感谢。 各式各类的世界大学排行榜,让这个曾经领跑世界的德国大学蒙羞。近十年来诺贝尔奖基本与德国大学无缘,获得诺贝尔…

转贴     那个楚狂人叶文福
2013-10-10 16:10:23

张承志说,不过我观察,很可能笼子打开以后,他已经不可能从山上奔跑下来,而是只会原地绕圈了,在笼子里一直那么绕,废了。果不其然,他就是废了,他的那个时代结束了。现在肯定是一个孤苦伶仃的糟老头。伟人是时代的产物,一般人只是时期的产物或时候的产物而已。(是邓小平点名批评,更是他自己废了自己吧——鄢) 那个楚狂人作者:周涛2013-10…

论马克思主义佛教化
2013-10-10 10:10:34

“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把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作为看家本领,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鄙人近期沉迷于理论研究,今天才注意到这段重要讲话,“特别是”三字太有意思了!为帮助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领导干部学习领会讲话精神,鄙人发挥理论功…

我的小宇宙
2013-10-09 23:11:13

《中国国家天文》名人微访谈:我的小宇宙(本访谈为国内首创的新媒体访谈栏目,将邀请包括科学、文化、财经、媒体精英甚至影视、体育名人等参加。内容将在杂志微博、公共微信、门户手机新闻客户端等刊发。让我们暂时远离尘嚣,谈谈星空和遥远的外星兄弟吧。)一,说真的,以你看来,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它的未来命运会是怎样。…

《兰亭》,一部普通人的抗战史诗…
2013-10-09 19:10:34

看这部电影,我晚去了五分钟,但一气呵成的看到底。对这部完全由非职业演员出演,从头到尾除了绍兴话就是日本话的小众电影,我原本不抱期望,但看完后直接认定,这是今年为止至今所看最好的一部电影。《兰亭》,观影地点在中国电影资料馆,导演是肖风,监制是侯孝贤。它的故事很简单,此处讲述也无须怕剧透--因为对这部电影来说悬念并不重要:…

许纪霖:今天我们如何爱国
2013-10-09 15:11:39

许纪霖:今天我们如何爱国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2013年第10期 出版日期2013年10月01日 |评论(0)特约作者 | 戴志勇国家是什么  戴志勇:近来,中国海周围纠纷不断,尤其中日之间情势一度紧张,国民的爱国情绪高涨。你怎么看待爱国主义?  许纪霖:按照洛克的观点,古典自由主义者认为国家是必要的恶,是实现个人权利的工具,没有内在价值…

警惕维护特权的文化
2013-10-09 12:28:29

首先向千帆兄致敬,他写了很多文章,主张教育改革和公平原则,我觉得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我们社会因为有了千帆这样的教授而自豪。也感谢其他的教授,都在为教育公平而呼吁。   倒过来讲,这个社会经过一场革命,我们发现革命以后这个社会却变得更不平等,这是对中国人的平等理想的亵渎,不能让人接受。中国在唐宋以后,逐渐形…

服务型精细化的德国大学行政管理…
2013-10-09 09:38:51

  ——德国高等教育发展分析之六 题记:在对德国高等教育进行为期20天的考察以后,有了一些思考与思想。但委实拿不准这些思考与思想是否反映了实际,请在德学者、学生给予批评指正。本人将十分感谢。 德国大学伴随着全球新公共管理理念的盛行,也在进行着德国式行政管理改革。这些行政改革贯穿着服务意识、目标意…

“土著美国人”为什么不择校
2013-10-08 20:10:41

万圣节WENDY如果不穿鬼装会被罚款20美金,但是高中远比这些好玩的艰难 2009年的11月,匹兹堡南部的黄先生夫妇在煎熬了一年以后,终于等到了迟早要来却又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他们的孩子HERRY,在患脑瘤一年以后离开人世,这距离这个各方面从成绩来看均优异的孩子进入哈佛大学读书仅仅一年半的时间。经过了12年的奋斗和一年的焦虑,一切…

宋志标:“碎玉”的拼图 …
2013-10-08 18:11:16

“碎玉”的拼图2013-10-08旧闻评论【本文来自微信公号:jiuwenpinglun(旧闻评论),作者新浪微博:@宋志标;网易博客:纸老虎】首届安平公益传播奖之后,有一些讨论,采用了“曲水流觞”的文人方式,搞智力接龙游戏。虽然戏称为游戏,可谈的问题却都是堂皇,甚至是严肃、肃杀。想象一下,一群人围坐曲水之流,议论家国未有之途径,间或响起幻灭之语,这人…

中国周刊检讨之不安的年代我们在怕什么…
2013-10-08 17:12:17

中国周刊检讨之不安的年代我们在怕什么 《我们在怕什么》,是中国周刊2013年10月号封面报道的主标题。最后敲定封面图片和标题的时候,我的心里隐约有些不安。这种不安感,某种意义上,其实也是我最终下决心选择这样一组选题的心理根源。这是一种中国式的不安感。过去我曾在许多书上读到过类似的不安感,但坦率地说,这种感受,我过去…

让我们和不能原谅人类的你一起活下去吧…
2013-10-08 14:11:09

 宫崎骏:您好!我看完动画《起风了》之后,理解了为什么你把它作为最后的一部作品。《起风了》一点也不像你,但是,它是你。《起风了》讲述的是日本航空之父、零式战机的开发者堀越二郎年轻时的故事。主人公崛越二郎与一名美丽少女相恋,可是她罹患当时被视为绝症的肺结核。绝症,再加上充满动荡的战争环境,让爱情注定是悲剧。爱情只…

顾城:在诗意与残忍之间
2013-10-08 12:11:38

顾城:在诗意与残忍之间 许纪霖  一九九三年中国诗坛的最大事件莫过于顾城之死。每一个朦胧诗的爱好者都感到分外的震惊,谁也难以将一个写下了大量优美诗篇的童话诗人与一个残忍地用利斧劈死爱妻的杀人犯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不幸就是如此,令人们困惑不已。  在众多的评论中间,我注意到评论者们的尴尬,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所面…

无冕之王是怎样失去衣服的? …
2013-10-07 20:11:59

无冕之王是怎样失去衣服的?胡 泳 8月的最后一周,我应邀担任腾讯微博客座总编辑,其中有一个环节是“总编三人行”,由我邀请新媒体艺术家岳路平和自媒体行动者“滤镜菲林”一起对热点事件进行新媒体式的解读。我们谈到传统媒体的转型问题,岳路平断言:“我觉得要把传统媒体改造成为新媒体,就像要把恐龙改造成为黄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的九月
2013-10-07 11:11:07

我的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海子,《九月》  我的九月,从未有过的挑战摆在了我前面。工作上的困扰,继续延续8月之痛,当然还有新的挑战。不过,9月在工作困扰之外,身体也出了状况,老是头疼,心有些乱,精神不振。大概是紧张和疲惫下的血压问题。我却像齐桓公一样,忌医讳疾。但我清楚,这些都是过去自己所为之果。所…

草食动物的滋生
2013-10-06 21:10:27

                            草食动物的滋生张鸣早就听说,日本虽说老是有凶悍的右翼分子嚣张表演,但仔细打量,发现都是半大老头子。而年轻男人则日趋温和,胸无大志,不求进取,一个月挣个20万日元,连房子都不能买,也就满足了,这些人中间,有些甚至对寻找异性伴侣兴趣都不大,看看AV也就罢了。这样的年轻男子,被人称为…

追问
2013-10-06 14:13:14

      对于终极问题的追问到底有无必要呢?所谓终极问题就是生命意义的问题,正如加缪所言:死的问题是唯一重要的哲学问题。人既然最终会死去,那么为何而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唯一重要的问题。      世界上大多数人可以做到对终极问题的终生不追问。他们出生,长大,衰老,死去,所思所想所做全都是环境使然,上学,就业,结婚,生子,…

让学院成为办学主体:德国大学与学院关系定位…
2013-10-06 09:24:10

  ——德国高等教育发展分析之五 题记:在对德国高等教育进行为期20天的考察以后,有了一些思考与思想。但委实拿不准这些思考与思想是否反映了实际,请在德学者、学生给予批评指正。本人将十分感谢。 我认为德国高校发展中心Jutta  Fedrowitz博士的这几句话可以成为经典,因为这些话,道出了办大学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