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博客-财经网-名家博客-章奇 最近更新20篇文章]]> <![CDATA[博客-财经网]]> <![CDATA[China's business environment: 2017 ]]> China's business environment: 2017
2018-01-06 Luke Zhang 大可 大可时评

 

China's business environment: 

 

FUDAN UNIVERSITY

 

A summary of Macro-analysis of the Chinese Economy in 2017

QiZhang

ChinaCenter for Economic Studies, Schoolof Economics, Fudan University

China's importance to the world economy has never been greater, nor its financial clout more obvious. Meanwhile, understanding China's economic trajectory and its nuances has never been more complex. In newspaper headlines, the continued growth in the country'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is sometimes overshadowed by the slowdown relative to a decade ago. However, the decisive and far more interesting story is structural changes in the Chinese economy, and how various transformations underlying these are taking place.

     As China moves from exports and domesti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as economic drivers to consumption and innovation as the engines of the future, what are the key developments to keep an eye on?

 

In2010, China’s nominal GDP rose to $5.879 trillion, thereby overtaking Japan tobecome the world's next-biggest economy, second only to the U.S. Since then, China’s nominal GDP has risen from 48 trillion RMB in 2011 to 74 trillion RMB in 2016, growing at an annualized rate of 7.3 percent in real terms. As aresult, China’s per capita gross national income (GNI) increased from $1,760 in2005 to $8,100 in 2016. China has already easily crossed the upper-middle-incomethreshold set by the World Bank at $4,036 per capita and is knocking at thedoor of high-income countries (defined as $12,476).

 China’seconomic achievements, however, are not confined to these GDP figures.They arecomprehensive and embodied by changes in industrial structure, private economy, openness, innovation, poverty reduction, and other social and economictransformations. For one thing, China is no longer a less-developed country featuring an agriculture-dominant economy. The industry and service sectorshave accounted for more than 80 percent of total output (Figure 1). And for thefirst time, as of 2016, the contribution to GDP from services, such as shops,restaurants, finance, and similar, pull ahead of industry, including manufacturing, mining, and construction.

Alongwith such a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a massive labor migration has flowed outof the countryside and into cities, resulting in breakneck urban growth. As of2015, migration from the countryside had helped expand the urban population by500 million people. Over half the population is now urban, giving birth to greater numbers of large and super-large cities. By the end of 2015,more than 100 cities had more than a million people, and megacities have emerged, whose population, including that of their satellite towns, exceed 10million. Among the 30 cities worldwide that match this criterion, six are inChina, even by somewhat conservative population estimates: Shanghai (23 million), Beijing (19.5 million), Chongqing (13 million), Guangzhou (12 million),Shenzhen (11 million) and Tianjin (11 million). This urbanization trend looksto continue into 2018 and onwards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Figure 1 The share ofGDP

 

Rise of the urban middle-class

 

Withongoing urbanization and a rising middle class, it is services and consumptionthat are coming to dominate economic growth. Although at present, private consumptiononly accounts for 39% of GDP with a size of $4.4 trillion (2016 figure), by2030 the figure will increase to 43% and $9.6 trillion, respectively, accordingto an estimate in a report by the investment bank Morgan Stanley. The samereport projects that by 2030, household disposable income will reach $8,700; the median age will rise to 43, and internet penetration will increase to 75%.The 2016 figures, by comparison, are "just" $5,000, 37 years old, and 52%, respectively. Moreover, Chinese consumers have not only grown richer andricher, but also become a driving force of high-tech innovations in a wide range of intertwined areas, such as fintech, e-commerce, auto, healthcare,insurance, traveling, and household electronics, reflecting the growing tech-savvyof the population. This may further create a new configuration of Chineseeconomy. For example, the massive increase in ownership of smartphones and the population's resulting tech-literacy to benefit from the sprawling e-commerce infrastructure, is likely to make e-commerce a key driver of China’s consumption and hence future growth.

In the ambitious blueprint known as “Thirteenth Five-year Plan” made in 2015-2016,China made up its mind to double GDP as well and per capita GDP by 2020 from 2010 levels. If this comes to fruition, China will spring up from the middle-incometrap to attain the high-income status it has long dreamed for. Indeed, China has made tremendous efforts to make sure this goal happens as scheduled. Forexample, at the end of the Third Plenum of the 18th Congress of the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Party") in November 2013 (the Third Plenum being a crucial policy meeting held regularly, in recent decades every five years, —ed.), the Party promised to "give themarket a decisive role in resource allocation and give better play tothe role of government." Echoing the statement, since then, the party has declared to push forward comprehensive reform on state-owned enterprises(SOEs), upgrade its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across the board to move up thevalue chain (source: Made in China 2025), and promote sustainable and inclusive economic growth, among other key policy objectives.

 Hurdles ahead

 

Apartfrom these strategic deployments, from 2015 onwards, China has also stepped upefforts to deal with the mounting debts that are believed to be at the “root ofweakness in China’s macro financial system,” quoting from Zhou Xiaochuan,China’s Central Bank chief. This includes reducing excess production capacityin the coal and steel sectors (by 10-15 percent of existing capacity over thenext three-to-five years), closing down "zombie factories" identified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local governments, and restricting the role ofthe 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s (LGFVs, which fund among other thingslocal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through deficit spending) so as to put hugedebts under control.

Despite China’s ambitious plan to achieve high-income status in the next five years, aswell as the across-the-board approach to materialize this goal, getting therewon’t be easy. Skepticism and pessimism still exist, as reflected in the accelerating capital flight out of China after 2015.[1] For onething, such a significant change in economic structure toward a consumption-and-services-dominant economy could take longer than expected,especially since the realities underlying economic statistics are multi-causal. Despite the considerable rise in China’s services-to-GDP ratio in a row ofyears, it is still lower than the world average level (Figure 2). And although theservices sector overtook the industrial sector by 2016, it is still too earlyto say whether this will be the new normal, since industrial goods prices sawdramatic fluctuations in the past two years, and the increase inservices-to-GDP ratio reflected more the price-slapping of industrial goodsthan a real growth of services.

 

Figure2: Services-to-GDP ratio, %

 

Inthe meantime, investmentsstill contribute too much to GDP growth. So far, investment accounts for 50 %of economic output, well beyond what even Japan and South Korea registered intheir most intensive growth phases. Without rebalancing, and along with hugedebts, this can hamper the government’s efforts to reduce the industrial overcapacity problem, and hold off China’s transition from an investment-driven economy to one that relies more on domestic consumption.

 

Partial equlibria

 

The biggest challenges may come from the government itself. China’s economic miracle in the past four decades is based primarily on two pillars: opening up to the foreign world, among others Western countries like the US, EU members,and Norway, and market liberalization, as embodied by the retrenchment of the state sector and a rising private sector. The opening up to Western countries has broughtabout investments, technology, and management know-how, while marketliberalization has freed up space for genuine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Today,however, on both fronts, China is trapped in a partial reform equilibrium inwhich further necessary changes have stalled regardless of the success ofreform in the past. Although Chinese leaders have promised to treat Chinese andforeign companies as equals, U.S. and European companies have complained aboutred tape and limited market access, the latter referring to the official approvals foreign firms must win to enter China’s domestic market, besides along list of strategic industries in which foreign investment is eitherrestricted or off-limits, in addition to the somewhat ad-hoc nature of law- and tax enforcement. As a result, multinationals are no longer as interested inpouring money into China (Figure 3). FDI flowing into China reached a peak ofnearly $300 billion in 2013 but has since dropped, whereas Chinese outwardinvestments are skyrocketing.

Figure3

China’sprivate sector is today the most vibrant part of its economy, but fears arerising that national policy-making is turning the screws on it. In the pastfive years, Beijing has already reasserted control over state-owned enterprisesand claimed to take measures to make SOEs, including those titans owned by thecentral government known as "national champions," larger andstronger. What this means in practical terms is consolidating the superiorityof SOEs over private counterparts with, inter alia, greater access to capital, running counter to the government's eclared objectives of letting the marketplay a decisive role in resource allocation. This risks cementing skepticism aboutthe central government's commitment to solving the debt problem, as most debts have been generated by and accumulated in the state sector rather than privately. 

The Party also has called on private entrepreneurs to be patriotic, for example bycooperating with the government by turning in data on social media to regulatory agencies and allowing authorities to take at least 1 % stakes in ITgiants such as Tencent and Alibaba. Perhaps the most worrisome development isthe deteriorating private-property security that has long been a focus offoreign China-watchers. This includes not only scenarios in which peasants’ lands were appropriated with surprisingly low compensation and urban residents’houses demolished to clear the way for local governments’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But also, it gets those rich people involved, e.g., those who wereput in to jail in Chongqing’s Smash Black and Sing Red Songs campaign launchedduring 2007~2010, those business and financial barons who disappeared suddenlyand went nowhere, from Xiao Jianguo, a financial mogul, to Wu Xiaohui, aninsurance magnate. No wonder in last a few years there was a sharp slowdown inprivate investment in China.

 

Bullishness and ambiguity

 

Itis perhaps no surprise, then, that in the last few years there was a sharpslowdown in private investment in China. Over the first eight months of 2016,for example, private investment rose by merely 2.1 % from the same period ayear earlier, the lowest rise since records began in 2005. Again, this mirrorsthe stagnant progress of SOE reform and entrenched policies not favoring theprivate sector. On the other hand, there is no doub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srealized the danger of slipping this burgeoning private economy. In the end of2015 and in September 2017, the State Council and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Party jointly issued two documents that urged to protect private property rights andto foster entrepreneurship. Their real effect, however, has yet to be seen.

Allin all, it makes sense to be bullish on Chinese economy, given the current leadership’s resolve to push forward necessary reforms and the overall healthy macroeconomic indicators, such as a fast GDP growth rate, a high saving rate,strong foreign reserves, a low inflation rate, and so forth. Although problemsare apparent, among them a high debt-to-GDP ratio, a large but inefficient statesector, excessive investment and production capacity, they are neither immediate nor fatal threats.

Aslong a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steady control over its massive resources,the system can still move ahead while avoiding major pitfalls in theforeseeable future.

 

 

 

 



[1]In the last six months in 2015 alone,capital left China at an annualized rate of about $1 trillion.

]]>
<![CDATA[特朗普执政特色及其贸易政策走向]]> 自特朗普201612月确认当选美国总统以来,有关其贸易政策立场和走势的争论就十分激烈。一般的看法是,靠打着公平贸易和重振美国经济旗号上台的特朗普,其贸易政策将多管齐下,例如提高关税、惩罚美国制造业企业工作外包、不断弱化诸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WTO等多边国际贸易协议和机构的作用,转而更强调通过双边贸易协定等方式,以重塑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优势地位、增加美国商品和技术的市场机会。不过,尽管特朗普本身咄咄逼人的形象加大了外界对美国贸易政策强硬化的担忧,但从各个方面看,这种担忧很可能夸大了美国贸易政策立场的转化速度和力度。

    首先,特朗普商人出身,没有任何政界经验,作为共和党员在竞选中却没有得到包括共和党主流建制派精英的支持,而公众支持率也不占多数优势,因此其本身的执政基础是比较弱的。对于特朗普这样心高气傲又比较敏感的性格来说,这种情况会激发其不服输的性格,以更加激烈的方式表达和宣示自己的立场。例如甫一上任就宣布退出TPP、要强力推动废除前任的医改方案,等等,都是这种性格外露的表现。但同时,由于自己弱势总统的现实和行政经验不足的约束,其迅猛作风反而导致自上任以来的政令措施不断碰壁,也是不争的事实。例如其限制一些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的禁令遭到联邦法官的抵制、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被迫辞职,等等事件,均向其发出了明确的信号,表明其所面临的执政约束和阻力之大是空前的。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应该清楚,若要明确在贸易政策上进一步采取强硬措施来挑起国际争端,其难度之大和风险之高,也是可以想象的。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人物,特朗普在短期内主动在包括贸易政策在内的多条战线上同时开启战端的动力应该不会很高,尽管其姿态可以一如既往地高。

    其次,正是由于以上原因,特朗普对于以往充斥着建制派精英的政界人士信任度很低,转而主要依靠和他同样缺乏政府行政背景和经验,但和自己有紧密私人联系的人士来组建其执政团队,导致后者小圈子色彩十分鲜明,因而也被外界嘲讽为“亲信治国”。例如包括其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在内的其家族成员、其原公司的律师、安全顾问和商业伙伴、甚至一些声誉不佳的娱乐明星在内各色人等,均被其委以要职或重任。一方面来讲,这表现出特朗普以大胆创新的举措来突破现有体制约束的行事风格;另一方面,这也对他下一步的政策选择造成了潜在不利的影响。在民主体制下,这种亲信治国的迹象越明显,越容易招致外界甚至体制内的质疑和抵触,反而会进一步造成其施政的障碍。与此同时,由于过于强调执政团队核心人员对自己的忠诚,特朗普的核心幕僚内部在具体政策取向上的意见分裂和立场矛盾的现象也十分突出。例如其首席策略师班农(Bannon)和经济顾问纳瓦罗(Navarro)持反贸易自由化的立场,但其国务卿蒂勒森(Tillerson)、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Cohn)和财政部长努钦(Mnuchin)则倾向于自由贸易。这也无疑会干扰特朗普的判断以及决策。刚刚结束的G20财长峰会上,美国财长努钦虽然成功地使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公报弱化了自由贸易的声调,但他自己除了重谈公平贸易的老调,并没有提出多少更具体的方案,就是这一尴尬现状的明证。而特朗普及经济计划中各种政策的内在矛盾,也广为外界所知,实际上也是其执政团队组成鱼龙混杂、不同人的立场各执一端的一个反映。

可以预见,在以上客观条件的约束下,近期内特朗普的施政重心,是把其主要精力首先放到对其核心执政团队的重新组合和塑造上来,以巩固自己的执政基础、理顺政策逻辑和思路,为真正的特朗普时代的到来奠定基础。在此之前,尽管特朗普自身的政策取向可能比较明晰,但却很难在包括贸易政策在内的任何重大政策调整上有所实质性的突破。

    当然,现实世界总是以其自身的规律和复杂性运转。不排除特朗普审时度势,以某个国内或国际的重大事件为契机,充分发挥自己个性鲜明、风格凌厉的特点,抓住机会改变目前自己所面临的各种掣肘,改组自己的执政团队、凝聚国内精英和民众对自己的信任和信心,从而理顺政策思路、强化行政权威和执行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的包括贸易政策在内的经济政策取向会更加明确,实施速度也会大大加快。


]]>
<![CDATA[“王与马,共天下”?两晋王朝的权力结构与气数:几本历史著作的读后感]]> 最近因为研究和思考的关系,读了几本关于历史和政治的书,其中包括几本关于魏晋历史的著作:

 

陈长琦:《六朝政治》,南京出版社2010年版;

李济沧:《东晋贵族政治史论》,江苏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仇鹿鸣:《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

田余庆:《东晋门阀政治》,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两晋王朝的历史之所以比较有意思,在于两点:一是,作为大一统的君主专制王朝,西晋统治中国的时间不长,从武帝司马炎灭吴算起,到公元316年刘曜攻长安俘憨帝为止,期间国祚仅36年(若按219年爆发八王之乱算,则其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维持了不到10年时间)。但自公元317年司马睿南渡创东晋始,到公元420年刘裕篡位建立刘宋王朝,晋朝的统治实际上又在江南延续了103年。这一纪录,放在中国历史的长镜头中去考察,还算是比较好的:虽比后来的南宋稍短,但不仅紧随其后的南北朝无法与之相比,再其后的南明更是拍马也赶不上东晋的国运。

 

那么,为什么西晋垮得如此之快,但其后的东晋在基础不稳、强敌还伺的环境中却能站稳脚跟,并延续超过100年的时间呢?二是,既然东晋能够顺利挺过初创时期的困难,并在后来不断地成功应对各种大大小小的政治和军事危机,但为什么后来却被一个寒门出身的下级军官刘裕给篡位了呢?

 

任何一个王朝,其存续的核心问题,无非是处理好两个关系: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以及统治精英内部之间的关系。在宪政民主出现之前,前现代社会中的权力尤其是政治权力几乎是不对称地集中在统治集团内部,以各种方式在统治精英内部进行分配。惟其如此,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结构就至为重要了。它不仅反映统治精英之间的权力分配(从而也就决定了其利益分配),也决定了这一权力格局是否能为统治精英所广泛接受,并经受住各种对此一权力结构的内外部冲击。如果权力结构的格局能为各方所接受,那么统治精英之间就能够维持彼此的信任和团结,从而也就能够有效地应对各种冲击和挑战;反之,一旦现有权力结构被挑战,就意味着现有的权力均衡可能被打破,各方就不得不为维护自己的权力而不断反复博弈。原有的权力结构被打破的过程,就是新的权力结构重新被构建的过程。如果原有的精英间协调合作机制被打破,而新的协调合作机制又无法建立起来,那么原统治集团就必然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甚至同归于尽,导致最终要么被新的统治集团所替代,要么被外敌所趁,总之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也!

 

皇朝政治,乃至前后各种专制政体的变种,其政治运作的内在规律决定了维持皇朝统治的权力结构迟早会解体。讽刺的是,导致这一权力结构解体的最大威胁,很少直接来自于民变或外部威胁(例如外族军事入侵),而主要来自于内部,尤其来自于集权力于一身的皇帝本人。西晋如此、东晋亦如此。

司马氏取代曹魏建立西晋,靠的是本家族顶层人物的谋划和团结,而其权力基础则主要依靠当时旧朝的功臣勋贵的支持。但晋武帝司马炎并不满足于和宗室、功臣共享权力(power sharing),反而在一统天下之后,主动引入外戚来分化前两个集团的权力,从而最终达到巩固皇权专制的目的。但武帝机关算尽,自以为得计的政治安排不仅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反而同时激起了宗室和功臣对外戚势力的极大不满和愤怒。政局表明平静之下,凶潮暗涌!武帝死后不到一年,其精心构筑的政治平衡就被政变所打破,并随后马不停蹄地滑向八王之乱的深渊(见仇鹿鸣一书)。

 

琅琊王司马睿南渡建立东晋,由于本身在江南无任何统治根基和根源,只能依靠其他南渡大臣和当地的世家豪族共同行使权力,后者尤以先后的王氏一族和谢氏一族为代表。所谓王与马共天下,就是这一权力结构的生动概括。而这段时期,在五胡乱华的压力下,世家大族也接受并勉力维持这一权力格局。尤其是有王导和谢安这样的风流人物主持大局,上下沟通,这样下来,虽有苏峻、王敦之乱,桓温问鼎危机,以及前秦入侵这样的前所未有的军事挑战,统治集团内部仍然能够团结合作,成功应对各种危机。维持着东晋小朝廷偏安一隅的局面。说到底,“不折腾”(没有一方主动挑战现有格局)和“讲规矩”(各方都点到为止,不越雷池一步)是东晋皇朝咸与维新的最大政治和核心利益。

 

但皇帝以其九五之尊,毕竟不想持续主弱臣强的局面。而自秦汉以来的皇权专制意识形态,又给予了皇帝相对于其他人更多的主动性和选择空间。因此,每次主动采取行动,试图打破这一权力平衡的,总是皇权。即使弱主如司马睿之流,也力图在这一权力结构中打入楔子,引入流民帅来实现权力分配的三足鼎立(皇权-世家豪族-流民帅)。司马睿之后,先后有明帝、简文帝和孝武帝,不断通过掺沙子挖墙脚之类的小动作,来分化瓦解世家豪族的势力,试探后者的容忍程度和底线。发展到最后,就是在皇权不断把门阀政治向皇权政治拉扯的过程中,因为拉锯时间过长以及双方精英人物的先后凋零,司马道子和司马元显这一活宝皇族父子以及桓玄这样的世家子弟野心家同时出场,为权力争夺大打出手,导致原有格局终于彻底被昏君乱臣打破(见田余庆书和李济沧书)。争斗的结果是双方资源均消耗殆尽,而军队的野心家刘裕则正式粉墨登场,靠更残忍野蛮的手段同时欺凌皇族,弹压世家,最终完成刘宋代晋的权力更迭,重建了权力结构。

 

什么皇族、世家,最后全部给一个寒门军汉做了嫁衣裳!]]>
<![CDATA[张军教授为《权力结构、政治激励和经济增长》一书所写的序言]]> 我和刘明兴博士合著的新书《权力结构、政治激励和经济增长:基于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经验的政治经济学分析》最近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当代经济学文库”系列出版。以下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复旦大学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为本数所写的序言。


中国自1978年所启动的经济改革至今已近四十载,无论是其经济增长的成就还是其所带来的问题均令人瞩目并引人深思。如何解释并评价这一中国模式背后的决定因素和驱动力量,已经引起学术界的极大兴趣。我自己和合作者在这一方面的研究发现,虽然中国拥有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体制,但不同地方的经济发展模式有很大的差异,例如珠三角和长三角、苏南与温州、上海与北京、山东与江苏的模式差异。这些地方模式(包括资源禀赋、社会、政策与体制条件等各方面)的差异,为我们研究中国经济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观察对象和自然试验场地。在我近年来主编出版的《市场、政府治理与中国的经济转型》和《登顶比赛: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体制》两本书中,我强调了这一现象及其背后所揭示的中国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中所扮演的不同寻常的角色。不过,目前大部分研究均着眼于经济发展模式的差异描述以及其中的激励机制对地方政府行为的影响,但为什么在中国高度集权的体制下可以出现如此大的地方差异,及其背后的政治经济含义,相关的研究却并不多见。

章奇博士和刘明兴博士的这本《权力结构、政治激励和经济增长:基于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经验的政治经济学分析》则为解答上述问题提供了一个视角。他们指出,地方政治精英常常面临不确定的政治和政策环境,为保证其政治生存,就必须向上或向下寻求政治支持。前者指向上级或更有权力的人寻求支持和保护,后者指向下级甚至更基层的支持者寻求政治支持。最终从何处获得政治支持,取决于他们在权力结构中所处的位置。如果他们在整个权力结构和网络中处于边缘地位,向上寻求政治支持和保护的渠道不存在,导致他们无法依靠上级的庇护,因而这些边缘化的政治精英就必须从更基层的力量中寻求政治支持,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的政治生存概率。对于体制内那些被边缘化的政治精英来说,要把这些潜在的基层支持力量转化为现实的政治支持力量,就必须给他们提供现实的好处,尤其是经济上的好处,以换取他们对自己在政治上的支持。如果这些边缘化精英的资源有限,那么以私人物品(private goods)的方式持续地向某些特定的社会力量提供物质利益以换取其支持就会是一个代价高昂的策略。一个具有可行性的方案,就是政治精英承诺不剥夺和没收其潜在支持者的财产,对其投资及其收益予以承认并进行保护,从而提供类似于产权保护之类的非排他性的公共产品 Public goods)。 这就出现了学者经常称之为帮助之手helping hand)的政府行为(他们把这一机制称为地方化产权保护机制)。与之相反,那些和权力上层关系紧密的地方政治精英,由于其政治前途取决于体制内权势人物的提拔和保护,因此,其施政核心,不在于促进本地的经济利益,而在于如何优先满足上级的偏好和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至于这些是否会以损害本地经济利益为代价,则并不在此类地方干部的优先考虑范围之内。因此,在后一类政治精英主政的地方,其经济绩效就会更差,也更可能导致出现掠夺之手grabbing hand)性质的政府行为。

两位作者在对浙江民营经济发展历程的考察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析了地方化产权保护机制能够长期有效运行的条件,即导致边缘化政治精英和基层支持者之间形成长久持续的可置信合作关系的结构性条件,包括历史形成的地方精英动员基层支持者集体行动的能力、体制环境和高层政治动向所赋予的活动空间和机会,地方政治精英是否对这些变动具有足够的敏感度和把握机会的能力,以及地方权力结构的稳定性,等等。他们同时指出,这些条件在催生了地方化产权保护机制的同时,也决定了其作用的有限性,因而地方化产权保护机制虽然在整体产权保护环境仍有改善空间的情况下会发生积极的作用,但终究只是对完全产权保护的一个补充机制,不能完全替代正式的、成熟的产权保护制度。

在我看来,本书的学术价值首先在于提供了一个理解地方政府行为的分析框架,即通过地方权力结构的权力异质性和地方政治精英在这一权力结构中的不同地位,来分析地方政府和官员的激励机制,从而指出了地方政府行为差异巨大的原因。其中,两位作者尤其强调了基层支持力量对边缘化政治精英政治利益的重要性。这一点,以往仅聚焦于现有体制内自上而下决定激励机制的文献并没有予以足够的注意。另外,根据本书的研究,改革以来的经济发展和改革之前的政治经济发展情况密切相关,不能孤立地把改革前和改革后的经济表现人为割裂开来。实际上,两个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现象背后都有逻辑一致的因素在起作用。最后,本书在正式制度分析的基础上,十分强调非正式制度在政治经济发展中也会发挥相当的作用,这也给分析和理解中国经济现象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视角。

当然,地方经济发展模式和地方政府行为及其背后的逻辑十分丰富和复杂,还有很多问题仍有待深入观察和分析。例如,本书的分析基本上覆盖了1990年代。但1990年代之后中国政府(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行为方式和发展手段和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异。作者的分析框架是否能对此进行解释?在经济改革过程中,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尤其是新兴的企业家阶层,如何看待他们的角色?他们在作者所提到的权力结构中究竟处于什么地位并发挥什么作用,并如何进一步地影响到政府-市场关系和政府行为,等等。这些问题,需要作者进一步思考并做出回答。

我曾经说过,对学者而言,中国这样的自然实验是不可多得的,细心的观察常常带来格外的喜悦。本书正是两位作者对中国经济发展现象进行仔细观察和剖析之后的诚心之作!我期待他们未来有更多的佳作问世,以飨读者!

张军

2016112

(作者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
<![CDATA[明天的会议: Fudan-World Bank Workshop on Chinese Economy]]> Fudan-World Bank Workshop on Chinese Economy
Time: June 26th-27th, 2013
Venue: School of Economics, Fudan University

June 26th, 13:00-17:00 Conference room 614
Qi Zhang, “Allegiance Politics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Fiscal Transfers in China”
Ming Lu, “Geography versus Policy: How Remoteness to Sea Reverses the Effect of Development Zone on Enterprise Efficiency in China”
Zhao Chen, “Identifying Executive Turnover for Cash-Out: Evidence from China's Growth Enterprise Markets”

June 26th, 18:30-20:00 Daikin Hall
Chorching Goh, Chief of the Economics Unit and Lead Economist, China, Mongolia and South Korea, World Bank
“An Overview of China's Urbanization”
Lixin Colin Xu, Lead Economist, Development Research Group, World Bank
“Financing for Urbanization in China”
Hanan Jacoby, Lead Economist, Development Economics Research Group, World Bank
“Urbanization, Migration and Rural Development in China”

June 27th, 08:30-12:30 Conference room 614
Changyuan Luo, “Could Export Alleviate Financial Constraints of Firms in China?”
Zhao Chen, “Corporate Giving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of Private Entrepreneurs’ in China”
Ming Lu, “Arts Education, Leadership and Fiscal Expenditure Structure: Evidence from China”

http://www.flcds.fudan.edu.cn/article.aspx?id=20136163839575736870


]]>
<![CDATA[旧文重贴: 三次历史事件的经验教训:苏伊士――金门――朝鲜]]>  
 三次历史事件的经验教训:苏伊士――金门――朝鲜
 
  2006-08-23 02:51
     7月初朝鲜试射导弹,东北亚的紧张气氛陡升。事件余波未平,日前又传出消息,说朝鲜准备在近期内进行地下核试验。不管这一消息是否确实,从90年代开始成形的朝鲜核危机使许多人中朝关系的走势开始重新审视,对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此类事件提出了诸多见解。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就事件发生的国际背景、当时所造成的冲击、以及事后所产生的后续而言,朝鲜半岛所发生的这一系列真真假假的舞台剧不过是在很大程度上重复历史罢了。重温历史,回味隽永。
 
 在诸多历史事件中,有两个应该值得我们的特别注意,1956年的苏伊士危机和1958年的金门危机。尽管这三次危机的起因不尽相同,它们对盟友关系的冲击,对今后国际局势的影响和预示,却是大同小异的。
 
 苏伊士危机中,英法两国和以色列合谋入侵埃及,所有的事前准备不仅对国内有关机构实行保密,对英法的最主要的盟国美国也极尽欺骗之能。直到入侵行动开始,当时的二战英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才发现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在金门危机中,中国一直没有把自己准备在台湾海峡准备采取的行动通告自己的盟友苏联。金门炮战开始后,赫鲁晓夫很紧张中国人到底想敢什么――他十分害怕苏联被中国卷入同美国的冲突,直到老毛向他保证不会把苏联拉下水,赫鲁晓夫才大方地发表了一份外交声明,警告美国不要对中国轻举妄动。在朝鲜核危机中,朝鲜也成功地隐瞒了所有人,包括大家都认为是朝鲜事实上的盟友中国。据说中国的高层人士在访问美国时告诉美国人,“我们也是看了新闻报道才知道朝鲜试射了导弹”。所有的危机中,教弱小的盟国总是想隐瞒他们的行动,总是想欺骗他们的主要盟友,而不管这个盟友对他们有多重要。
 
 英法入侵埃及后,美国开始对这两个老牌帝国主义施加压力,入侵行动最后虎头蛇尾,草草收场。但英法两国的事后反应却大相径庭。英国从此彻底在国际上以美国唯马首是瞻,甘当昔日殖民地的二把手。而法国则开始努力摆脱美国的影响,把自己看作是欧洲大陆的领袖。欧洲共同市场(欧共体的前身)在苏伊士危机的刺激下诞生,两年后法国退出了北约组织,标志着法国欧洲路线的诞生。金门炮战过后,中国和苏联的关系更加疏远。双方口头交战接连不断,毛泽东更在1958年发动“大跃进”,试图以行动来宣示自己才是名副其实的领袖。中国对对朝鲜导弹的反应则是同意在联合国通过一份措辞进行了修改的安理会声明,对朝鲜的行动表示了实际的反对。而朝鲜则表示拒绝接受这份声明。现在他们准备进一步进行地下核试验――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话。
 
 总之,危机前的盟友关系在危机后都发生了很大改变。苏伊士危机后法国用了2-3年的事件来形成自己的独立路线,但法国和美国仍然是朋友而非敌人。金门危机后中国和苏联在数年后分道扬镳,更进一步成为敌人。稍后中国更和美国联手遏制苏联,加速了苏联的崩溃。那么导弹危机之后的朝鲜呢?他们的领导人、思路和行动和50年代的中国是如此的相似,那么他们为什么不会重复中苏关系的覆辙呢?
 
 从某个角度讲,完全重复历史似乎不太可能。许多人指出,朝鲜缺乏独立自主的本钱,它的粮食和其他战略性物资,例如石油,均十分依赖中国。朝鲜也无法向法国和中国一样,抛开原来的盟友去寻找新的替代者。朝鲜的意识形态也完全是僵化的,对其他国家没有任何吸引力。换言之,就算朝鲜对中国不满意,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但所有这些理由都是靠不住的。美国、俄罗斯甚至日本都可能是朝鲜的替代方案。历史早已经证明在国际关系史上意识形态是最靠不住的因素之一,只要战略形式出现逆转,昔日的意识形态死敌马上就可以携手成为朋友甚至盟友。以上的备选国家名单,无论哪一个都有单独支持朝鲜的实力和潜在需求。现在所缺的,只是国际形势的突变。而后者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无法预测和掌握的。别的不说,一个新上台的美国总统就有可能全盘改变朝鲜半岛的政治生态。而朝鲜这几年的行动,更显示了他们急于寻找新伙伴的需求十分旺盛。
 
 一个若有若无的盟国的存在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中国对自己的盟友的实际影响力。在苏伊士危机中,美国能够成功地迫使老牌帝国主义放弃已经付诸实施的行动,在金门危机中苏联的影响就大打了折扣。而中国在朝鲜的表现,至少根据现有的公开信息而言,是不容乐观的。对盟友实际行动的控制力度往往在很大程度上预示了这对昔日的盟友今后关系的发展。
 
 另外需要记住的是,和西方盟友们相比,东方的盟友在分手后似乎更仇恨对方。苏伊士危机后的法美关系就像一对吵了架的情人,但分手后中苏、中越关系却在一定时间内变成几乎是你死我活的死局。对中国来说,如何对付朝鲜主政者变化莫测的情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和前两次危机相比,朝鲜导弹危机的最大特点在于所有发生在朝鲜半岛的一系列相关事件,并没有预示国际格局的重大变化。苏伊士危机正式确立了二战后新的超级大国的存在,金门危机加速了一个东方集团内部的分裂,而朝鲜半岛的危机,迄今为止还没看出它如何整合了国际势力。不过,就像大可在前面所分析的那样,如果我们认同现在朝鲜的思考和行为方式和50年代的中国并无二致的话,那么局势的发展其实是可以拭目以待的。
 
  ]]>
<![CDATA[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政治生存术]]>  
 对目前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来说,这个故事是一个缩影,它说明了一个简单而重要的事实:在中国,民营企业家要想把生意一直做下去,尤其是不断变大变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市场经济中无处不在的优胜劣汰的竞争压力和不确定性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而来自于非市场力量的政治风险,却是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独有因素。
 
 这种风险,根本上来自于官家对权力的绝对垄断和民营企业家在政治上的边缘地位,导致前者可以对后者进行机会主义性质的掠夺。自古及今,这种状况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实际上,政治权力侵凌民营企业正当权益的阴霾,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现实存在。凯赛的例子,只不过是众多案例中的沧海一粟。
 
 这种无处不在的政治风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民营企业家那么热衷于和政府建立起紧密的关系,例如和国有企业成立业务上的战略合作关系,或引入政府部门作为战略投资者。许多民营企业因此从名称上来看,更像一家国有单位,但实质上却是私人控股。企业家的算盘,就是通过这种紧密的政企关系,既提高企业的政治保险系数,也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体制内的资源为自己服务。
 更有雄心壮志的企业家恐怕还不仅仅满足于这种看似紧密的政企关系。他们会更进一步,和中意的某个政治人物直接发展出相当紧密的个人关系。从某种角度上讲,他们和政治人物之间结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契约性质的关系网,前者为后者提供金钱,从经济上助其实现政治上的目标;后者则利用自己的政治资源,直接为前者提供稀缺资源和获利机会。这种通过利益交换形成的纽带,由于彼此进入对方的核心决策圈子,人格化色彩更浓,也相对更加稳固。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一种增强政企关系的策略,在带来巨大的收益的同时也会带来相应的成本。例如通过引入政府作为战略合作或投资者的策略,尽管可以在获得贷款、谋求市场准入方面获益不菲,但却无法避免当企业进一步壮大时,政府因利益分配方面的分歧而发生掠夺性的机会主义行为。对企业而言,这种机会主义行为一旦发生,由于政府权力的不受限制和对企业内部经营情况的熟悉,甚至会带来更加不可测的风险,包括丧失企业的实际控制权甚至所有权。因此,更常见的情况是,为了防止这种来自政府的机会主义风险,民营企业家不得不想方设法引入多个战略合作方以进行相互制约,甚至背地里寻找其他的政治关系和靠山,以备不测。企业家大量的精力和资源,因此反而被消耗在和企业经营无关的政治斗争上。
 
 这样一来,是不是挤进政治人物的核心圈子,建立起人格化的关系网络,摇身一变成为“红顶商人”的路子更值得尝试呢?无疑,中国千年来的官商文化为实践这种策略提供了丰富的土壤和精神支柱。尤其是它能够带来的直接且巨大的经济甚至政治利益,早就为战国时吕不韦的传奇经历所证明。但实际上,通过把自己和政治人物绑定在一起,只不过把市场中的政治风险转化成了政治权力斗争中的风险,且由于权力斗争的无情而变得更加险恶。一方面,由于进入了对方的核心决策圈,企业家不再有退出的选择,只能被动地为政治人物的政治利益服务。另一方面,一旦所绑定的政治人物倒台,接踵而来的后果完全可以对企业家构成毁灭性的打击。千年前吕不韦的悲惨下场,就是今日各个热衷于当红顶商人的企业家的前车之鉴。
 
 当然,在现实中,并不是所有民营企业家都会选择通过加强政企关系的方式来规避和减少政治风险。一般来说,规模比较小的企业由于自身规模的限制,不太可能有足够的资源去形成紧密的政企关系,因而不会主动选择这种策略。同时, 很多企业家也主动避免在过多地卷入政治。马云最近就告诫“钱和权千万不要混在一起。” 俞敏洪也宣称“新东方没有靠权贵资本赚过一分钱”。而王石则大声地说万科从来没有行过贿。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企业不仅生存得很好,而且均为同行业中的翘楚。如果我们接受他们的言行是一致的话,那么迄今为止,他们显然在规避政治风险和对政治保持一定距离之间维持着巧妙的平衡。
 
 虽然现在并没有系统的研究来解释究竟在什么的环境和条件下企业家会做出相应的各种策略选择。但无疑很多因素都有可能会起到作用,例如整个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现代化的进展、企业家的个人学识、见识以及意识形态的倾向,等等。值得一提的是,企业家的个人资产专用性,尤其是他们在企业的核心技术和管理上是否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可能是影响他们选择什么样的策略非常重要的因素。例如一个企业家对现代科技和管理方式越是具有独到的见解和认识,并通过这些具有个人专有的知识来运作企业,其市场竞争优势也就更明显,从而他对构建密切的政企关系的动力就会更弱。而由于其企业资产的专有性和个人才能的不可替代性,政府出于掠夺性动机而产生机会主义行为的可能性也相应越低。这有可能导致一个良性循环,即企业家的知识和才能越是具有专用性和独特性,对知识的投资就会越大,对构建一个良性的政企关系的积极作用也就越大。相反,一个越是依赖传统资源投入和传统技术的企业,感受到的市场竞争压力会更大,对获得外部支持的要求会更强烈,从而企业家也更可能倾向于发展更紧密的政企关系甚至和掌握权力的政客发展人格化的个人关系。这有可能导致一个恶性循环,即企业家越是依赖政企关系来获得市场优势,就越会进一步投资巩固这种反生产力的政企关系,其对整个社会福利和市场经济的负面作用也就越大。
 
 无疑,企业家的这种个人资产专用性,是和技术以及管理知识的整体发展水平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社会可以利用的技术和管理水平越高,企业家就越可能培养出具有专用性的核心技术和管理技巧。幸运的是,在全球化时代,资讯和人员的不断流动,从外部为技术和管理知识的进步注入了前所未有的动力。从这个角度来看,除非中国重新退回到闭关锁国的状态,现代技术和管理知识的快速发展以及它们所带来相应的企业家个人知识素质的提高,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这就给打破中国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官商文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
 
 在可预见的将来,如何因应来自政治方面的风险,仍然会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在经营企业中必须考虑的重要内容。凯赛的例子告诉我们现实总是灰色的。但技术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它们的进步所带来的企业家自身素质的提高,无疑使我们有理由对未来维持足够的乐观情绪。
 ]]>
<![CDATA[为什么必须“保增长”?]]>  
 因此毫不意外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5月下旬的讲话中正式提出要“稳增长”。实际上,中国政府的各个部门已经默默地,但迅速地在行动了。近日来,发改委高效率地审批大型基建项目,政策制定者在宣布鼓励民间资本进入能源、铁路、银行业等要害部门的新三十六条,中国人民银行则在前天宣布降息… …和3年前为对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所推出的“四万亿”大规模刺激计划相比,目前的经济扩张政策的主要思路仍然是通过注入资金拉动经济,但是政策手段和组合显得更加多样化。这当然反映了政策制定者驾驭经济水平的提高,也更反映出主政者拉动经济增长的迫切心理。希望拉动经济增长是不奇怪的,全世界的政府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心理和激励。但在中国,“稳增长”有自有它的深刻含义。
 
 一般认为,北京当局之所以把保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放在经济工作的重要位置,是出于合法性和保持社会稳定的考虑。自1978年开始经济改革以来,实现一定速度的经济增长,一直是党证明自身的优越性的最直接的方法和手段。而在维稳任务已成为高层所关注的焦点的今天,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的重要性似乎更是不言而喻。显而易见的是,如果没有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馅饼,民众的不满意程度会上升,维稳会变得更困难。
 
 把经济增长看做是保持合法性和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实际上是从统治精英和广大民众之间关系的角度来看问题。没错,这种官民关系的确很重要。但这种思路却忽略了中国精英政治的本质特点。实际上,所谓季氏之忧,在萧墙之内而非萧蔷之外也!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同样是维护统治精英之间和谐关系的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并且只有从这一点出发,才能真正理解为什么北京当局如此热心于“稳增长”。
 
 道理是显而易见的。从执政党的历史来看,历来对党造成重大威胁的,从来不是由下自上的社会不满和抗议,反而是党内精英间的矛盾激化与争斗。从50年代到60年代的各种路线之争,到文革,到80年代计划还是市场的争论,再到前不久才出现的重庆事件,每次让执政党伤筋动骨的冲击,都是由党内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爆发所带来的。社会底层的不满和骚乱,当然也不是那么让人放心,但只要党内精英保持一致,强大的国家专政机器就足以对付各种分散的、局部的突发事件。这并不是中国所专有的现象,实际上近年来政治学的研究表明,自二战以来,对全世界各个统治集团造成现实威胁的,最主要的是来自于统治精英间的内部争斗而不是民众的抗议。
 
 对中国而言,自从毛和邓去世后,强人政治现象实际上也随之而去。目前执政党内部的团结,很大程度上已经无法靠纯粹的意识形态和领袖的个人权威来维持,而只能通过对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在政治精英间的分配来不断巩固。实际上,改革开放以来不仅仅是普通民众受益很大,最大的受惠者就是掌握政治权力的政治精英,因为他们是对最稀缺的经济资源的直接分配者。正是因为对这一巨大经济利益的分享,党内精英的互相妥协和支持才能够在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90年代以来)表现得相当具有弹性。因此,经济增长不仅是执政党优越性的体现,更是保证其内部团结的必要条件。一旦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甚至下降,直接经济利益会遭受相当损失的实际上是党内精英及其支持力量。实际上,目前中国所面临的许多急迫的经济问题(例如政府债务、房地产、环保新能源产业),基本上都和这些势力的经济利益直接相关。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即是这种情形的生动描述。换言之,经济形势越不乐观,则对政治精英的利益冲击就越大,对维护党内团结也就越不利。显然,这是中国经济增长政治经济学的核心问题。
 
 既然“稳增长”是执政党目前经济政策的优先目标,那么目前的刺激政策是否以及会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呢?其作用对经济长期增长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笔者将对这些问题逐一进行分析。
 ]]>
<![CDATA[国有经济的迷思]]>  
 张军的演讲实际上再次呼应了近年来不断升温的“国进民退”论。自本世纪初,许多触觉灵敏的经济学家和观察家就已经从一些零星的案例中,嗅出了“国进民退”的味道。不过,无论是当年的铁本事件还是日照钢铁事件,还是随后发生的浙江煤老板山西折戟事件,虽然均轰动一时,但都只是被看做是孤立的案例,很少有人把它们直接和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以及国民经济的走势相联系起来。在大多数人看来,中国正是通过不断改革国有企业,减小国有经济的比例,相应扩大非国有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的比例来实现经济改革的不断推进的。尤其是在经历过90年代中期至本世纪初的国有企业战略性改组之后,国有企业已经从竞争性领域退出得很彻底了。因此毫不奇怪,当笔者于2005年告诉一位曾经在世界银行工作过超过20年的资深经济学家,中国经济改革的一大问题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并不彻底且隐患极大时,对方显然不以为然。
 
 不过,数量上的减少和从竞争性领域的撤出,并不意味着国有企业的规模和它们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也随之下降了。恰恰相反,事情正在起变化!前世界银行驻华代表处经济学家徐高根据2008年经济普查的结果,估计全部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的资产总额为63万亿元,占全国企业总资产的30%,尽管其数量占全国企业数量总数的比例还不到3.1%。换言之,国有企业的平均规模要远远超过了非国有企业,按单个企业平均资产规模计,国有企业是非国有企业的13.4倍。而根据天则经济研究所前不久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在2001-2009年期间,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累计获得利润总额为58462亿元;2009年的账面利润总额比2001年增长了3.89倍,账面净利润同期增长了4.37倍;同期累计获得净利润为4万多亿元。这份成绩单的效果如何,对比一下当年国有经济的拙劣表现就知道了:根据《经济日报》当年的报道,1998年,2/3以上国有企业亏损,在国家统计局工业司统计的5.8万户国有企业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亏损企业亏损额为近千亿元。全部国有企业亏损额比上年同期增长23%,其中国有大中型企业亏损增长30.4%。无疑,在经过十几年的“抓大放小”后,国有企业已经来了个华丽大转身了。
 
 但这些数字远不足以说明国有企业实际经济和政治地位。实际上,国企不仅仅在经济规模上遥遥领先,他们的垄断地位更让人惊羡。在石油化工、电信、交通、民航等等所谓战略性领域,投资的权限是根据国企-非国企的身份标签而不是投资效率来决定的。国家通过各种行政法规设置极高的进入壁垒,把非国有企业排除在外,把这些战略性行业变成了国企尤其是央企的禁脔。
 
 国企还不停地从政府手中得到各种政策性优惠和资源。这些包括无尽的低成本的银行贷款、海量的财政优惠补贴、一旦需要就会出台的各种救助解困(bail-out)政策支持……等等,国企从政府那里得到的各种投入和支持,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除此之外,它们的组织优势也是无可匹敌的。2003年成立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在中央和地方统筹管理和协调国企的行动,为国企的国内扩张和海外兼并添加助力,使国企如虎添翼,势不可挡。目前的国企,尤其是那些超大型的央企,已经不满足于局限在那些所谓的战略性领域里了,而是开始毫无顾忌地向其他行业,哪怕是竞争性行业插手了。实际上,只要是有盈利的经济活动,包括地产、生猪养殖、食品加工,即使它们并非单个国企的主业,也完全不妨碍后者的强势进入。而国企和金融业的结合,例如通过兼并信托投资公司的方式,实现产融一体化,现在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如今的大型和超大型国企,无疑和韩国的超大型企业集团和日本的财阀越来越相似了。
 
 不仅如此,央企的雄厚财力和扩张欲望,开始和地方政府相结合。自2008年以来,在国资委的推动下,央企正在快速实施和各地政府的对接,由地方政府出地、出原料,央企和地方国企出钱的“央地大联合”战略。由于国企的雄厚财力和网络,这一战略越来越得到各地政府的青睐。例如广东省湛江市和宝钢联合,拿下了发改委1000亿元的投资;而整个广东省在2011年就从和央企对接的战略中拿到了2万亿元的投资。整个2011年,央企地方投资超11.38万亿。即使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去年末今年初也与国资委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据不完全统计(不包括北京、上海、西藏),2008-2011期间,央企地方投资额四年增长42倍。
 
 不过,也有人认为,在这些炫目的数字背后,却是高昂的经济和社会代价。尽管国企的账面利润率较高,但把其投入的市场价值折算进去,其实际回报率却可能是负的。按照国务院参事汤敏的计算,2011年央企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约8.4%,剔除息税后的总资产回报率约3.2%,还不及银行的1年期基准存款利率3.25%高。而根据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结果,2001年至2009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平均真实净资产收益率则为-6.29%。总之,国企的账面绩效并非其真实绩效,在扣除了包括政府财政补贴、融资成本和土地及资源租金等各种超市场优惠待遇的投入成本之后,国企的盈利能力实际上大大低于非国企,甚至可能是负的。
 
   而由于国企并不依赖市场机制和市场价格,因此其扩张不考虑机会成本,也不会受经济成本的约束,表现出盲目性和无效率性。这无疑会带来明显的挤出效应,即国企的扩张相应带来民企的萎缩,包括投资和就业的缩小。张军在青岛的见解,实际上表达了对这一效应的不满和担忧。
    国企扩张的社会成本也开始日益明显。一方面,国企的强大资源汲取能力,无疑给寻租提供了良好的机会,必然滋生大量腐败现象。另一方面,国企的无限制扩张倾向也会带来各个利益方潜在和现实的利益冲突。例如最近在陕西、陕西、内蒙、山东等地,接连发生的央企和地方企业(包括地方国企)的冲突事件,就是这种利益冲突的直接表现。
 
 正是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许多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均开始严肃思考如何重新启动国企改革、推动民营经济进一步发展。从2004-2005年以来,有关部门就开始通过制定放宽民营企业投资准入的“三十六条”和“新三十六条”,不断放出风声要大力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今年初,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推出政策研究报告,并由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亲自主持报告发布会,呼吁中央正视国企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在重庆,新主政的张德江书记也大声呼吁要通过扶持民营经济和民间资本的方式实现“共富”的目标。无疑,事态的进展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改革和增长出现困难的症结所在。不过,认识到问题存在只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关键的环节在于:经济管理当局真的有足够的决心和资源去打破国企的垄断和减少对民营经济的管制吗?
 ]]>
<![CDATA[Some short comments on Zhang Yimou’s new film “The flowers of War”]]> Overall, an excellent work by Director Zhang! I do not concur with those who may look down on it as propaganda. To be sure, the movie created pieces of tired plots as a reminiscence of patriotism, say, the heroine cited an ancient poem reminding her champions, the other eleven exquisite ladies, of the necessity of sacrificing themselves to save the girl students. But surely they were not calling for people to devote themselves at all cost to stupid things such as a leader, a party, or future victory for a great cause, but instead to protect the weak from the atrocity committed by armed thugs like LITTLE JAPANESE at the time. Nor did the brave Chinese soldiers who fought hopelessly to die with the enemies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ovie belong to the camp which won the civil war in the late 1940s. And, you see, the staring actor Bale, the FARTHER, is actually an ordinary WHITE MAN, a coward and flirt at first but ultimately became a hero who took high risk to save the young girls. The movie shows no signs of bootlicking and flattery. And I do not think this movie has the capacity of sowing and arousing hatred against Japanese so as to add legitimacy to current government. It is just a movie, a commercial product targeting Oscar audiences! It is worth your money and time. Now, take my advice to walk in a theatre to enjoy the show. I bet it won’t let you down.
   ]]>
<![CDATA[俱往矣,还看明朝:2011年宏观政策的回顾和展望]]>  
 政策核心首先表现在维持价格总水平的稳定,这主要是为了降低通货膨胀不断上升所带来的压力和危险。按照官方CPI同比变化率计算的通货膨胀率,9月达到峰值,约为6.1%。是近3年来的最高水平。面对经济过热的风险,管理当局从2010年10月开始,连续5次提高利率,9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并且严命银行执行存贷比例管理以及设定了强制性的贷款上限。
 
 其次表现为控制房价。为此,去年就推出了限购令以控制消费者和投资者购房。在执行一年后,有关方面最近已经明确表示了限购令在近期内不会松动,会继续执行下去。同时公布了由政府提供低价廉租房和公租房的保障房建设政策,意图由政府主导,向中低收入阶层提供廉价住房。
 
 三是维持地方政府财力与现金流的稳定。在过去数年宽松的政策环境的鼓舞下,在土地财政的刺激下,各地地方政府大干快上各种投资项目,在获得了可观的经济增长速度的同时也累计了大量的债务,据官方的较笼统的估计地方债务可能达到10万亿以上(按10万亿的规模计算约占GDP总量的27%左右)。由于地方政府的投资热情是数十万新增信贷的重要背后推动力量,因此渐渐收紧的宏观调控政策不可避免地引起了是否会加重地方政府债务负担的疑虑。为此,在经过漫长的讨价还价之后,地方政府终于获得了能够自行发债的权力。目前,已经有上海、浙江、广东、深圳等地获准得以自行发行地方债券融资。
 
 所有这些政策,无疑都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政策设计者的初衷。通胀率10月份已经降至5.5%,且许多分析人士指出CPI存在继续下降的趋势。在房屋成交量出现明显下降的情况下,房价的上涨势头看来也已经得到控制,在一些城市的外围地区,房价甚至有所下降。 而允许地方政府发债,不仅能够解决地方政府融资问题,许多市场观察人士甚至乐观地认为这会提高政府资金使用的效率,改善地方政府治理水平。
 
 不过,所有这些维稳性的宏观政策,着眼点却只是对宏观变量本身的调整,却没有触及导致这些变量出现异动的根本原因。因此,维稳性宏观政策的效果只能是短期的,它们在解决眼前问题的同时,不得不继续面对由于深层矛盾依旧所积压的老问题,同时要想法设法不断对付在解决当前问题过程中所产生的新问题。
 
 首先,无论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还是提升利率,都没有改变一个基本事实,即金融市场最关键的价格——利率仍然是行政控制而非市场决定。并且,即使在数次提高利率之后,剔除了通货膨胀率的真实利率仍然是负的。这种真实利率为负的情况,随着宏观调控放松迹象的出现,看来会继续维持下去。笔者在上一篇有关温州金融危机的评论专栏中已经论述了这种金融抑制型政策所带来的负面效果,这里不再赘述。但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降低存准率和提高利率,更直接的效果不是给那些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提供资金,而是维持国有银行部门的盈利能力。实际上,国有银行的存贷息差收入,是其巨额利润的主要来源。这说明,对于那些非国有企业而言,随着利率的上升,其借贷成本很可能会不降反升。而财富从居民部门向国有部门的逆向流动,还在继续进行。
 
 其次,房地产调控政策,表面上看是制止了房价的过快上涨,实际上却是以压制长期内市场供应的代价取得的。且本轮房地产调控,客观上将造成中小房产商出局,市场进一步向有限的行业巨头集中的效果。换言之,未来房地产市场供需失衡的矛盾反而会更加突出。不过,看来消费者很欢迎眼前的房市价格上涨趋势放缓,而这正是政策制定者所欲乐见的结果。
 
 允许地方自行发债的效果也是值得谨慎考虑的。核心的问题是和预算软约束同一性质的问题。显然,在当前的体制下,如果地方政府无法还债,也不可能破产,只能由上级财政或银行承担。这不仅不会对地方政府的融资和投资行为构成足够的约束,还会加大未来通货膨胀的压力和风险。
 
 宏观经济政策的上述正、负面效果,归根到底这些政策的重点都是为了保证明年最高权力交接前的稳定局面。显然,给定这种政治上的首要考虑,明年的政策重点也就呼之欲出了。笔者认为明年的宏观政策会继续维持今年的政策主线,维稳性宏观政策将仍然是明年的主旋律。
 ]]>
<![CDATA[温州的危与机]]>  
 无疑,温州所出现的问题在相当的程度上反映了近年来经济大环境的变化,包括中小企业经营和融资环境的恶化、民营经济在国有垄断资本面前的弱势地位、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背景下的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的畸形上涨,等等。所有这些,都严重压缩了民营企业的利润空间,极大打击了企业家继续投资实业尤其是制造业的积极性,却同时鼓励他们将大笔资金投入资金回报率高的投机活动。当宏观经济开始紧缩后,借款成本更高,资金供应进一步紧张,并终于导致资金供应链断裂,从而酿成目前我们所看到的一系列后果。
 
 以上分析,无疑是极具观察力的,笔者也完全同意这些分析对近年来宏观经济环境的剖析。不过,具体到对目前温州危机的分析上,以上分析却存在着一些需要进一步厘清和补充的地方。
 
 首先,温州近两年来实业,尤其是制造业的表现实际上比较稳定。以工业为例(见下图),2009年温州地区工业的单位产值利润率是4.9%,资产利润率是6.3%,2010年则分别上升到5.8%和6.9%。同期工业部门就业人数也有上升,说明这一成绩并不是通过牺牲就业来取得的。这当然不是说温州企业所处的宏观环境有多好,而更多地说明了民营企业在面临困难时候的灵活机制。笔者虽然没有得到今年的详细统计数据,但有理由认为变化不会很大。
 
 其次,对本地的实地观察也间接说明了温州实业的基本面仍然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并非出现了原先想象中的崩盘状态。例如,在这次老板跑路事件中,所谓出事的老板和企业,基本上都不是来自于制造业密集的地区(例如乐清和瑞安),而是集中出现于瓯海、龙湾、鹿城这样的地区。显然,问题的原点并非简单的实业失败或经营不善。
 
 另外,简单地把问题归结于温州地区地下融资的活跃也是不对的。温州历来民间融资流行,社会信用体系极度发达,事实上拥有中国最良好的民间金融记录。事实上,如果没有温州发达的民间借贷,该地区的民营经济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根据我们的了解,温州的中小企业,大多通过民间借贷而不是正规金融机构进行资金融通,且状况良好。截止目前为止,大多数企业并没有出现因为资金供应紧张而导致的关门跑路事件。根据财经网刚刚发布的9月份的温州金融数据,该地区银行坏账率仅为0.055%,实际上处于相当低的水平。这也说明了该地区整体金融运行状况良好。
 
 温州的经济乱象,直接原因是的确有部分人士,通过借贷渠道获得大量资金,进行投机性活动,包括赌博、房地产和金融衍生品投资。一旦失败,无法继续融资,只好跑路。
 
 但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问题在于,如果资金主要是通过民间信用获得且投资回报属于正常范围的话,实际上债务人再融资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这是为什么很多在紧缩的宏观经济环境下面临困难的企业家能够一直撑下去的主要原因。但对于那些并不是通过民间信用体系,而是通过单一而具体的渠道融资,那么一旦通过这些渠道融资的资金量巨大但渠道本身却出现了问题,那么整个资金链条出现崩溃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高。
 
 实际上,根据当地一些市场人士的观察,温州目前爆发问题的地区,正是前不久在“反腐”行动中很多官员纷纷落马的地区。一个更合理的判断是,这些地方的融资活动更多地依赖于脆弱的根据私人社会地位和关系进行融资,而一旦这些私人社会地位和关系受到冲击,整个资金供应链就会立即发生断裂。
 如果这一观察和分析是合理的,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一些结论:一是温州市目前所直接表现出来的问题,实际上颇具特殊性,并不具有一般普遍性的特点。温州市所应采取的救急措施,实际上应该更多地着眼于消除市场上可能会出现的恐慌情绪,降低企业家们对紧缩银根的担忧,防止出现因为恐慌情绪蔓延而导致的全面资金抽逃的局面,而不是对某一两个出现问题的具体企业进行拯救。在这一点上,温州当局的对应措施是比较迅速的。
 
 二是在当前真实利率为负的条件下,资本逐利的本质会使得资金寻找其它高回报的投资渠道的冲动保持高涨。在这种大背景下,无论正规金融紧缩银根还是放宽信贷,实际上都意义不大。未来出现投机失败而导致社会动荡事件的可能性还是会很大。只不过很可能以不用的形式和方式,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表现出来。
 
 三是无论温州市当局的当前政策如何,除非他们能够推动上层进一步放松对金融管制,否则对温州企业所面临的深层次的问题无所助益。温州企业最需要的,是民间融资活动的合法化和金融自由化。一旦这两个方面获得突破,将极大地提高该地区的总资金供应水平,大大降低借贷成本,并推动融资服务向更优质的方向发展。向更高层的管理当局进言,坚定后者推动进一步金融改革的决心,是本地政府的责任。这件事如果做得好,就能够变危机为机遇,为温州总体经济环境的突破性发展铺平道路。
 ]]>
<![CDATA[窃钩者诛- 吴英的”非法集资案“如何收场?]]>  
 我对吴英案的所有信息均来自于公开报道,也许有理解错误的地方,但我还是想就此案说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些意见已经和一些朋友提起过,在这里基本上按原样贴出:
 
 
 1、 吴英案并不是一个人的案子,牵扯很广,社会上众多角色参与。但这个并不稀奇,实际上,在以前的所有“非法集资”案子里,如90年代的沈太福集资案,80年代浙江的乐清集资案,等等,莫不如此。浙江历来社会资本雄厚,民间网络发达,出现吴英并不奇怪。不过,吴的年龄很小,的确是个特例。有人怀疑为什么这么年轻的姑娘有能力调动如此多的资源?经验表明,以往牵头的人基本上都是年纪较大的老油条,具有很丰富的社会经验。但这更可能是因为吴英以往办企业成功所得到的社会承认,尤其是吴英的家庭(从报道中来看)并不具备很强的背景。换言之,我认为吴英的确是那种具有天才的企业家才能的人,并且她很善于推销自己,其结果就是很年轻的她获得了社会承认。这样的例子,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层出不穷,近年来许多所谓新产生的百万甚至亿万富翁例如FACEBOOK和GOOGLE的创始人都是年轻小伙,但在中国,这样的企业家却可能被看做是骗子,岂不悲哀?
 
 
 2、吴英案和以往所谓“非法集资案”不同的是,吴英的资金链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很大的问题,实际上,她的经营状况还算可以,正规经营上的资金回报足以支撑她所承诺的高回报,至少在短期内问题不大。
 
 3、之所以投资者(债权人?)对她进行质疑,是因为这时有政府力量干预,认为这是不合法的。换言之,和以往的案件相比,这是一个典型的政府叫停的案件,并不是吴英的资金链条本身出了问题;(如果我对这个案子的理解不错误的话)
 
 4、一旦政府插手,吴英纵有天大本事也难逃厄运。这是资本家在中国的悲剧,无论你多么有钱,在权力面前不值一提。
 
 5、问题是,吴英在较短的时间内一审被判死刑。这是个较强的信号。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这是杀鸡吓猴。即借小吴的人头来警告那些敢于和体制争夺资源的企图。资源,尤其是金融资源,是权力的经济命根,是权力资本主义的核心利益。尤其是近年来经济形势不明朗,宏观调控难度越来越大的条件下,对金融资源的体制外流动的控制会越来越强。这是吴英案发生的大背景。
 
 6、如果以上分析合理的话,问题的另一个关键就是为什么偏偏选择吴英开刀。这背后的理由我无法知道,但这会直接关系到吴英案二审的结果。吴英的命运系于此。
 
 7、总之,吴英案可能不会因为这个小姑娘年纪小而网开一面,吴英即使侥幸不死(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我认为这还是有希望的),很可能也会面临非常严厉的处罚。这是近年来所谓”国退民进“的逆流在民间金融领域里的表现。吴英案的最后结果不仅仅是民间金融发展的一个风向标,也是权力未来如何掌控经济资源的一个标杆。
 
 8、 联系到以往政府在金融上的投资损失可能动辄以数十亿美元计(例如黑石投资的例子),却无人被问责;而一个小姑娘凭自己的本事融资却招来死罪,端的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
 
 9、很多人现在说要通过药家鑫案来推动死刑的废除,我觉得如果大家有热情、有能力,却精力有限的话,倒不如多替吴英多呼吁一下:刀下留人!
 ]]>
<![CDATA[恢复六方会谈应该为期不远]]>  
 
 简单地说,如此高规格的代表团访问朝鲜,不可能仅仅是给一个已经宣布放弃了马克思主义而高举金氏家族主题思想旗帜的变化莫测的政权进行背书。我的猜测是,北京极可能用对本届金氏政权的某种程度的支持来换取朝鲜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上的合作。和以往不同,金氏父子对来自中国的支持是实在需要的,且没有多少选择。毕竟,留给当前朝鲜最高权力领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留给他的继承人的缓冲时间也不多了。没有来自某个大国的支持,年纪过轻的继承人的权力基础是不牢靠的。伟大领袖在这方面并没有多少玩弄阴谋诡计的空间。以往那种不讲信义、出尔反尔的伎俩这次应该不会再有表演的舞台了。如果朝鲜这次能够做出放弃核武器,重返六方会谈的承诺,那么这种承诺应该是有较大的可信度的。
 
 
 在中国政府主导下重启六方会谈,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对北京而言是个不可多得的外交亮点,值得这次高规格的代表团出现在平壤。当然,如果北京的客人对这个变幻多端的政权做出更多的承诺和保证,那么无疑也将是画蛇添足。
 ]]>
<![CDATA[几点对经济数据的随想]]> 最新的经济数据发布了,看了一下。通胀上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去年年末和朋友交流对经济的看法,我说来年出现通胀的可能性较大。当时说通胀上涨后,利率上升的可能性也会上升。但现在看来,利率不一定会涨。现在各级政府的债务很高,有很强的积极性通过通胀来逃债。加上18大之前各方利益博弈宜静不宜动,因此我的预计是利率基本上不会上升,即使有小幅上升,也还是不会改变负实际利率的状态。这意味着的确房价甚至股价等资产市场的价格会继续涨下去。当然国家的政策经常不可以以常理度之,不过出现偏差的可能性较小,至少现在看是这样。
   进口也长得快。有朋友说这是国家调控的结果。我不这么看,这把他们的能力看得太高了。首先,进口是否增加很大程度上不受国家控制,除非大部分进口都是国企搞出来的。同时,从统计上来讲,进口越多,对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越不利,除非出口增长更快。现在的进口上涨,可能是国内投资增加的结果。而投资的快速上涨,会进一步加重通胀的压力。在目前情况下,实际上对国家宏观调控的压力增加了。
   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劳动法出台和最近罢工潮(主要针对外企)频繁,这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
<![CDATA[通货膨胀:货币现象还是供应问题?]]> 不错,通货膨胀是一种货币现象。不过,要解释为什么在物价普遍上涨的同时,有些商品的价格,例如食品,上升得更快一些,就不是简单的货币主义所能完美回答的了。不要忘了,过多货币相对的是更少的商品供应。在考察货币方面的原因外,本次通货膨胀所反映的供应方面的原因亦不可不察。
   在谈到此次物价上涨的因素中,学者们关注的是固定汇率制度下因顺差上升、外汇储备规模扩大所带来的货币供应的被动增加。由于国内的政治、经济结构的原因,这些扩大的货币供应并没有被央行的对冲政策所完全吸收,成功地刺激了总需求的上升,主要表现为对房地产投资需求的扩大,并通过相关产业的拉动而最终传导到其他行业。生活资料价格的上升,是这轮总需求扩大的最终反映。再加上全球性的由于能源、中间原材料和初级产品(如大豆、小麦)价格的上涨,由于进口这些商品(无论是作为中间投入还是最终消费品)的成本上升,中国食品价格的上涨是必然现象。这里我们不考虑例如因为猪瘟所引起的短期价格波动。
   如果这一推断环节基本不差的话,那么有几点是值得注意的:一是现在反应物价上升的指标,例如CPI以及核心通胀率等,都对反应本轮物价上涨存在一定的缺陷,因为它们没有反映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价格的上涨。是否应该把房地产价格在内的资产价格包括进通胀预警系统是一个大问题,值得有关部门好好研究一下;二是如果本轮通胀除了货币因素的原因外,也包含了成本上涨的因素在内,那么目前有关部门针对总需求所开出的药方,例如提高利率等,能在多大程度上起到作用,也是值得考虑的。
   再回到供应方面上来。食品(包括粮食、肉、蛋、奶类)价格的上涨,按理来说应该刺激食品生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和甚至抑制食品价格的上涨。有方家认为不一定,因为没有考虑生产方(主要是农民)的预期问题,这可能导致例如惜售的问题。不过大可对此表示怀疑,一是惜售受到农产品储存时间的限制,而后者又受到自然因素的限制。例如粮食,储存时间不能过长,否则猪都不愿意吃,更何况人;二是即使惜售心理存在,能在多大程度上形成大范围甚至全国范围内的统一认识,是值得怀疑的。惜售,从本质上讲是一种变相的集体垄断行为,在行为主体多且构成复杂的情况下,这一策略是否可以成功,以及能在多长的时间范围内成功,都是可以大大打个问号的。这方面严肃的研究成果好像也不太多。
   在大可看来,除了货币因素和其他结构性因素外,食品价格的上升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政府对相关管理措施的不力甚至失误。比如,对粮食储备的信息披露上面,政府一直是神神秘秘,仿佛此类信息是国家机密。实际上,如果有关信息可以公开,对及时调节生产会大有助益,不知为何政府把它像个宝贝一样捂得严严实实。另外,各地政府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对农业和农副产品生产的干预政策,比如农地只能种植特定的农作物(说是保护农业生产),比如某地不能养猪(说是怕污染环境),比如某地奶制品只能卖给指定的加工工厂(说是促进本地工业),等等,形形色色,蔚为大观。所有这些政策,不管口号多么漂亮,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打击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压制农产品的有效供应。在国内,大部分的经济问题不是因为市场不好,而是因为差劲的政府政策导致市场不能有效运转。国务院和发改委心急火燎,希望用价格控制的行政手段来强压价格,动机可以理解,但希望他们不要把自己的能量看得过重了,短期内用一下可以,切不可上了瘾。否则到头来按下葫芦浮起瓢,说不定还搬起石头砸了脚。而其他一些相关的建议,比如据说广东某人提出要通过恢复票据制度来对付通货膨胀,真真是不登大雅之堂,连一个经济学本科生的见识都不如。见过蠢的,但的确还没见过这么蠢的。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2008-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