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浪 2009-08-31 10:15:59
分类: 未分类

  按——十几年前,哦,应该是1995年,我在驾校学车的时候,顺手写了几篇感受,完全纪实,文学式的。忘了在哪里发表过,好像是中靑报的《青年时讯》吧,当时是想写一组关于学车的,后来只写了三篇。    有时候重温一下自己当年的文字,不为卑帚自珍,而是找一找年轻时的情绪和状态,让自己多一点清新和激情,延缓老去的节奏,感受那种“哎呦,我还有这种时候”的回忆中轻......

阅读数(910)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31 10:05:55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称职的摄影师没有闲着的时候        袁景智本来是拍嘉宾来的,顺便拍拍当地领导、少年儿童和嘉宾在一起的胜景。结果从影像的价值来看,他拍到的比没拍到的更有意思。    图像价值是随机存在的,并不像某些“新闻”那样在规定时候发生;有时候“慈善”也会是一个挺矫情的事情;有时候定制的的笑容是被延时了若干小......

阅读数(631)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31 10:03:06
分类: 未分类

  这是近期在我的博客后台几位《地图的发现》的读者的留言,在这里录以备案,时时提醒着自己。    ——提醒什么呢?书出来了,你就把自己交给了读者,高手总在芸芸众生中,你不懂的,总会有人懂;你不知道的,总会有人知道;你知之不多的,总有人比你知道的多。这就是互联网的好处!    谢谢读者!        几则读者来信        一        您在......

阅读数(603)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25 19:28:34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编辑的抉择    原来是另一张照片的。编辑说:换了。换的好!    以版面和摄影的方式表达我们对台湾人民的深切关怀,一如去年在地震灾害面前台湾人民做的那样——“血浓于水”,就是说,通同的种族、文化和历史,你的痛就是我的痛。    编辑学里是讲“版面语言”的,准确的编辑语言就是提供受众想知道和想表达的信息;也是区别一张报......

阅读数(1065)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25 19:18:43
分类: 未分类

  应该是1998年前后在《大众摄影》发的文章,这几天又被我翻出来了。    年纪大一点人应该知道康矛召,70年代曾经做过驻柬埔寨大使,那个时候曝光度挺高的。人们不很熟悉的是康本来是新华社记者,在渡江前到野战军炮团当政委,正好赶上了炮击英舰“紫石英”号。开炮的就是康矛召的那个团,而且(重要的而且)当时的康矛召把标准头的照相机贴在20倍的炮队镜......

阅读数(674)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18 11:36:15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血战敌后的115师》是由115师政治部于1941年出版的一本记述该师抗日战斗历程的文章结集。我是在三、四年以前在潘家园收到的,因为卷首的木刻。2006年10月13日我在博客里介绍了这些木刻,(《八路军115师六将领版画肖像》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3673),可能是山东潍坊的115师纪念馆以某种形式引用了,今年被......

阅读数(1051)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14 23:22:24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遇”与“求”    在上周发生的所有新闻中,这是引人注目的一条。其中不仅因为两名美国女记者被朝鲜特赦,更因为这是朝核问题僵局中一个新的动向,何况这里还牵涉到“六方会谈”的未来以及东北亚局势的未来。    从图像的意义上说,这张片子捕捉了舷梯前亲人相聚喜极而泣的一瞬。不过就整个新闻事件而言,它只能被认为是......

阅读数(843)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12 09:56:52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2006年10月13日我在一篇题为《八路军115师六将领版画肖像》(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3673)的文章中介绍了我收藏的一册八路军115师文献以及书内的115师将领木刻肖像。令人喜出望外的是,这些木刻的作者那狄先生的儿子那秦生先生看到了这篇文章,并和我联系上了。为此,我在7月6号的博客中说到了这个......

阅读数(929)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07 15:30:58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新闻与视觉    什么叫“新闻图片”?“新闻图片”中的“新闻”要素与“视觉”要素是两个有关联又有区别的东西,Mark Wilson的这张照片可以作为范例。在这里,“新闻”是王岐山参加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我们经常见到的标准的“新闻照”是这一瞬间前中美首脑刚刚完成的合影或握手的照片。不过我想,多数受众都会喜欢这张—......

阅读数(1267)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05 16:13:36
分类: 未分类

  我族都是炎黄子孙,所以倒(读上声)到五千年以前,差不多都是亲戚。还有横着“倒”的,比如说现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先生和咱们也是亲戚,不但是亲戚,他的祖上还是是根在黄河流域‘少暤氏’!这是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物理学博士、这两年在上古族源研究中颇有新见的朱学渊先生的说的。    我还和谁是亲戚?    奥巴马政府的两名华裔部长7月14日同时到中国来......

阅读数(2984)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03 14:15:11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回眸    拍摄中瞬间的捕捉对作品成败经常是决定性的。图片中人物回眸的这一瞬就是这样。试想,如果画面中的他在街道上直行直视(这是常态),这张照片将了无意趣。在生活场景中镜头的狩猎捕捉的是异常,眼睛看到的异常和作品中记录的异常之不同,在摄影师直觉按下快门的那一下。捧着照相机,追随良久期待良久,等着的就是那一下—......

阅读数(809)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8-03 14:09:38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柳军,再来一个!         我对柳军摄影的关注可以上溯到20年前。        那时候,他的一组反映战场生活的片子强烈地感染了我。1990年7月号的《中国摄影家》上,我写了题为《目击战争〉的文章,其中我说到阿·卡列宁,在前苏联出版的一部纪念卫国战争胜利40周年的画册上,他的照片共有11幅。我写道:    “我认为在画......

阅读数(2220)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28 13:29:56
分类: 未分类

  因为热播的电视剧《潜伏》,也因为多年对中共情报史的兴趣,我在四月份编写了长文《“余则成”地图》(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37-954.shtml),并在网上被“点”了20万下,最近一期老六的《读库》上也全文转载,甚至凤凰卫视上杨锦麟读报的时候都顺带着叨咕了几句。心下里估计,我大概可以算作民间的一个“吴石案”专家了。顺便说一声,......

阅读数(4025)    评论数(1)
作者:杨浪 2009-07-27 09:24:49
分类: 未分类

  在中国革命摄影队伍中,顾棣是一个特殊的战士。他在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中参加工作,却没有拿起相机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他和他的战友们,在艰苦的战争年代用鲜血和生命保护和整理着中国革命战争的形象史料。    老图片的独特文献价值      < wind_code_1 >    < wind_code_1 >    顾棣保管的影像中,有吴群、石少华在战争年代的进行采访......

阅读数(1058)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24 09:48:14
分类: 未分类

      掰    掰腕子是一个比较容易“出片子”的场景。它的场面小,景别好控制。对抗性强且充满了有个性的趣味。由于这个游戏中的跌宕和持续的时间正适于拍摄,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表现这个民间游戏的有意思的片子。    袁鹏的这幅好在他不仅表现了对抗“选手”的状态,还表现了周围孩子们的欢畅情绪,再有简陋的农村课堂的环境:斑驳的讲台、粗......

阅读数(800)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20 09:36:59
分类: 未分类

  < wind_code_1 >      在任何一个现代都市中,发现这种极具对比意义的细节都不是难事。摄影师们多具有平民情愫,他们总爱把这类情景呈现给我们。问题是,你还想说什么?    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中国从1991年的0.282已经到了2000年的0.458,据说这已经超过了国际公认的警戒线,预示着社会矛盾的增加。我猜邱伟荣想说的也是这个。然而你只说了......

阅读数(769)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17 09:58:18
分类: 未分类

  就像刀子刻在心头    即使我含笑地死去    她也不会离开我的胸口    如今    她已经死了,    我把深深的怀念    托给东去的溪流。            海         多少诗人 为你倾倒,    今天我又 投入你的怀抱。    你飞溅的浪花 向战旗高举,    血红的旗下 滚着奴隶的狂涛。    这浪花 犹如......

阅读数(824)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17 09:56:59
分类: 未分类

  绿色的白桦 亭亭玉立,    多象我身边 美丽的少女。    深秋的夕阳 迎着波动的湖水,    幽谷的晚风 带来醉人的诗意。    我轻轻剥下 一张树皮,    急切的探寻 它内心的秘密。      印传单         一件破旧的军衣,    挡住了战士的眼睛。    几句慷慨的语言,    欺骗了战士的心灵。    高高的蓝......

阅读数(626)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17 09:56:00
分类: 未分类

  我们战士的胸襟    装得下天空,装得下海洋,    可是今天这亿万吨的幸福,    倒叫我语言梗塞,一句话也不会讲,    只是呆呆地望着,这人间的太阳。        组诗——过去的故事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就像刀子一样刻在心头,    即使我含笑地死去,    她也不会离开我的胸口。      序        有人说:......

阅读数(778)    评论数(0)
作者:杨浪 2009-07-10 11:05:27
分类: 未分类

  对于死亡的态度是我辨析诗人“精神指纹”的根据。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的实现可以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缘于战争的生命价值观。逻辑上同向推导,为了同样的目标,他人的生命也是可以消灭的,最后就导致一个逻辑:为了某一理念,可以不惜牺牲自我和他人的生命。在这里,“崇高目标”中人的生命意义被抽却了。历史证明,这正是所有世间暴虐行为的精神依据,也是......

阅读数(502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关于吴石烈士的一点新材料
http://t.caijing.com.cn/k/lsOl">财经网网友: 看看不同的声音:谷正文: 中共臺灣省工委覆滅記——蔡孝乾、吳石系... http://t.caijing.com.cn/k/lsOl
那一年人们为什么都往山沟里钻?
财经网网友: 那时,学生也野营拉练
短评《长征》
财经网网友: 聖方濟的和平禱詞:主呀!讓我做你的工具,去締造和平;在有仇恨的地方,播送友愛;在有冒犯的地方,給予寬恕;在有分裂的地方,促成團結;在有疑慮的地方,激發信心;在有錯謬的地方,宣揚真理;在有失望的地方,喚起希望;在有憂傷的地方,散怖喜樂;在有黑暗的地方,放射光明;神聖的導師!願我不求他人的安慰,只求安慰他人;不求他人的諒解,只求諒解他人;不求他人的愛護,只求愛護他人;因為只有在施與中,我們有所收穫;在寬恕時,我們得到寬恕;在死亡時,我們生於永恆。MakeMeaninstrumentofYourPeace-St.FrancisofAssisiLord,makemeaninstrumentofYourpeace.Wherethereishatred,letmesowlove;Wherethereisdoubt,faith;Wherethereisdespair,hope;Wherethereisdarkness,light;Wherethereissadness,joy.O,DivineMaster,grantthatIma
摄影家黄翔的将军生涯
财经网网友: 请问您有黄埔军校第七期带照片的同学录吗?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13032085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执行时间: 【0】:60.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74【1】:63.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74【2】:6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73【3】:66.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73【4】:67.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71【5】:69.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71【6】:71.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53【7】:72.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53【8】:73.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52【9】:75.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52【10】:77.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06【11】:78.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06【12】:80.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787【13】:81.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787【14】:84.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709【15】:86.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709【16】:88.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692【17】:89.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692【18】:90.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691【19】:9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691【20】:95.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647【21】:97.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647【22】:99.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638【23】:100.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638【24】:102.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532【25】:103.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532【26】:105.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511【27】:108.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511【28】:109.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510【29】:11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510【30】:113.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509【31】:11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509【32】:117.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480【33】:120.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480【34】:126.4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