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也夫 2015-02-16 23:42:00
分类: 未分类

按语:上篇博文挂出后,有网友提出异议。与其三言两语回答他,不如挂出这篇——这是更充分地回复。我见到的“素质教育”的辩护士中,首推袁贵仁。老实说,《吾国教育病理》原稿的第一章是批判李岚清的教育思想的。出版社不敢接受,要求我重写这一章。其中的批判对象便转向了袁贵仁。放过李——还是捎上了一句,转向袁,对本书有好处。因为批判袁贵仁终归有点......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5-02-16 23:42:00
分类: 未分类

<按语>:以下是当年笔者对温家宝总理言论的含蓄批评。在袁贵仁的言论引发社会上广泛不满之际,似乎是李克强总理发出声音的时候了。2010年2月27日人民网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温家宝总理27日下午3时接受中国政府网、新华网联合专访,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 [温家宝]我们现在的教育确实存在许多问题:一是教育行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最好大......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5-02-09 20:40:08
分类: 未分类

<按语>:袁贵仁近日的言论荒谬绝伦,且在全世界造成极坏的影响。笔者以为,能说出这样的言论教育部长改引咎辞职。笔者一直忙于自己的学术研究,无暇顾及此事,时贤的批判已很充分。仅呈现我此前对他的某些论述的批判。从中可以看出部长大人的学术水准。“素”字在《辞源》中可以找到五重意思:1)白色生绢;2)白色;3)空;4)朴素,纯洁;5)始,本。“质”字在《词源》......

阅读数(78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10-22 19:40:04
分类: 未分类

子规夜半犹啼血明月何时照我还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8-07 17:40:02
分类: 未分类

按语:本文在今天(8月7日)《南方周末》上刊登,其中“管窥决策层”和最后一节倒数第四个自然段“特供”中一些有趣的内容被删节。这里刊出的是全文。一.羞言我赢了1994年8月9日拙文“轿车文明批判”在光明日报整版刊出。文中观点如下:简述轿车发展史;现代社会中驾车是购买一项大大超出轿车的交通系统的使用权,它包括道路、标识、交警、保险系统,其中道理......

阅读数(440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22 12:42:30
分类: 未分类

“恪”读“ke”是毋容置疑的。字典是权威根据姑且不论。名主陈寅恪在正式场合是遵从字典标音的,他德国入学注册时写的罗马字姓名即是“ke”。那么何故变异为陈寅que了呢?que是恪的地方音,有人说是客家话的发音。为什么地方音很多,大家将一个字典上都没有的发音独独用在中国现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身上,几乎看不到如此方式用在别人的姓名上。我以为,首......

阅读数(10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19 08:00:54
分类: 未分类

 《语镜子》目录   阿城序:语言,社会的舞动自序:我乃侏儒,它是富矿 编一  礼语咒词官腔黑话语言,活着的历史语言,民族特质的写照方块字,中国文化的脊梁语言的强制力语言,中华民族的审美主弦语言社会学的视角吃了吗——民以食为天好天气——可望发扬的遗俗谁?我——封闭的社会兄弟伯叔——人伦之秩序哥儿们——关系之网先生—同志—师傅——鄙俗化......

阅读数(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18 22:40:45
分类: 未分类

隐语在清代初年兴起的洪门(即红帮)中获得了大发展。在他们的黑话中,隐语称作条子,对话叫作阐条子,开除出帮叫作搁皮,帮会证章叫作花花,没有入会的人叫作空子,称官府为对头,官差为风仔,官兵为猛风,别人为有风,众人为风大,银两为瓜只,刀为跳,抢劫财物叫启发、看财喜,招了口供叫拉稀,报仇叫拿梁子,打死人叫丢翻,联络码头叫拿上服,宣传和通知叫打响片,吃饭叫造粉子,筷子......

阅读数(150)    评论数(2)
作者:郑也夫 2014-03-16 09:20:13
分类: 未分类

   不知何年何月何日,“被”字完成了一个刁钻的组合,由一民间异人当作“飞去来”掷出,数月间,四面回响,八方共鸣。被就业,被捐款,被自杀,被幸福,被小康,被增长,被自愿,被失踪,被开心,被代表——这一词法被迅速克隆,令人目不暇接。而其抽象和万能之颠峰当然是“被代表”。……代表众人的利益,难乎其难。人的性情不同,有人喜甜,有人好辣,有人乐意开源,有人愿意节......

阅读数(200)    评论数(1)
作者:郑也夫 2014-03-15 00:20:29
分类: 未分类

      用在长者身上的,除了“老张”的称呼,还有另一种称呼:“张老”。而用来称呼年轻人的却只有“小张”了,绝无“张小”的称呼。这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了中国文化是面向老者的文化,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老者身上。   “张老”是比“老张”更高一级的敬语。固然这称谓上含有年龄更长的一层意思,但却不仅如此。人们极少将一位看守大门或清扫垃......

阅读数(10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13 23:23:05
分类: 未分类

我接受牛逼是在1970年,我去北大荒的第三年。我从一个农业连队调到一个工程连去修建水库。调来的多是各连队领导怵头的好勇斗狠之徒。我是例外,不擅动手打架,是因为思想落后且性格抗上被扫地出门的。我中学时代挺进步,入了团。这工程连队刚组建时就两个团员,于是我作了半年的团支部书记,被撤职,因为和领导不同心,连里常常斗殴,我和各拨好汉们走的都近,但......

阅读数(5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12 16:46:16
分类: 未分类

“避讳”是中国古代社会中颇为流行的一种语言文化现象。大致说,避讳包括“公讳”与“私讳”。公讳,亦称庙讳,指避本朝皇帝及皇帝父祖之讳,如秦始皇名“政”,《史记索隐》在《秦汉之际月表》“端月”下注称:因避始皇讳,改“正月”为端月。私讳,又名家讳,指避父祖之讳。因“避讳”打乱了文字的常规,损害了文献,迷惑了后人,因而遗祸无穷,但正因为独特的避讳方......

阅读数(200)    评论数(2)
作者:郑也夫 2014-03-11 08:41:19
分类: 未分类

      如前所述,“食”在中国语言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么“色”,即“性”呢?在人之欲望上,饮食、男女,从来是相提并论的。何况对人的心理而言,性比食有着更大的刺激力和神秘性。性的快感比食更剧烈,性欲驱策的行动也比食更疯狂。食欲是个人生存所必需的,性欲的功能则是种的繁衍、香火之不断,因而后者在初民的眼中必是神秘而令其敬畏的。性在人类和......

阅读数(100)    评论数(2)
作者:郑也夫 2014-03-10 15:01:53
分类: 未分类

   在前两章中我们讲述了社会中人们见面后的问候词。有时候因间隔着一道门户或仅靠电话沟通不能谋面,问候前便先要问询对方“姓甚名谁”,对方或是被动或是主动要作出通报。发生在这之间的惯用语汇是饶有趣味的。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为我们生动地描绘了乡间的情景: 你不妨试一试,如果有人在你门上敲着要进来,你问:“谁呀?”门外的人十之八......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08 22:23:39
分类: 未分类

   “开学第一天,交通早高峰提前半小时到来,交通压力明显上升,达到‘轻度拥堵’程度。学校周边交通压力尤其突出”。这是最近一篇对“小升初”报道中的开篇文字。地点是北京。何以如此?报道举出一个例子:“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顾婷一家的境遇似乎能给出答案——早上六点钟起床,带着孩子毛毛穿越半个北京城去另外一个学区上学”。在北京,你不知道......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08 22:23:39
分类: 未分类

   以“吃了吗”作问候语纯属国粹,其他民族中很少见到这种习惯。英语民族大多以good morning、good afternoon、good evening 作为问候词,译作“早晨好”、“下午好”、“晚上好”。这虽接近直译,却仍未译出原文的字面含义。按通常的理解,汉语的“早晨好”意为“祝你早晨好”,说到底还是“你好”。而good morning 的字面意思是“好的早晨”,即说......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07 23:21:35
分类: 未分类

  不久前接到北大社会学教授郑也夫的来信,说他今年就准备退休了。面对这一人生转折,他不免感概地说:“我一生中的最大失误,是在社科院滞留的时间太长,没能早日进入学校。在学校可以与年轻人相互影响。读文章和面对面,在影响力上毕竟是不同的。”同时,他寄来最近出版的姐妹篇《吾国教育有病》和《科场现形记》。前者是他个人的著述,算是课堂上的夫子......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07 23:21:35
分类: 未分类

   “爷”自古就是口语中流行的字眼。在书面语言中其最初的意思是“父亲”。北朝乐府《木兰诗》中“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中的“爷”即指木兰的父亲,但在以后的口语中它更多地意指“祖父”。据清人赵翼考证,自唐朝始,从“爷”中引申出了尊人之称的意思。以后这一尊称的应用越来越广。王爷、老爷、少爷、驸马爷——有地位的男性最先被戴上“......

阅读数(50)    评论数(0)
作者:郑也夫 2014-03-06 18:20:48
分类: 未分类

笔者按语:我和一凡兄是老朋友,但失去联系很久了。按照我的习惯,与相识者做笔墨争论,一定在问世前发给他。那年批评孔庆东就是费神打听到他的邮箱,先发给他。我是重视这个礼数的。所以,这里要向一凡兄致歉。我不知道他的电话、邮箱,但肯定可以打听到。刻意不先发给他,是担心文章传出去,不胫而走,很可能导致发表不成。无论如何,向一凡兄致歉了。      ......

阅读数(100)    评论数(3)
作者:郑也夫 2014-03-02 11:20:32
分类: 未分类

按:以下的采访发表在近日的《齐鲁晚报》上。第一段话需要更正。一次在天津电视台谈教育,乘坐火车返京的途中,和一同做节目的一位退休的中学校长聊天,他不是人大附中的校长,但与人大附中过往密切。我询问人大附中的奇迹,他做了如下回答。特此说明。     齐鲁晚报:您希望通过《科场现形记》回答哪些问题?  郑也夫:我不希望学生在写论文的时候“......

阅读数(50)    评论数(2)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打捞历史的细节——序李伟东《清华附中高631班》
财经网网友: 您发的内容存在问题,不能通过!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13032085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执行时间: 【0】:35.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4274【1】:67.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4274【2】:76.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9551【3】:95.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9551【4】:103.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25555【5】:123.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25555【6】:133.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31242【7】:184.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31242【8】:197.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2870【9】:229.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2870【10】:239.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20838【11】:247.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20838【12】:255.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31699【13】:280.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31699【14】:295.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32443【15】:311.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32443【16】:321.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21584【17】:333.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21584【18】:34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18225【19】:350.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18225【20】:351.2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151294+2【21】:1427.9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1784608【22】:1430.6毫秒==Blog_comment_CircuitModel_151294+1【23】:1438.5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Array+400【24】:1454.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56834【25】:1462.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56834【26】:1476.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9776【27】:1496.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9776【28】:1506.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9775【29】:1515.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9775【30】:1524.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75503【31】:1531.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75503【32】:1540.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514【33】:1550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514【34】:1557.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352【35】:156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352【36】:1577.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230【37】:158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230【38】:1594.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197【39】:1616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197【40】:1624.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159【41】:1640.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159【42】:1648.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091【43】:1661.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091【44】:1670.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6027【45】:1692.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6027【46】:1703.4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998【47】:1724.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998【48】:1733.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938【49】:1753.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938【50】:1762.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937【51】:1774.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937【52】:1783.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918【53】:1795.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918【54】:1804.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917【55】:1828.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917【56】:183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873【57】:1849.2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873【58】:1858.5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653【59】:1867.3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653【60】:1875.1毫秒==end